|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976章 唐爱莲我要告你
  第976章唐爱莲我要告你

  众人一想也对,人家去看房子,从房子里出来很正常。里面还有屋主,不可能就在人家屋里做什么吧?

  “你分明就是强词夺理!”田素素大叫:“连相片都有了,这还不是证据?”

  “这相片只能说明我们在讨论办义诊的事而已,能说明什么?而且,我们真有什么事,也隐瞒不了!”

  唐爱莲看向众人:“我们大家都是学中医的,学到一定程度,我们就会知道,一个人身体怎么样,全部都晗在脸上体现出来。

  比如,从我们的眼睛,可以看到肝好不好,从我们的头发和耳朵,可以看到我们的肾好不好,从我们嘴唇颜色,可以看到心脏好不好,从鼻子的形状起伏以及颜色,可以看出肺好不好,从我们的舌头上,我们可以看到脾好不好。

  而一个女孩子的元阴是不是还保持,从她的眉毛上就能看出来,眉毛紧结不乱且润泽,那才是元阴未失之象。如果眉毛已散且乱,色泽不好,那是元阴已失之象。

  田素素,我倒是想要问你,你结婚了吗?啊不对,我记得你登记的材料是未婚,为什么,你还没有结婚,眉毛却已经散乱,干枯,呈现出元阴已失之象?”

  众人听到唐爱莲这话,顿时一个个都注意去看她田素素的眉毛,果然发现她的眉毛已散干枯,分明是元阴已失之象,再看唐爱莲,却见她眉毛紧结,润泽,显然还是处子。

  “啊,我知道啦!”一个女生惊喊:“这个田素素自己已经失了元阴,所以才嫉妒元阴尚在之人,所以才要诬蔑别人的清白。”

  “你,你胡说!”田素素差点就哭了出来。

  她元阴已失这事,是她的秘密,却没有想到,她的眉毛居然将她的秘密暴露了出来。

  “唐爱莲,我要告你,你诬蔑我!”

  唐爱莲冷笑:“我并没有说你什么,我只是说你有元阴已失之象。相反,你直接散布说我跟师兄开房,这才是真正的诬蔑!说吧,你为什么要造谣诬蔑于我?”

  “我只说看到你们从一座没人的房子里出来,没说你们开房。”田素素不承认造谣。

  但照会,田素素还是因为在校园里散布流言被记过处分。

  不过,田素素倒没有象卫生局前办公室胡主任那般将苦主咬出来,她自己将散布流言的事全部独自承担了下来。

  这让唐爱莲想起了调主打牌,一般来说,主家的牌如果差到无主,就可以无主不打牌,如果是捡分的一边,手上无分也可以不打牌。

  也就是说,不逼到绝处,你还不能暴动。

  这个田素素只是得了个记过处分,没有被逼到绝处,因此,她不敢说出她是被何冰指使,而是老实将苦果自己咽了下来。

  也许,她是抱着以后再从何冰那里得到好处的想法吧。

  只是,唐爱莲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连同何冰,她都不会放过。

  不过,攘外必先安内。她现在最先要做的,是查出一件事:她出诊以及起步价一万的出诊费,是谁泄露出去的?

  这是,是义诊楼的秘密,别人不会知道,那些付钱的病家都跟她下过保证不会说出来。而且,因为她救了人,人家感激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说出来。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义诊楼的人说出去的了。

  不对,哪怕义诊楼的人,最多也只知道她和“师父”有时会出诊,但这个出诊的价格,就连本诊楼的人都不一定个个都知道。

  她忽然想起了那次小顾来义诊楼寻诊,师父曾经问过一句话:“你知道我们义诊楼出诊的规矩吧?”当时小顾说了句:“知道,义诊楼出诊,起步价一万。”

  当时,义诊楼里有谁在呢?

  那个时候,已经是中午,左蔓青正在厨房里忙着煮饭,可以排除,剩下的就是她和师父,师兄,高赞梅和余问仙。

  我自己不会说,师父不会说,师兄也不会说。

  那么剩下的,就只有高赞梅和余问仙了。

  当时,高赞梅正在替人看病,一个医生,在看病的时候精力必然集中在病人身上,她应该不会注意到这边说的话。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人:余问仙!

  余问仙工作很积极,至少,她在的时候很积极。安排就诊,拿药,人少的时候,跟着妈妈学治病。

  那她为什么要将出诊的事情说出去?甚至,连出诊费都要说出去?

  这个说出去的对象,还是田素素!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跟田素素不和吗?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是故意的。

  她为什么要照样做?

  要知道,她和她妈妈两个是逃出来上大学的,没钱没粮票,连户口都没迁出来。就算申请助学金,母女两个也只有一人能得到。

  若不是她让她们进义诊楼,她们母女两个根本就交不起住宿费,也无法赚取生活费。

  除非,她们两人之间有一个不读书,去做零工赚取生活费,否则,她们的大学根本无法读。

  自己借着他们偷了自己金镯子的事,让他们免费到义诊楼来帮忙,但实际上,也是为了帮助她们啊!

  下课了,别的同学都往食堂走,问仙却抱着书本往外走。

  高赞梅左蔓青也同样是往外走,高赞梅必须尽快赶到义诊楼开始义诊,而左蔓青则必须赶过去煮饭。

  “问仙,今天上课你好象没在听?”高赞梅的声音从后面追来。

  余问仙并没有回答。

  “问仙,你没听到妈跟你说话吗?妈问你,你今天上课为什么一上不状态?你应该知道,我我们好不容易才挣得这个学习机会。你看课堂上同学们,哪个不是在认真听,认真记,可你今天我没见你记一个字的笔记。”

  这一届的学生也许是因为受过磨难较多,特别珍惜学习的机会,上课听课率那是百分之九十九。更何况,他们学的是医,那更是比别的专业学生要投入更多的精力。

  可高赞梅却发现,女儿这几天上课都有点神不守舍,上课基本不听,笔记也没有记。这样的态度可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