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大获成功

  回到义诊楼,余问仙有点发愁:“唐姐姐,我们四个人怎么排啊?”

  唐爱莲道:“就排我们最拿得出手的啊。”

  “啊?”余问仙想不通:“四个人不同的特长,全都搬上去?”

  唐爱莲点头:“对。”她想了一下,又说:“我们四个人的确少了点。”她把目光放到了师兄和小虎身上:“把他们两个拉上。”

  这次轮到左蔓青诧异:“啊?”

  于是,这段时间,唐爱莲他们几个又多了一件事:排节目。

  孟紫萱几次在图书馆堵唐爱莲:“唐爱莲同学,你们的节目排得怎么样了?”

  唐爱莲总是回复她:“正在排练呢。”

  问:“你们排的是什么节目?”

  唐爱莲答:“就是我们各人的特长。”

  孟紫萱想不通:各人的特长搬上一个舞台,那不乱吗?

  报节目的时候,唐爱莲报的是诗歌演绎《春江花月夜》

  还有这样的节目吗,诗歌怎么能演绎?她心中冷哼,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出丑!

  五四青年节如期来临。

  中医临床二班三个节目,分别是集团舞《欢乐的裙摆》、舞台剧节选《罗密欧与朱丽叶》、诗歌演绎《春酒花月夜》

  欢乐的裙摆是第一个节目,由八对青年男女身着少数民族服装跳舞而出,姑娘们穿的裙摆很大,整个舞蹈姑娘们都在扯着裙子摆着舞,少年则而围着姑娘舞。采用了一些交谊舞的动作,舞曲欢快,气氛热烈。获得了开场红。

  接下来是别的班级的节目。

  《罗密欧与朱丽叶》节选是第九个节目,演得也不错。如果罗密欧的的表演者风文更放得开的话会更好。特别是做一些跟朱丽叶亲密的动作时,有点僵硬。

  诗歌演绎《春江花月夜》放在第二十八个节目。

  当节目报出来时,众师生们心中都是有点奇怪,诗歌演绎,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种类的节目。

  幕布拉开,首先响起笛子独奏《春江花月夜》,然后是身着古装的唐爱莲手舞着长剑边舞边进入舞台,同时,口中朗颂起《春江花月夜》诗。

  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

  这首诗以月为主体,以江为场景,所表达的幽美邈远、惝恍迷离的春江月夜之中令人无限遐想的意境,加上唐爱莲优美的剑舞,空灵飘逸的朗颂声,瞬间征服了台下的观众。

  之前被人称之为田园仙子的唐爱莲,此时哪里还有半点村气?她熟练的剑法,如同天仙般的面容,以及魔鬼般完美的身材,直入灵魂的声音,无一不吸引着众人的眼球,带给人以绝美的享受。

  紧接着,是潘琴身穿古代男子书生服,头戴书生巾,手中握着如同扫把般的长笔迈着方步进入,走到靠里墙的部位,看似很随意地开始在地上狂写。如果一个狂书生,华美的身姿、疏狂的气质表露无遗。

  然后,是身着雌雄莫辩疏冷纶衣的左蔓青带着一支长笔跳舞而出,如同文曲星下凡,舞到幕布的另一端,开始在用扫把一般的长笔跳舞作画。

  在如泣如诉的笛子乐曲中,在唐爱莲抑扬顿挫的郎颂声中,一个身材高大的古装男子一手执扇,一手拉着一个仅有三岁,如同年画上的娃娃般的孩子,漫步走出。

  男子眼神中带着无限的思绪,象是离乡的游子,又象是带着稚子回归的过客,慢慢地体会着离称别绪,在笛子的余声中,慢慢地消失在另一边幕布里。

  余问仙吹着笛子的尾声出台,唐爱莲剑舞收势朗颂完结,牵子游归的一大一小进入幕后,一写一画的潘琴和左蔓青也恰好落笔。

  四人拉着手向前,向台下观众鞠躬施礼,她们的后面,地上摆放的画布被人竖了起来,四人退向两边,露出中间的巨幅画卷。

  只见画布上,海边一轮明月正在冉冉升起,滟滟波海,潮夕暗生,好一副海上明月图!虽然不是大家手笔,但也绝对不差!

  画布的另一边,是《春江花月夜》的全诗。潘琴的狂草笔势连绵奔突,字形变化多端,极龙飞蛇舞之致,令人拍案叫绝!

  余问仙的笛子独奏,唐爱莲的剑舞朗颂,潘琴的狂草书写,左蔓青的笔画墨绘,四个人,这个节目用四种方式演绎出了不同的《春江花月夜》。

  掌声如潮水般响起,连绵不绝,四人再次到台前鞠躬行礼。

  这个节目给师生们带来了惊喜,如果今天的节目评奖的话,唐爱莲她们的节目绝对能获得特等奖!

  看着台上神采飞扬的四人因如潮的掌声一再谢幕,孟紫萱的指甲刺破了手心尚不自知。

  她原本就不想让唐爱莲出风头,才将她排除在两个节目之外,不成想,她们四人居然排了这样一挡节目,反而大大压过了自己的精心准备的节目。

  看着风文紧紧地盯着台上的唐爱莲,眼中异彩连连。孟紫萱心更是如同被万蚁噬咬。

  她嫉妒了。

  之前召集大家一起确定节目的那个晚自习,孟紫萱就发现了风文对唐爱莲的不同,但就算不同,也能看得出来,风文那个时候并没有爱上唐爱莲,仅仅只是对唐爱莲感兴趣而已。

  但今天晚上,这一出诗歌演绎《春江花月夜》,唐爱莲天仙般的绝代风资声色,征服了台下的观众,也征服了这个风姿卓绝、才华横溢、身份高贵的少年!

  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

  风文是属于她孟紫萱的,只能属于她!

  唐爱莲四人一下舞台,就高兴地抱在一起:

  “成功了!”

  “我们成功啦!”

  “我们获得成功了!”

  “真是太棒了!”

  “还有我还有我!”小虎冲着四人跑过来。大人们真讨厌,怎么能忘记,自己也参加了表演呢,而且,他自认为表现的还不错,牵着“爸爸”的手,妈妈说让他想妈妈的样子,但妈妈他天天见,可爸爸却见不到啊。

  于是,他想了好多好多,还是想不出爸爸的样子,心中顿时难过了,三岁的小男孩,男孩竟然就真真的表现出了“忧思”的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