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977章 向唐爱莲讨工钱
  第977章向唐爱莲讨工钱

  “妈,你好烦。”余问仙不耐烦地说:“人家唐爱莲还不是天天不上课!”

  “你跟唐爱莲比?人家唐爱莲每本教科书上的内容都已经领会透彻,每个科目都随时可以参加考试,你能吗?”

  “你别嫌妈妈烦,妈妈是为了你好,别忘记了,我们是从家里逃出来上大学的,别人可以混日子,我们不能,说不定,明天你爸就能找到我们,让我们读不成书。

  所以,我们必须珍惜每天上学的日子,将每一个知识点都给我记牢来,在义诊楼里实践好,那样,哪怕你爸找到了我们,我们有了本事在身,也可以逃离那个家庭。”

  “妈,我——”

  义诊楼永远都是热闹的,“师父”的候诊室里,还等了二十几个病号。“师父”在认真给病人看病。

  高赞梅三人进入义诊楼,唐爱莲已经守在那里。

  “老板好!”三人齐声招呼。

  唐爱莲朝着高赞梅和左蔓青点点头,转向余问仙:“余问仙,你跟我上楼,我有话要问你。”说罢直接率先上了楼。

  左蔓青直接去做饭了。

  余问仙的脸色刷地白了。站在那里,半天移不动步。

  高赞梅心中莫名不安:“问仙,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老板的事?”

  问仙惊慌地:“我没有,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高赞梅一听她这话,心中不好的感觉更甚:“你还不说实话?”

  “我、我、我——”余问仙半天说不出来。

  唐爱莲的声音从楼上传下:“余问仙,怎么还不上来?秀梅姐一起上来吧。”

  高赞梅推着她上去:“你既然不想跟我讲,就去跟老板说吧。”她心中也是七上八下:女儿到底做了什么事,怕见老板?

  有一点是肯定的,她做了亏心事。

  余问仙不想上,但被妈妈拉着,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

  母女两个进了唐爱莲的房间,在外间的沙发上坐下。

  唐爱莲神色复杂地看着余问仙:“说吧,为什么要把义诊楼的秘密告诉田素素?”

  “什么?”高赞梅大吃一惊,看着余问仙的目光有点不可思议:“问仙,你把咱义诊楼的秘密告诉了田素素?”

  他们几个人都知道,这段时间唐爱莲师徒不时会出诊,赚的钱用来维持义诊楼的运转。

  一开始,唐爱莲就跟大家通过气,关于唐爱莲师徒出诊的事作为义诊楼的秘密,不得外泄。

  余问仙以唐爱莲会问她,有没有泄露义诊楼的秘密,那她一定会说,她没有。但她没有想到,唐爱莲根本不是问她有没有,而是问为什么!

  也就是说,她已经肯定了是自己泄露了义诊楼的秘密。

  她心中惊慌,想着她怎么就那么肯定是我说的,明明田素素保证过,不会说出是她泄露的秘密。

  她一定是诈的。对,一定是的。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余问仙不服气地看着地上:“我们没有泄露过义诊楼的秘密。”

  高赞梅自然不喜欢是女儿在泄露秘密,她看着唐爱莲:“是不是弄错了?问仙下课后一直跟我在一起。”

  唐爱莲却没有去纠缠对方的质疑,她盯着余问仙:“抬起头来,看着我。”

  余问仙只能抬头,她看了一眼唐爱莲,又马上低下头。

  唐爱莲将她的下巴抬起,下令:“看着我的眼睛!”

  余问仙心一横,在心中武装好自己看向唐爱莲。

  高赞梅想说话,但被唐爱莲扫了一眼之后,又不敢说了。

  唐爱莲看着余问仙的眼睛:“看着我,对说实话。你为什么要把义诊楼的出诊以及我出诊起步价告诉田素素?”

  高赞梅又是一惊,老板出诊还有起步价?这个,连她都不知道!

  “老板,您出诊的起步价连我都不知道,她不应该知道吧?”

  “她知道!”唐爱莲一直盯着余问仙:“还不说出来,为什么要告诉田素素?”

  余问仙忽然就发了气:“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不知道吗?”

  唐爱莲迷惑了:“我自己做的事?我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

  她是真的没想到,她还能有做过什么事,让余问仙怨恨上她。她自问,从来没有对不起余问仙过,相反她一直在帮他们母女俩。

  余问仙气愤地:“你让我跟妈妈给你白打工,还一签就是五年,你自己去出诊,起步价就一要一万,可你得的钱,却全都你自己拿去了。一点都不分给我们。没有我们守在义诊楼,你怎么有机会去出诊?还有,你出诊也罢了,为什么把天玉哥哥也带走——”

  “啪!”一巴掌打上了余问仙的脸。

  高赞梅愤怒地:“问仙,谁让你这样说话的?我们住宿费不要钱吗?我们吃饭不要钱吗?而且,我们现在是被罚——”

  余问仙见妈妈打她,眼中神色变冷:“住宿费能花多少,吃饭能吃多少?为什么不想想,一个医生的工资是多少?而且,所有人都喜欢你,都只围着你一个人转——”

  听着这两母女的话,唐爱莲的心有些凉,她忽然回头看向高赞梅:“你是不是也是这样看的,我应该给你工钱?”

  高赞梅看着唐爱莲的眼睛,看不出她的想法,只好说:“我当初做错了事,这是对我是惩罚,我认了!”

  她虽然没有说出自己要讨工钱,但话里话外,却又拿惩罚说事,明显,她也是想要工钱。

  “呵呵。”

  唐爱莲明白了,原来,她自以为是对她们的帮助,而她们,却只是看成是对她的惩罚。

  那么,余问仙会那样想,应该是来自于高赞梅了。

  “我明白了。那我还是发给你工钱吧,一般象你这样的医生一个月工资也就四十那样,你在我这里做了差不多一个月医生,我就按一个月算,发给你五十块钱,余问仙还不是医生,只能算杂工,杂工一个月工资也就二十块那样。你们两个这个月的工资加起来一共是七十块钱。”

  高赞梅心中一喜,她有工钱了?

  “不过,一般医院的医生就算有分的房子,但是不包吃饭,我说的对吧?”

  高赞梅连忙点头:“是是是,这伙食费自然该由我们自己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