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7章来离婚的

  “俺娘得了病,要动手术,俺好容易才借到五百块钱,准备送娘去大医院给娘动手术,可你居然把钱全部偷走了,俺娘没钱手术,熬了一个多月,就走了。你怎么那么狠心,偷走俺娘的救命钱?”

  高秀梅怔了一阵之后,马上就指着老王骂了起来:“好你这个王竹杆,你娘死了,你居然怪我?我是你婆娘,我考上大学,拿点钱读大学有什么错?你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赚钱,你来怪我?”

  王竹杆长叹一口气:“无论如何,是你拿走了俺娘的救命钱去给你女儿买读大学的名额,才让俺娘没钱动手术死了,所以,在俺眼中,你就是害死俺娘的凶手。你害死了俺娘,俺不能再跟你过下去,只能离婚!”

  高秀梅又是一怔,他知道了?

  王竹杆之前并不知道高秀梅给女儿买读大学名额的事。

  从唐爱莲那里知道,也在大学读书!不对啊,女儿不是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参加高考吗?

  再联想到女儿现在叫余问仙,转了几个念头,才知道高秀梅拿了他娘的救命钱,是为了给她女儿买名额。

  而且,买的名额还是那个可怜的被卖女孩余问仙,如果没有高秀梅买她的名额,恐怕余问仙拿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就逃来读书了,她也不会被她继母给卖掉,为了逃婚生死未卜吧?

  高秀梅不仅害死了他娘,还害了余问仙一辈子!

  王竹杆嫌弃地看了高秀梅一眼:“俺也不跟说太多,如果你不同意离婚,俺只好到法院起诉了。你生的孩子不是俺的,法院肯定会判决离婚。”

  高秀梅没想到,当年将自己当作掌中宝的男人,现在居然如此嫌弃自己。

  如果是以前,他怎么敢这样对自己?

  想着连这个对自己死心踏地的男人也看不起自己,更不要说,女儿的生父了。没有大学生的光环,她拿什么去吸引孩子的生父?

  她感觉绝望了。

  “你要起诉就去起诉好了。”高秀梅大叫着,被看守所的人拉了回去。

  义诊楼里,唐爱莲心情也不是很好。她走出去准备换了师父坐诊。

  只是,刚刚下楼,便听得外面传来一女子的苦求声:“求求你们帮帮我吧。我可以干活,不要工钱,只要给我地方住,给我饭吃就行。”

  楼下传来左蔓青的声音:“对不起,姑娘,我们这里的义工已经超过人数了。实在是安排不下了。”

  唐爱莲走了出去:“怎么回事?”

  左蔓青忙说:“老板,这个姑娘想要到我们义诊楼做义工,可我们这里的人员已经足够了。”

  那姑娘一见左蔓青叫唐爱莲“老板”马上转向唐爱莲:“老板,我,我不要工钱,我只要食宿就行。”

  唐爱莲打量着这个姑娘,只见她大约十四五岁左右,身高一米五多不足一米六,头发只有一两寸长,面色腊黄,衣服上打着补丁,虽然相貌平常,但一双大眼睛特别灵动。

  大约因为营养不良,她胸部尚未发育,如果她不出声,她铁定将她当成一个男孩。

  唐爱莲笑了:“我们义诊楼的所有人员工都没有工资。而且,的我们义诊楼虽然存了帮助进不起医院的人治病的心思,但更主要的,还是利用给人治病的机会让同学们将理论知识结合实践。所以,不是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我们不收。”

  那姑娘“啊”了一声,似乎有些失望。但马上又看着唐爱莲:“我也是中医药大学的学生。”

  这一次,连唐爱莲都诧异了:不象啊。

  那小姑娘接着说道:“我——我原本考取了h市中医药大学,可是,我的继母不想让我读书,把我的录取通知书毁掉了,还将我关了起来,强行把我卖给一个老光棍。我逃了出来,因为身无分文,只能一路乞讨到这里——”

  “什么,你走路来的?”众人都大吃一惊。

  “有时走路,有时爬车。”小姑娘说到爬车时,脸上还露出不好思的神色。

  一个姑娘一路乞讨而来,那得多危险,多艰辛啊,得多有有毅力啊。

  唐爱莲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问仙。”

  左蔓青又是一惊:“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叫什么?”

  实在是余问仙这个名字,比较特别,很难重复。

  “我叫余问仙!”姑娘很清晰地说。

  “籍贯。”

  “云城版纳县中融乡大面大队粑粑厂生产队。”

  唐爱莲听到余问仙报出这个地址,就知道,这是真的余问仙找来了。

  唐爱莲将余问仙请到后面厨房里,给她煮了一碗面条。

  “你先吃点面条,然后洗个澡,我这里有套衣服,你先换下。今晚先在这里住下,其他事情明天再说。”

  “谢谢姐姐!”余问仙很快就吃起面条来,看得出来,她饿得很厉害。

  “你知不知道,你的学籍已经被你继母卖给了别人?”

  余问仙点头:“我从家里逃出来之后,听别人说过。我想,学校不会让一个冒充者读书的,只要我来了,那个假冒的就原形毕露了。”

  唐爱莲沉默了一下,又问:“你为什么来求我这个学生,而不是去求老师?”

  “姐姐,我听说那个假的在你的义诊楼里做过一段时间,后来又把她赶了出去,姐姐必定是知道了她是假的才赶她出去的。姐姐应该就是个疾恶如仇的好人。

  不是有句话叫做济人须济急时无,求人须求大丈夫吗?在我眼里,姐姐就是这样的大丈夫。”

  虽然说,这个女孩有拍马屁之嫌,但唐爱莲还真的被她拍的很舒服,而且,她也的确是个好打抱不平,疾恶如仇之人。

  虽然说,唐爱莲将高秀梅母女赶出义诊楼之前并不知道高秀梅买大学学籍之事,但她知道的时候,也的确有心打抱不平。因此,这事,她管定了。

  第二天,唐爱莲带着她去找贺教授:“贺教授,这就是那个我那天跟您说的那个被王玉英冒充的余问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