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1章又来拘捕

  一个眼睛暴出脸带戾气的公安拿出手铐就向唐爱莲走去:“有人反应你借义诊之名行骗钱之实,跟我们走一趟吧。”

  唐爱莲一闪让开:“你们要拘捕我,请拿据捕证出来,否则,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她知道,对方有备而来,如果她真被弄进去了,恐怕就麻烦了。

  “这可由不得你!”那暴眼公安又要来抓唐爱莲:“你敢拒捕?”

  唐爱莲大声道:“我开的是义诊所,给人看病免费,你说我借义诊之名行骗钱之实,总要有证据吧?现在可不是搞运动的时候,什么人空口白舌就说我行骗,你们就来抓我,这可不行,你们得拿出证据来。”

  “据捕证会有,你到了局里自然会给你看,至于证人证据,都会有的。”两个公安说着,就要强行抓人,另一个就想往药房走:“我来搜查证据。”

  唐爱莲大叫:“那就是说,你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更没有什么据捕证了?没有证据你们就想抓人,谁让你们来的?”

  一些一早就来排队就诊的众人,见公安来抓唐爱莲,也开口维护起来:

  “是啊,这里是田园仙子开的义诊楼,专为我们老百姓做好事,看病不花钱的地方,你们是不是又想象上次卫生局一样,来个封楼吧?”

  “就算不是封楼,把义诊楼的主人田园仙子给抓了,给我们老百姓看病的这个义诊楼也得关掉。”

  “是啊,我们的田园仙子做了什么错事,你们得说出来,不要搞运动时期那一套。”

  “对对对,田园仙子是属于我们老百姓的,你们不能随便抓人。”

  “对,不能随便抓人!”

  ……

  众排队就诊

  那些公安傻眼了,没想到,只是来抓个女孩而已,居然这么多人维护这个唐爱莲。

  只是,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必须得将她抓获归案。

  “唐爱莲借义诊之名,行骗钱之实。你们再挡着,就连你们一起抓。”那个暴眼公安露出了凶恶之态。

  可惜,众人不怕他:“抓我们,你有本事就抓啊。”

  “是啊,我们这些都病人或者病人家属,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田园仙子是为大家做好事才开义诊楼的,却三天两头有人来捣乱。”

  “这些人只想着抓人立功,哪管咱老百姓的死活。”

  “就是,咱老百姓好容易有个不要钱看病的地方,这些人三天两头来折腾,还让不让咱老百姓活了?”

  “就是,上次卫生局来,也是说人家骗取钱财,怎么我们这么多人来这里看病,都从来没有听说过田园仙子骗钱?”

  “哪有什么骗钱的说法,人家田园仙子开的义诊楼看病不要钱,就算要点药费,也是成本价收取,若是碰上家里实在困难的,连药钱都不收。说人家骗钱,谁信?”

  “八成就是又有人嫉妒了。”

  “是啊,上次还说人沽名钓誉呢,你们有本事,也给咱老百姓办个义诊沽名钓誉看看。”

  “是啊,我看你们谁敢来抓咱老百姓的田园仙子!”

  “对对对,拦住他们,别让他们进去抓咱们的田园仙子。”

  “把他们赶走,别让他们抓走他们的田园仙子。”

  “对呀,赶走他们!”

  ……

  一大帮排队的病人和家属开始还只是议论,后来就变得义愤填膺,再然后,就动起手来。

  那两公安在前面意图抓人的同时,却没有人注意到,另一个身穿常服的小个子却钻进了药房,一只手打开一个抽屉,另一只手就要将手中的东西放入柜子里。

  只是,他手中的违禁药还没有放入,就被一只手抓住了:“你这是干什么?”

  那小个子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抓了现形,心中顿时一慌,之前明明没有发现里面还有人的

  “我来——我来搜查你们的药房有没有假药。”他将手中的违禁药一举,大喊:“假药没有搜查到,不过,违禁药却是搜到了。队长,搜到违禁药物。”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外面已经闹翻了,哪里有人会听到他这里喊什么。

  白天玉没想到,都抓了现形,他居然还能反咬一口。

  他冷冷地:“你是谁?你说清楚,这违禁药真的是我们药柜里的?”

  小个子被白天玉的冷眼一扫,顿感如坠冰窖,全身冰冷,连血液都似乎凝固了。

  “我——”

  “说吧,谁让你来栽脏陷害的?”

  “我——”

  白天玉手中出现一团明黄色的火,眼中露出恶魔般的眼光:“不说?想等外面的人给你撑腰,外面的人自顾不暇呢。看到这火了吧?

  你别小看这火小啊,这温度可高着呢,你信不信,要不了一分钟,就能将你整个人烧成灰。

  你说,我要是将你杀了,悄悄把你烧掉,把你的骨灰用水一冲,你在这个世界上就如果没有存在过一般,你说有还没有人会帮你报仇?”

  肯定不会!

  小个子吓得灵魂都在发抖:火苗在手中跳动?他的手为什么没有被烧伤?这事实在太诡异了,这违反物理学好不好?难道,这个人是个妖怪,是个恶魔?

  他能感觉到,那火温度非常高,他相信白天玉说的话不假,只要那火放到自己身上,真的会将他烧成灰的。

  白天玉将带着火苗的手靠近小个子,小个子吓得极力往后缩,却因白天玉扣住了手腕,无法逃走,他心中崩溃:天啊,妈妈呀,太可怕了,我要回家。

  “说吧,谁让你来栽脏陷害的?”白天玉盯着小个子问。

  “是高秀梅!”小个子下意识就喊了出来。

  “你确定,是高秀梅?她连吃饭都没钱,到哪去弄违禁药给你?”白天玉怎么会相信,他那信口喊出的话?“说真话啊,不说真话的话,你就做骨灰吧。”

  “不不不,我不做骨灰,我说,我说,是田素素,是她找来违禁药物,让我等着配合高秀梅做事。

  我们约好了,那边高秀梅去公安告状,等公安来义诊楼抓人,我就趁乱混进来将违禁药物放进药柜里,也是田素素对我说,如果暴露了,就把所有事都推到高秀梅的身上,说是高秀梅让我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