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只能逃避

  “全靠你我后娘才卖掉我的录取通知书对吧?你说,你夺了我的上大学机缘,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你?”

  余问仙怎么能不恨?如果不是她王玉英,她继母也卖不出那个名额,她迟早能将录取通知书偷出来去上大学。

  可就因为她的录取通知书被继母卖掉了。她绝望之下大闹了一场,她继母才盟生了将她也卖掉的念头,最后说通她父亲,将她以两百块钱的价格卖给了街上曾经打死过老婆的老光棍。

  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这句话一点都没说错!

  她若是没有逃出来,恐怕,她现在已经被老光棍蹂躏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吧?

  她怎么能不将王玉英当成仇人?

  “这么说,你是一定要赶尽杀绝是吧?”王玉英发了狠:“我读不了大学,你也别想上。你老实跟校领导说,你是弄错了,你不是余问仙,然后立马滚回去,否则,你就马上给我还钱,还六百块钱!”

  王玉英是说得理直气壮,她是真的认为,余问仙就该还她的钱。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贺教授,曾学长,你们还不出来,等到何时?”

  贺教授和曾学长走出了内室,两人看向王玉英,眼神复杂。显然,俩人在里面已经将王玉英的话都听在了耳里,知道她真的是冒名顶替余问仙读书的人了。

  王玉英没想到里面还有人,她脸色大变,她看看唐爱莲,又看看余问仙,指着两人:“你们,你们给我设置陷井?”

  想起刚才她把似乎都说了出来,不又又悔又恨,悔的是被余问仙气得自己口不择言,恨的是唐爱莲和余问仙设置了陷井让自己暴露。

  她原以为只有这三人,到时真有什么,她可以一推二四五,却没想到,她们说的话被贺教授和学生会的曾学长给听了去。

  贺教授非常失望地看着王玉英:“你自己做错事,还想怪别人?小曾,去叫校长过来,这种败类,我们学校不能能!”

  小曾同情地看了余问仙一眼,看向王玉英的时,眼光就转为厌恶,任谁见到害死自己奶奶的人,都不会有好脸色,虽然不是直接的,但间接也可恶啊。

  他就不信,她让妈妈给她买大学读书名额的时候,不知道那钱是奶奶的救命钱,她一旦拿走用了,她奶奶还能不能有命。

  一个对自己奶奶都能那么冷漠的人,他看不起!

  王玉英非常绝望,她现在想的不是她有没有害死奶奶的事,而是还能不能留在学校读大学的问题。

  她朝着贺教授苦苦哀求:“贺教授,您就让我继续读下去吧,我都已经读了几个月了,都考了好几科,也都及格了,请您大发慈悲,让我读下去吧,我要是就这么回去,我爸肯定不会再要我的。我以后怎么办?”

  她一提这个问题,贺教授顿时皱紧了眉头。她现在还想要再这里再读下去?她不是应该担心,她买卖读书名额,冒名顶替别人读大学的行为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别的不说,你侵害了余问仙同学合法受教育的权利。她完全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赔偿相关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

  王玉英惊呆了,她不就花钱买个上大学的名额吗?怎么就侵害别人受教育的权利了?而且,余问仙还可以告她,让她赔偿损失?

  余问仙看向贺教授:“贺教授,曾学长,你们都听得很清楚了吧?那一二三方案都不用去了,她自己已经承认了,是从我后娘手里买了我的上大学机会,冒名顶替上了几个月的大学。

  我请求校方将她退回去原籍,并且追究她冒名顶替的责任,请求校方看在我是因为被迫害才迟到的份上,让我入学,我会努力学习,赶上落下的课程的。

  至于向人民法院告王玉英侵犯我的教育权的事,我保留这个权利。”

  “行,你们三人今天的话不但有我和曾会长听到了,而且还录了音,事实证明,王玉英是冒名顶替的学生,你才是真正的余问仙同学。你放心,学校马上就会对你们的事情作出处理,王玉英留下,唐爱莲、余问仙你们先回去吧。”

  王玉英在贺教授说出她侵害了余问仙同学合法受教育的权利。余问仙完全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赔偿相关的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的时候,她就变得呆呆愣愣了。

  走出办公室楼,余问仙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贺教授虽然没有明确答应她,但她却从贺教授的话里听出来:她可以读大学了。

  她忽然转身,朝着唐爱莲鞠了躬:“谢谢你,唐姐姐。没有你,我肯定不能恢复我的身份。”

  唐爱莲笑了笑:“也可不一定,以你的能力,应该是能恢复的,只不过麻烦一点罢了。贺教授是h中医药大学的名誉校长,他平时不管事,但只要他管的事,都不会有问题。所以,有他出面,你就放心吧。”

  余问仙的事很快出了结果,王玉英被遣送回原籍,余问仙留下读大学。

  而另一边,王竹杆还在为跟高秀梅离婚在努力。

  高秀梅并不知道田素素背后还有人何冰,因此,倒也没有咬出别人来。而田素素已经“自杀”,她便把事情都推到了田素素身上。

  但无论她是不是因为被田素素所骗才告了唐爱莲,总之她诬告的罪名还是成立,被判了三年。

  而随着判刑,王竹杆的起诉也生效,因为有王玉英这个非亲生女儿在,终究被判决离婚。

  “老王,你是打算回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唐爱莲问。

  “我不想回去了。”老王回去就得面对王玉英这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女儿。

  如果王玉英认他做父亲还罢了,可王玉英却是那个劝她妈妈带着她找生父的女儿,高秀梅偷走他娘的救命钱,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王玉英。

  可以说,王玉英间接害死了他娘,他哪里还愿意面对她?但她也喊了他十七年的爹,他又狠不下心对付她。

  他不愿意回去面对,便只有逃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