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给人作刀

  唐爱莲刚刚从图书馆里出来,就被一个同学叫住了:“唐爱莲同学,贺教授让你去他办公室一下。”

  唐爱莲心中一顿:贺教授找她干什么?

  她还没问,白天玉已经代她问了:“贺教授找阿莲有什么事吗?”

  那位女同学见白衣王子看着自己,不由娇羞起来:“贺教授应该想问问案子的事,也许,是有人想让她撤诉吧?”

  有人想让她她撤诉?

  白天玉将唐爱莲送到办公室楼下来就止步了:“你自己上去吧,我在下面等你!”

  唐爱莲敲门进入贺教授的办公室:“贺教授,您找我?”

  贺教授指着椅子:“你先坐下来。”

  唐爱莲坐下,见贺教授要给她倒水,连忙自己上去:“我来。”先给贺教授倒了一杯,再给自己倒了一杯。

  贺教授很满意唐爱莲的态度:“听说,你把田素素和高秀梅给告了?”

  唐爱莲想了一下,才说:“是这样的。”她把昨天公安突然来抓自己,正在就诊的病人奋起拦阻,有人趁机潜入药房放违禁物,被师兄唐天玉当场抓获。

  那人供出是受高秀梅和田素素指使,师兄反告田素素和高秀梅诬告,因为有人证物证,公安出动将高秀梅和田素素拘留等等都跟贺教授汇报了。

  “我也是刚才才听说,田素素在拘留所里自杀了。不过,我怀疑,田素素并非自杀。”唐爱莲说。

  贺教授的眉尖挑了一下:“理由!”

  唐爱莲:“贺教授您还觉得吧,将上次有人告我,致使卫生局出面封了义诊楼,后来还是受过义诊楼恩惠的病人去卫生局闹事,才解了封,那次的事,是何冰做的,她还被开除留校察看。”

  贺教授当然记得,那次还有人维护何冰,甚至要将唐爱莲一起处分,还是他力排众议,才替唐爱莲争得了公道。

  当然,这些他没有告诉唐爱莲。

  “校园里又流传有关我的谣言,我一个个追踪,最后确定造瑶的人是何冰身边除了田素素之外的哼哈二将——解玉娘和钟春秀。我问他们为什么要造我的谣言?

  那两个女生说:‘是刘冰,刘冰给了我们一百块钱,让田素素告诉了我们流言的内容,让我们去散播你的谣言。’

  但最后,我找到田素素,田素素承认了是她造的谣言,并且,把一切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她被记过处分。”

  贺教授皱着眉:“上次田素素造谣是受何冰指使,所以你猜这次的事也是何冰指使的?”

  唐爱莲点头:“上次的事不是怀疑,而是解玉娘和钟春秀亲口承认,是被何冰收买的。

  而这次的事,贺教授不觉得奇怪吗?田素素一个在h市没有根基,没有背景没有门路的人,哪里弄来鸦片给我栽脏?”

  贺教授倾身向前:“所以,你怀疑,这田素素是被人灭口了?”

  唐爱莲点头:“造点谣言中伤一下同学这种事,田素素还能一力承担,但用鸦片给人栽脏陷害,目的是致人受刑事责任,这种事已经触犯了刑法,田素素还愿意一力承担吗?

  更何况,那是一斤的鸦片,田素素面临的是七年的刑罚,她还能承担吗?田素素背后的人,为了不让田素素供出自己,势必要灭田素素的口。”

  贺教授眉头皱得死死的。唐爱莲能想到的事,别人也能想到,鸦片是田素素提供给栽脏者的,这鸦片可不是小事,而且当次为了想要陷害唐爱莲,量那么大,如果田素素不想背锅,必定供出指使她栽脏陷害的人。

  哪怕田素素还愿意承担,她也说不出她从哪得到的鸦片的,最后,势必牵扯出背后的人。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田素素只有死了,才能一了百了!

  唐爱莲叹气:“至于说田素素会自杀,实在是不可能,她为什么要自杀?案子才刚刚开始,连罪都还没有定,她心中应该是肯定背后之人能将她捞出去的,她没有到绝望的时候,她为什么要自杀呢?”

  “难道她不会想到可能被灭口,会害怕?”贺教授自己都不相信这话,但还是问了出来。

  唐爱莲冷笑:“别人也许会,但田素素不会,她若是个真正的聪明人,就不会给人一次又一次地给人作刀,所以,以她的智商,她只可能是一心等待着救援,而绝对不会自杀。”

  “这么说,你认为是何冰派人灭了田素素的口?”贺教授往椅子上一靠,两双交叉放在胸口,看着唐爱莲。

  唐爱莲摇头:“何冰还想不到这点。”

  贺教授沉默了。不是何冰,那么,不是她的父亲,市委办副主任何成,就是她的舅舅,副市长罗豪。

  唐爱莲也沉默了,对田素素的死,她一点都不同情,也绝对不会把这事自己扛起心理上的枷锁。不是她的责任,她不会承担。

  师生们怎么认为,她无法左右,但也别想左右自己。

  过了好一会,贺教授才又问道:“那高秀梅那里,她之前不是跟你一起在义诊楼吗?你们什么时候闹翻的,她为什么会告你?”

  “因为,我查出了收取出诊费的信息是余问仙出卖的,又发现高秀梅对于义诊楼仅只提供食宿不发工钱的事不满。而我自己也对她们娘俩不知感恩反而心生怨恨而不满,所以我就给她们发了一个月的工钱,然后将她们打发出了义诊楼,她们那种人,应该是怀恨在心吧。”

  “你当初怎么会用高秀梅母女?”贺教授看着唐爱莲的眼光有点奇怪,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会做出那么蠢的事。

  “我一来是看她们可怜,想帮她们一把,二来也是暂时无人可用的无奈选择。”唐爱莲将高秀梅刚来时,跟她说的话说了。

  “这么说来,她们还真是不知好歹,明明你有恩于她们,她们反而不知足,心生怨恨,你辞退她们的对的,否则,以后遇到别的事,她们肯定是最先背叛的那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