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6章开除学籍

  唐爱莲其实也早就有所感觉,否则也不会跟她们签定和约。其实有那张合约,她就算强迫她们继续做义工也无不可,但她就是不爽,她们明明得了好处,偏偏心生不满。正如贺教授说的,以后遇到关键时刻,肯定是最先背叛自己的人。

  不,那个余问仙已经已经背叛了自己!

  唐爱莲想了想,又将高秀梅的丈夫今天老王来找高秀梅,有人指点他去找到义诊楼,然后她问出高秀梅的事,以及余问仙的事全部都说了。

  贺教授猛然站了起来,带倒了椅子:“你说什么,余问仙是冒名顶替来读书的?”

  唐爱莲连忙扶起贺教授的椅子,扶他坐下:“余问仙不叫余问仙,而叫王玉英,真正的余问仙,才是考上大学的姑娘,不过,现在她逃婚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是死了还是活着。”

  贺教授压下心中的愤慨:“这件事,绝对不能估息。这个王玉英,必须退回去!”

  “这件事还是调查清楚再说吧。”唐爱莲说。

  贺教授松了一口气:“原本叫你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撤诉,不过现在嘛,我觉得那个高秀梅不值得我学校维护。我将建议,学校将她们的处分由留校察看改为直接开除学籍!”

  事情解决,唐爱莲就告辞走了。至于田素素是自杀还是被灭口的事,她也没有去管。

  临走前,她将一只丹瓶送给了贺教授:“这是我师父让我给您的。”

  等唐爱莲走后,贺教授打开瓶子,脸上顿时现出震惊的神色:“培元丹?”培元丹是凡人也能服用的丹药,能增加武者的功力,能让凡人强身健体。

  他只知道,这样的丹药,只有山门之中才能得到,普通人千金难求。

  果然,这个唐爱莲的师父还真不是凡人啊。而且,自己对唐爱莲的维护,他应该是知道了,这才送这一瓶培元丹表示感谢吧。

  据说,民间高人,都是不欠人情的。

  不过,唐爱莲还要在这里读四年半书呢,以她超级招黑的体质,以及她那爱打抱不平,疾恶如仇的性子,他只要注意着唐爱莲,就不愁不让她欠下自己的人情。

  何家。

  “啪!”

  何冰捂着脸,委屈地看着父亲:“你打我。”

  “我不打你你还上天了,你到底要有多蠢,才去做那样的事?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去惹那个唐爱莲吗?你知不知道,这次你这样做有多危险?”

  他气啊,女儿居然动用鸦片,如果不是他及时控制并将田素素灭口,让人怀疑到女儿身上,等于怀疑到了自己身上。

  那可是鸦片啊!

  还算好,女儿还没有笨到家,知道将鸦片交给田素素,再由田素素交给矮鬼去栽脏。

  否则,如果她直接把鸦片交给矮鬼去栽脏,矮鬼进去了,她也逃不了。

  而如今,只需要灭了田素素的口,就一了百了了。

  何冰不服,上次她让人去封义诊楼之后,她的父亲曾经说过一句话:除非,你能一招将人打死,否则,你就不要出手对付唐爱莲

  她不甘地说:“本来,我以为这次能将她一招打死。谁知道,那个从未失手过的矮鬼居然失手了。看来,还是天玉哥哥太厉害。”

  矮鬼是一个职业大盗,无论偷东西还是放东西,基本从不失手过,小时候受过何成父亲的活命之恩,一直跟何家保持来往,何家的活动的经费,基本都是由矮鬼提供。可以说,何成的清廉,是由他养成。

  这一次被何冰央求去栽脏,就被白天玉抓了。

  这个唐天玉,是真的很厉害啊。

  “爸爸,若是把天玉哥哥拉拢过来,以后我们谁都不用怕了。”何冰一想到唐天玉,眼中就发亮。

  何成眼光一闪,谁不想手下能多几个能人异士,只是,唐天玉是唐爱莲的师兄,而唐爱莲跟女儿已成仇人,想要收服唐天玉,很难。

  “不管怎么样,你这一年都不准再出手。你干脆休学一年吧。”何成说。

  “不行,我不要休学。”何冰不干,休学一年啊,那她不是一年都不能见到天玉哥哥了?

  “我保证,这一年都老老实实的,什么人都不惹。爸爸,不要让我休学。”何冰抓住父亲的手摇着。

  何成看了她脸上的巴掌印一眼,叹了一口气:这个女儿,毁了!

  “高秀梅,有人来看你。”

  高秀梅穿着囚服,一脸灰败,她一直等着女儿去看她,没有等来女儿,却等着了丈夫。

  “是你,你怎么来了?”她想过丈夫会追来,但又想着,他有个生病的母亲,应该不会来,谁知道,他还是来了。

  老王看着她,眼光中满是复杂,有怜爱,有愤怒,有怨恨,还有几分愧疚。

  “俺来,是要跟你离婚的。”老王说。

  “离婚?”高秀梅想到了,他是来要钱的,来骂人的,甚至,来抓她回去的,唯独没有想到的是,他来离婚!

  高秀梅就急切地追问:“为什么要跟我离婚,是不是因为我被人告了,所以你要跟我离婚?还是因为,你有新欢了?不要我了?”

  实际上,自从得知自己考取大学的那一天起,她就想着要离婚,只是,她知道,她现在不能提离婚,否则,对她的前途非常不利。

  但现在,丈夫来提离婚,却让她愤怒了,他不过是她脚边一条哈巴狗儿,居然要跟她提离婚!

  她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嫁给他,就跟一朵鲜花插在牛屎上,只有她嫌弃的份,哪有他能嫌弃的?

  老王摇头:“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你说。”

  “俺娘,走了。”老王垂着头。

  高秀梅愣住了。他娘走了?那个恶婆婆走了?她该高兴的,但是,为什么,她却笑不起来。

  “就因为你娘走了,所以你要跟我离婚?你是不是认为,是我害死你娘?”高秀梅看向老王。

  老王抬头,直视着高秀梅:“难道不是吗?”

  高秀梅指着老王,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