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买卖学籍

  “噢,假李鬼来了。噢不,是真余问仙来了。”贺教授难得开了句玩笑。他打量着余问仙,见这姑娘虽然面容干枯,明显一幅荣养的样子,但一双眼睛却非常灵动,清澈,是个心思纯正之人,便暗自点了点头。

  “你说你是余问仙,那我问你,你怎么证明你是真的,而不是假李鬼?”

  余问仙:“可以有几种方式考察谁真谁假。

  第一种方式,派人下去一查便知。我们是同一个乡,但我是大面大队粑粑厂生产队的人,而她是老山大队林场生产队的人。她是高秀梅的女儿,而高秀梅的女儿叫王玉英,不叫余问仙。让她们娘俩站一起,就知道,她们是母女。高秀梅的女儿王玉英根本就没有参加高考。

  第二种方式,假的余问仙连初中都没有读过,高中部分更是一窍不通,而我虽然只读了初中,但自学了高中知识,拿一套考卷来,让我们做一下就能分辩明白了。

  第三种方式,查高考的试卷,我的字迹在那呢,她能写出来高考试卷上的字么?”

  贺教授见她虽然来自乡下,却落落大方,而且,面对不公,敢于奋起反抗。倒是喜欢上了这个学生。

  “好,你在这里写几个字,我让人拿起调查你的考卷,看看你的字是不是与考试卷子上的字迹相同。”

  余问仙马上拿过那张信纸,在上面写下了一句话:落水下滩非有意,白云出山本无心。

  贺教授一看,便明了她的心思。

  “你放心吧,如果你是真正的余问仙,念在你的“非有意”和“本无心”,不会因你迟到而销了你的学籍。”

  唐爱莲心中暗暗惊奇:这个余问仙,果然是个妙人物。

  “不过,学校有助学金,但终究还是不足于让你满足生活所需。你有什么打算吗?”

  余问仙马上转向唐爱莲:“唐姐姐,你帮我好不好,让你在您的义诊楼当义工,我现在虽然还不行,但我一定认真学习,学成之后,尽我的能力报答您的恩情。”

  唐爱莲笑了笑:“行,从明天开始,你就是我们义诊楼的义工了。”

  余问仙登时面露感激:“谢谢唐姐姐,我会努力的。”

  “先拿回你的学籍再说吧。”唐爱莲笑道。

  “哪怕拿不回学籍,我也会把我应该做的事做好。”余问仙说。

  “好啦,先把那位余问仙叫过来问一下吧。如果你是真的,也许,你提的那些方式都用不上呢。”

  贺教授叫了人进来,吩咐了几句,然后回到办公室,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问余问仙。余问仙始终严谨,没有一点不耐烦或是懈迨。

  不一会,有人报说高秀梅的女儿余问仙来了。唐爱莲说:“不如,先让我问问她,你们坐里面去怎么样?”

  贺教授点了点头,带着余问仙和来报信的那个男生进入了内间。

  王玉英一见唐爱莲在这里,脸色就变了。她以为,是唐爱莲找她,毕竟,她曾经将义诊楼的秘密出卖给田素素,还被唐爱莲给赶了出来。

  难道,她又来找自己的麻烦?

  她气愤地说:“唐爱莲,你都已经将我赶出义诊楼了,你还想怎么样?你都已经把素素给逼死了,还想来逼我吗?”

  “我奉劝你一句,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要乱说噢。”唐爱莲不屑地看着这个冒牌货:“谁告诉你,田素素是我逼死的?她让人给我栽脏陷害,想要让我坐牢,我就不能为自己辩明冤枉不成?她都已经在诬告我了,难道还不该承担这个诬告的罪名?”

  王玉英说不出话,想说“反正田素素就是你害死的”又怕,最后干脆闭了嘴巴。

  唐爱莲见她神态,淡淡地说:“余问仙,你爸来找你,你知道吗?”

  王玉英脸上马上露出既愤怒又心虚的神色:“你收留了他,是想看我的好看是吧?我限你最迟明天把他赶走,否则我跟你没完。”

  唐爱莲好笑:“王竹杆心甘情愿帮我做事,我给他提供食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怎么跟我没完?”

  唐爱莲冷哼了一声,又说:“倒是你,父亲远道而来,你身为女儿,躲着不见面也罢了,别人收留了你父亲,你居然威胁别人让赶你父亲走?你还真是个孝顺女儿啊。”

  王玉英冲口而出:“他不是我父亲!”

  “噢,你的妈妈是高秀梅吧,高秀梅跟王竹杆是多年的夫妻吧?你不是王竹杆的女儿,还能是谁的女儿?”

  “我,我姓余,他姓王,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女儿?”

  “不对啊,你爸爸说,你没来读书的时候,是叫王玉英对吗?你是什么时候改名余问仙的呢?”

  王玉英面色大变:“你说什么呢,我报考大学的时候就改名余问仙了,毕竟,我亲爸可是姓余的。这个老王头又不是我亲爸。”

  “呵呵,我只是问一句而已,你急什么。”唐爱莲淡淡地笑着:“噢,对了,我听你爸说,并没有参加过高考呢,你是怎么考取大学的呢?”

  王玉英顿时急了:“你别他胡说,他个乡巴佬他懂得什么?我怎么可能没参加高考?他那几天上山采药去了。”

  “可是,我听他说,高考那几天,你正好病了,他每天为你上山大是为你采药呢。”

  王玉英恨了几声,最后干脆骂唐爱莲:“关你什么事,你问东问西干什么?”

  “我问你这件事,是因为我听说,你的大学名额是买来的——”

  “你的大学名额才是买来的呢!”王玉英破口大骂。

  唐爱莲摇头:“你听我说完好不好?你知不知道,那个余问仙被你买走了大学名额,有多惨?她继母将她卖给了街上的老光棍,那个老光棍原来的老婆就是被他打死的,你说,余问仙要是嫁过去,有多惨?”

  王玉英哼了一声:“她继母卖她关我什么事?”

  唐爱莲义愤填膺:“你若不是你拿走她的录取通知书,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大学生了,她变成那样,都是你害的。你还说不关你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