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凤鸣来了

  唐爱莲翻了个白眼:“哥哥,如果在校园里你总是形影不离地跟着我,你是觉得我们的流言还少了?行了,别担心我,我跑路速度快,打人力气大,我谁都不怕。”

  只可惜,她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大挪移,她的力气再大,人一晕就任人宰割。

  最后,白天玉也只好收拾心情:“算了,你在校园的时候我不烦你,但你得答应我,只要出门,就必须让我跟着,这样总行吧?”

  唐爱莲只能点头:“行。管家哥哥!”

  白天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听哥哥的没错,哥哥不会害你的,哥哥只是想保护你。”

  “恩,我知道的。天玉哥哥就跟我亲哥哥一个样!”

  白天玉眉头微皱:可我不想当你亲哥哥啊,亲哥哥哪能陪你一辈子,我不仅想陪你这辈子,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

  就跟远古那只神凤一样,生生世世相随!

  唐爱莲挥了挥爪:“行了,我要去图书馆了,昨天那本青囊经还没有看完呢。今天这诊出了血腥气,得去用书卷气冲一冲。”

  接下来好几天,倒是再没有动静。唐爱莲原本还担心着那个林四少那边会来纠缠于她,但十来天过去了,他并没有出现,想来是已经死了心。

  班长风文倒是比以前更喜欢来她的义诊楼了,引得文委孟紫萱也频繁的跑来义诊楼“帮忙”,而唐爱莲还真不好赶他们走。

  帮忙了,自然就留在义诊楼吃饭,幸好,义诊楼的粮食是白天玉提供的,否则,都不够吃。当然,真没了粮食,唐爱莲偶然会使一点“心想事成”法术,弄几代大米和面粉来吃。

  白天玉自然是看不上风文这个班长的,话里话外都暗搓搓地挤兑风文,偏风文这人脸皮够厚,无论他怎么挤兑,总是喜欢留下来吃饭。

  这天晚饭才刚刚煮好,白天玉又指桑骂槐地说开了:“我们这都要吃饭了,有些人怎么都不知道避开一下,难道又要厚着脸皮吃我们的?”

  风文马上点头:“是啊,有些人就是脸皮厚,都不知道看人脸色。这吃人的东西吃多了就成了习惯,以为是他自己的了。”

  “呵呵,我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居然会吃别人的饭吃成习惯。有些人的脸是不是比城墙还厚啊。”白天玉讽刺地看了看风文和紫萱。

  “彼此彼此,大家都差不多吧?”风文却丝毫不在意。

  “你们够了!”孟紫萱实在忍不住了,她站起来就冲了出去。

  两人都愣了一下,紧接着,风文就指着白天玉说:“你看你看,你把人家姑娘给吓走了。”

  白天玉说:“吓走人家姑娘的是你吧?人家姑娘还知道顾点脸皮,你是连脸皮都不顾了。”

  “你还不一样?”

  白天玉哼了一声:“你怎么能跟我比,阿莲是我妹妹!”

  风文嘿嘿一笑:“你一个当哥哥的,怎么能跟男朋友比。”

  “你是谁男朋友呢?”

  “当然是——”

  风文话未说完,忽然感觉身体一轻,下一刻,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就落到了义诊楼的大门口外面。他刚想要爬起,就见一双皮鞋站到了他前面。

  他抬头一看,见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他的面前。

  不用说,这个男人就是凤鸣了。

  他愤怒地喊道:“你谁啊,你怎么随便就动手丢人?侮辱斯文!”

  但实际上,他心中害怕得很,这男人谁啊,怎么那么大的气势。

  男人蹲了下来,一双如刀般的眼睛盯着他:“你问我我是谁?你跑来我未婚妻的店里来,问我是谁?”

  “未婚妻?”风文大吃一惊,唐爱莲什么时候有了未婚妻?

  不对,那义诊楼里可有好几个姑娘呢,说不定,他的未婚妻不是阿莲呢?

  “你未婚妻是谁?”他都忘了爬起来,就那么爬在那里,跟凤鸣说话。

  恰在此时,唐爱莲走了出来,忐忑不安地看着凤鸣:“你怎么来了?”那神态,活脱脱一个小媳妇的样子。

  这样的唐爱莲,是风文从没有见过的。他所看到的唐爱莲,是热情的,肆意的,快乐的,彪悍的,有时还有点嚣张的,但从来都跟小媳妇挂不上钩。

  他就想骗铮,眼前这个男人的未婚妻是别的同学大不成。他的心口如被大石击中,闷闷地难受起来。

  凤鸣看了唐爱莲一眼,再次看向风文:“我不来,你是不是就成了别的男人的女朋友?”

  唐爱莲看了看凤鸣再看看风文:“你怎么这样说话?”

  “那你说,我要怎么说话?”凤鸣的眼中冒出危险的光:“一个两个,不是自称你的哥哥,就是自称你的男朋友,可没见你否认一下。”

  唐爱莲连忙解释:“他们都不过是开玩笑罢了,平时都这样的——”

  凤鸣更气了:“这么说,他们平时也自称是你的男朋友,你的哥哥?”

  唐爱莲愣了一下:这话怎么越说越不对味?

  “我是说,他们都是开玩笑的,大家都不当真。”唐爱莲的眼光看向风文,风文满心不甘,也只得附合唐爱莲的话:“是啊,我们都开玩笑的,不当真!”

  “原来不当真啊,可是,就算是不当真,我不喜欢怎么办?”凤鸣看着风文的目光满是不善。

  在凤鸣强大的气势下,风文愣是生不起反抗的意识:“那你说怎么办?”

  “从现在开始,离开阿莲,以后都不准主动来找我的阿莲!”凤鸣恶狠狠地说。

  风文看了看唐爱莲,见她不说话,眼睛更是只盯着凤鸣,他想起唐爱莲曾经说过,她有个对象,想来就是这个男人了吧?

  他心中更难过了:“行。”默默地爬了起来,连衣服上的灰尘都没有拍,丧魂落魄般地走了。

  凤鸣心中暗哼,赶走了一个,屋里还有一个呢。

  幸好,自从他出现,唐爱莲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他的身上。

  他感觉,他是不是太放松了,她的身边居然聚了两个优秀的男人。这是被他恰好看到的,没看到的呢?

  唐爱莲对着凤鸣危险的眼光,心中没来由就有些心虚。

  “你说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凤鸣的眼睛盯着唐爱莲饱满的嘴唇。好久没有品尝了,好想品尝一下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