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8章白打工

  唐爱莲接着说道:“你们母女两人在我这里吃饭,我这里的伙食你们应该清楚,每天米饭管够,餐餐带浑,伙食费开支左蔓青那里有登记,大约在每人每月十五块左右。你信的话,可以去左蔓青那里去查。”

  “不用查我相信你。”高赞梅连忙说。

  “好,那么你们母女俩个在我这里这个月吃饭的钱就是三十块。七十块减去三十,我再给你四十。对吧?”

  “对对对!”高赞梅连连点头。

  唐爱莲拿出四十块钱,又拿出纸笔:“写个收据吧。”

  高赞梅连忙写下收据,唐爱莲将六十块钱给了她,将收据收好,然后拿从口袋里拿出了那份协议给高赞梅看了一眼,然后用打火机点燃:“从现在开始,你们母女自由了!”

  高赞梅感觉不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爱莲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之前,是我用一份合约束了你们,让你们来我的义诊楼做事,现在,我把这份合约烧掉了,我不再罚你们,所以你们自由了,从明天开始,你们不用再在课余时间来这里上班。”

  高赞梅呆住了:“不要,我可以继续给你工作。”

  唐爱莲摇头:“我这里是义诊楼,只需要义工,不需要聘工。之前是我错了,抓住你偷金镯的事,跟你签订了不平等的协议,让你们给我白打工,所以,我现在改正过来,把这个月的工资算给了你们,也不再强迫你们来白打工。”

  “不行!”余问仙喊道:“这义诊楼是我们一起办的,你不能占为己有。”

  “呵呵。”唐爱莲气笑了:“你们一起办的?你投入了一分钱吗?”

  “我们投入了人工。”余问仙喊道。

  “呵呵,你们投入的人工我已经计发了工资。”唐爱莲不屑地看着余问仙:这个女孩比她娘的胃口还大,居然想占有义诊楼。

  幸好,这问题出得早,现在将她们赶出去还不迟,要不然,真等关键时候,恐怕要出大问题。

  “你——这房子是天玉哥哥的,又不是你的!”余问仙还做着梦:“只要我成了天玉哥哥的女朋友,这房子就是我的。”

  唐爱莲恍然大悟:“原来,你喜欢我师兄。你跟当初的何冰一样,只是因为嫉妒我跟师兄的关系,又无法自己对付我,所以,你就泄露义诊楼的秘密给田素素,利用她来对付我?”

  她拍了自己的额头一下:“你倒是很会隐藏啊,我早该想到的,你刚才还怪我出诊带着师兄走,我早该想到的,呵呵,我以为,你只有十五岁,还没有开情窍,没想到,你懂事这么早。我还真小看你了。”

  高赞梅见女儿将心中所想说出,只能叹气。不过,从唐爱莲的神情来看,恐怕她不会留下自己了。

  算了,任由她说吧。

  余问仙哼了一声:“本来就是你不对,你自己有对象,又霸着天玉哥哥。去哪里都带着他,把天玉哥哥当成你的私有财产。”

  唐爱莲叹气:“你想通过征服我师兄来达到占有这栋房子的目的,恐怕行不通,因为,这栋房子虽然是我师兄买的,但我早从他手中将房子买下来,所以,让你失望了,这房子的产权是属于我的。”

  “行了,我也不屑于跟你争,你们尽快搬走吧。”

  “不行,我们不会搬走。”余问仙急了,搬走了,她去哪里见天玉哥哥?

  “这可由不得你!”唐爱莲的眼神冷了下来:“这房子是我的,我只给义诊楼的义工住,你们现在已经不是我义诊楼的义工,自然不能再住在这里。”

  唐爱莲转向高赞梅:“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后,三天后,这里的房间将让给新人住。”

  余问仙大声喊道:“这里明明还有那么多房间,为什么不能给我们住?”

  唐爱莲冷笑:“你们是我的什么人,我的房子为什么要给你们住?让你们继续住在我这里,然后刺探我义诊楼的秘密,卖给田素素或者何冰?”

  唐爱莲现在甚至怀疑,她们离开家里并非她们说的那样,而是另有隐情。幸亏,她还没有请凤鸣帮忙,帮她们将户口迁来。

  高赞梅叹了一口气:“阿莲,我们之间真的要搞到那种地步吗?我可以继续留下帮你的。”她只是想要工钱,并不是想要离开。这里能提供一人一间房的住宿,能提供伙食,她哪里舍得这么好的条件?

  唐爱莲摇头:“我不需要帮忙,说真的,我之前虽然说是惩罚你,但实际上存了帮你们的心,但现在看来,我实际上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切”余问仙撇嘴:“你说得好听,帮我们?帮我们就是要我们白打工?”

  “白打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开义诊楼吗?”

  余问仙不屑地说:“切,谁不知道,你就是想要沽名钓誉。”

  唐爱莲冷笑:“我的家乡又不在这里,我的对象也不在这里,读完这五年书,我就会回去,我在这里沽名钓誉有什么用?

  实话告诉你吧,我开义诊楼最主要的目的,是因为我感觉到课本知识就算全部背下来,不跟实践想结合,也学得不够扎实。

  我想要通过义诊的方式接触大量病患,来达到理念联系实际学习的目的。所以才投资办了义诊楼。难道你们没有感觉到,在这里学到的知识,是你们在课堂上能学得到的吗?这一个月的时间,你们的经验是不是在直线上升?

  不要说什么,你们可以去医院实习,在医院里实习,你们能够接触到这么多的病患,积累这么多的经验吗?

  你们母女白得了义诊楼的好处,还吃我的,住我的,还觊觎我的朋友和房子,把我的秘密拿去卖钱,你们说说,这样的人,我还要留着你们吗?”

  高赞梅一怔,原来,她开义诊楼的目的居然是这个。

  这一个月,她的确从义诊中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实践中跟课堂上学到的知识相结合运用,让课本知识掌握得更牢固,甚至,还因为有唐爱莲的“师父”时常点拨,让她学到了很多课本学不到的知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