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9章不能回去

  王玉英将头一歪:“录取通知书是她后母卖给我们的,我们花了三百块钱呢,所以,就算她变得再惨,也是她后母造成的,跟我无关,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么说,你承认,你的录取通知书是买的了?”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你——”王玉英看着忽然推开里间的门,从里面走出来个女生。

  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女生,那个女生,正是余问仙!

  王玉英猛然回头瞪着唐爱莲:“你,你是故意的,你把她藏在里面,然后让我说出真话来,你这是想害我!”

  余问仙怎么能让她怪到恩人头上:“王玉英,你自己做下不可原谅的事,还来怪别人?”

  唐爱莲摇头:“王玉英,若要人不知,除非自己莫为。你以为,你妈妈帮你买了余问仙的上大学名额,你就能真的成为大学生吗?

  你的学籍经得起查吗?学校领导派人去你们村里一查,就能查出你是冒名顶替;或者,拿着你的字跟高考的卷子一对,就知道考上大学的人不是你。

  还有,考上大学的是云城版纳县中融乡大面大队粑粑厂生产队的余问仙,而你,是云城版纳县中融乡老山大队林场生产队的王玉英。哪怕你改名叫余问仙,你也不是云城版纳县中融乡大面大队粑粑厂生产队的余问仙。

  也因为这件事,你至今无法迁移户口,因为你不是真正的余问仙!

  你说,你买余问仙的大学名额有这么多的漏洞,你能保证你能一直安稳地h中医药大学当大学生?不会被揭发出来?”

  王玉英愤恨地瞪着唐爱莲:“反正,是你揭发了我,我好好地当着大学——”

  唐爱莲打断了她的话:“你之前好好地当着大学生,是因为真正的余问仙还没有来,如今余问仙到了,你以为,你还能隐瞒过去吗?买卖大学名额,冒名顶替别人上大学,你就等着被处分吧。”

  王玉英听到处分二字,却忽然看向唐爱莲:“处分?那处分过后,我还能留在学校读大学吗?”

  唐爱莲“切”了一声:“只要学校查清楚你确实是冒名顶替读大学的话,肯定会把你给退回去。”

  王玉英顿时感觉受了委屈:“那我不要受处分!”

  “这可由不得你。”唐爱莲暗叹,光听这句话,就让人知道,她是个冒牌货。

  王玉英却忽然转向余问仙:“把我家的三百块钱还回来。不对,应该是还六百块。我妈说过,当时跟你妈约好的,你们家要是敢反悔,就要双倍归还我们家给出的买名额钱。”

  唐爱莲摇头,这个王玉英,还真是笨啊。这些话,不等是公开承认,她买了余问仙的名额吗?

  余问仙冷笑:“高考是我参加的,大学名额是我的,我又没有把名额卖给你,你凭什么来问我要钱,谁拿了你的钱,你不知道问谁要去?”

  “余问仙,你敢不还给我钱,这个大学名额,我就不会还给你,你也别想读大学!”王玉英耍无赖了。

  唐爱莲气笑了:“这个还能由得你不成?你信不信,你私买大学名额,要是问仙告上去,你说不定会要坐牢呢,你居然还敢说不归还名额?”

  “那她私卖大学名额,不还是同样的罪名?”王玉英反应倒是蛮快。

  余问仙冷笑:“又不是我卖给你的,谁卖给你谁坐牢。”

  “我就说你是你卖给我妈的,你也跑不掉。就算是你妈卖的,那也是你的妈,该你承担。你把名额卖了钱,又想来这里诬赖,你是既想要钱,又想要名额,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反正你要么双倍给钱,要么你就老实回去,把这大学让给我上。”

  王玉英是估计大学读不成了,便想着闹着,让余问仙也读不成。

  余问仙既愤恨又无奈:“我怎么可能卖我的名额,再说那卖名额的也不是我妈,我妈早死了。”

  “后妈也是妈,你妈做的事,你不承担就是不孝!不孝的人还读什么书?趁早滚回去种田去。”王玉英到这个时候,就是要胡搅蛮缠。

  “后妈如果把继女当女儿才是妈,把继女和她辛苦考取的大学名额当货物卖的人,从来都不是妈,而是仇人,你让我对一个传人行孝,你安的什么心?

  反倒是你,你养父将你当亲女儿对待,你却拿着你养父在全村父老乡亲那里借来的你奶奶的救命钱去买别人辛苦考取的大学名额,导致你奶奶无钱看病而死亡,你等于间接害死了你奶奶,你觉得你这样不孝的人,有资格说孝字吗?”

  王玉英又气又怒:“你胡说,我奶奶不是我害死的,再说钱也不是我拿走的。我妈只是拿走了那些钱,又没说不让我爸再借钱去给奶奶看病。”

  “再借?”

  唐爱莲实在忍不住了:“你难道不知道,借钱有多难?你爸是赤脚医生,父老乡亲平时受了他的恩惠,才借到了那么五百块钱,还把全村都借遍了。

  这个时候,一个民办教授的工资也不过十八块钱,五百块钱啊,就算不吃不喝也要攒几年,一个农村壮劳力,一天工分多的也就三四毛,少的也就一两毛甚至几分。

  一年到头,扣了生产队发的口粮、杂粮、猪肉、鱼、鸡鸭等等,一年到头能分个几十块就很不错了。

  虽然说吃的不发愁,但还要穿吧,还有人情来往吧,真正一年能攒下钱来的很少。

  一个百把户的村子,能借出五百块钱来,已经是将你们全村的余钱都借光了。你以为,还能再借出个五百块钱出来?

  你不要告诉我,你一个十七岁的大姑娘还不知道这些事,你让你妈给你买大学读书名额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你拿走了你奶奶的救命钱,就等于让奶奶去死!”

  “还有,你居然把事推给你妈妈?如果不是你自己考不起大学又想读大学,你妈会为你去买别人辛苦考取的大学名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