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放浪形骸

  “也不是骗。”

  在长长痣看来,被林四少看上,那得是何等的荣幸,说是一步登天都不为过,可这个姑娘居然一口拒绝。

  而且,林四少的基因强大,但他的基因也决定了,普通人无法匹配他,因此,能被他发现,并说出干净身体干净灵魂的人,很少。

  这说明,这个姑娘配得上他!

  被林四少看上,又配得上林四少,那么,这个姑娘根本就逃不掉!

  “那更加不行。我说过,我有对象,我不会接受他,我跟他没感情。”

  虽然唐爱莲之前跟凤鸣并没有确定对象关系,但是,此时她却是一再地将他拿出来当挡箭牌。

  就算跟凤鸣弄假成真,也比跟这个林四少弄假成真好。

  “可是,林四少是特殊的。”长毛痣想拉唐爱莲,唐爱莲一闪,他居然拉不到。他心中暗惊,难道,她也不是个平常人?

  “我不管他特殊不特殊,他的特殊对我没用,我不会因为他的特殊就去骗他说,我喜欢他。我到是看他精神有点问题,你们还是带他去看医生吧。”

  长毛痣浈当然知道林四少的精神有点问题,他的精神力强大,但也正是因为精神力强大,也给他带来副作用,比如,当他的精神力过于集中到某件事时,除非顺了他的意,否则无法自拨。

  长毛痣眼睛盯着唐爱莲看,如果是一般的普通人,被他这样看,恐怕已经被他控制了,可是,他发现唐爱莲的眼睛有如一潭深水,深不见底,居然让他无法看透。

  而且,他还发现唐爱莲的眼睛里似乎藏了极为强大的能量,稍不小心,他的精神力就会沉迷其中。

  这样的能量,就算是林四少也无法匹敌!他大吃一惊,连忙收回自己的精神力

  “抱歉!”他知道,今天是无法强迫这个姑娘了。不过不要紧,先查一下她的背景再说吧。

  长毛痣强行带着抱头惨叫林四少走了,唐爱莲不知自己被长毛痣看破,她陷入了沉思。

  看来这异能这一块,她还是不了解啊。也不知道,会不会给自己家里带来麻烦。

  不过,看那个林四少,应该是本身的身份就非常了不起,才有那样的傲气,那样的霸道,看上一个姑娘,甚至,连追都不屑元追,直接就说“你,我看上了。”

  这得对自己有多大的自信,才能让他傲成那样。

  不过,他倒也并不讨厌,发现不可取,并没有强求。

  他其实只是精神出了点问题而已,没必要跟他计较。

  唐爱莲这样一想,便将这事丢开了。她不知道的是,她这一忽略,却给她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孟紫萱见那少年之前还是一个冷俊高贵的公子,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精神病人,心中很是失落。她又将目光看向了风文,还是她的风文好。

  她忘记了,那林四少刚刚出现的时候,她可是娇羞地出现向人家搭讪呢。而且,她刚才向人搭讪的样子,可是落入了风文的眼中。

  风文看她的目光并没有变化,那是因为,风文一开始就没有将她放在眼里。他的目光,都看唐爱莲去了。

  “爱莲!”风文碰了碰唐爱莲。

  唐爱莲这才发现,她居然在这当口陷入了沉思,她掩饰地笑了笑:“大家别看我,我只是在想,刚才那个是什么人,那么嚣张。来来来,大家一起喝一杯。”她举起了杯,主动去碰大家的杯,然后一干到底。

  “爱莲好酒量。”潘琴由衷地佩服。那是满满一杯的红酒啊,就那么喝了下去。

  “不过啊,这酒不是这样喝的。”

  余问仙奇怪:“那应该是怎么喝?”

  潘琴拿起红酒,摇了一摇,这才说道:“这酒该是在饭后,倒上三分之一杯,就这么摇一摇,然后喝一小口,仔细地品。”

  孟紫萱轻蔑地扫了唐爱莲一眼:“刚才唐爱莲同学的喝法,那是牛嚼牡丹。”

  唐爱莲哈哈笑了一下:“你们说的那是外国人的喝法,咱们中国人,可不是那么喝的。”

  余问仙马上用星星状的眼光看着唐爱莲:“咱们中国是怎么喝的?”

  “咱们中国啊——”唐爱莲豪气地倒了一杯,拿着手中,豪气千云地说: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那模样,活脱脱一个醉卧沙场的大将军!

  众人笑倒。

  余问仙却是更为佩服了,她学着唐爱莲的样子倒了一杯红酒:“唐姐姐,咱们是中国,人,就用中国人的喝法。唐姐姐,我敬你!”碰了唐爱莲的杯子,也来了一饮而尽。

  孟紫萱拿着酒杯,不屑的眼光看着两人:“可惜啊,你们眼前喝的,不是中国的葡萄酒,而是外国的红酒。”

  “紫萱!”风文不满地叫了一声,怎么能这样扫兴呢?

  唐爱莲哈哈一笑:“你错了,这是中国酒,只不过是外贸酒,准备外销的,所以标上了英文。你看,这里,写得很清楚,中国制造。”

  她醉眼轻飘地看了孟紫萱一眼:“你不会不懂看英文吧?”

  孟紫萱呆了一下,脸涨得通红,英文,她虽然学过一点,但的确看不懂啊。

  她愤恨地瞪了唐爱莲一眼:“难道你看得懂?”

  唐爱莲醉眼蒙胧:“英文而已,怎么会看不懂?”她拿那酒瓶,将上面的字都念了起来。

  念完后,眨了下眼睛,看向风文:“我有没有念错?”

  风文复杂地看了她一眼:“没有。”

  余问仙更加震惊:“唐姐姐,你还懂英文?”

  唐爱莲皱着眉头:“不该懂吗?”

  不该懂吗?唐爱莲不知道,自己这醉眼蒙胧的样子有多勾人,至少,风文就被她深深地迷住了,带着宠溺的神情安慰她:“该懂该懂,咱们h中医药大学的田圆仙子,能有什么不懂的?”

  唐爱莲忽然就有些感觉奇怪,她,好象真的没有学过英文呢。她怎么就懂英文了?难道,又是那段失去的记忆搞的鬼?

  唐爱莲懂英文,自然是前世的事,她的生态农产品,可是连外国人都喜欢,她也就被逼着学了英文,甚至,她还能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跟外国人对话呢。

  但封印了记忆的她不知道啊。只是碰到英文,直接看懂。

  不过,唐爱莲可不是爱钻牛角尖的人,想不通,便将学英文这事归为失去的那段记忆里的事了。

  “别管中国人喝法还是外国人喝法,喝得高兴就行了。”喝得有点兴头的唐爱莲豪气上来,一手指剑指,一手拿杯,又开始念起李白的“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边念边舞边喝酒的姿态,实在是有的放浪形骸了。

  却不知道她现在的形象,落入了一个有心人的眼中。这个人,就是何冰的父亲何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