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恋爱报告

  “惩罚?”唐爱莲猛然清醒过来:“你要惩罚我?”

  他们什么关系啊,他居然要惩罚她?还有,他刚才跟风文说什么,她是他的未婚妻?她什么时候跟他订婚了?

  “怎么,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应该被惩罚?”凤鸣危险地说。

  但已经清醒过来的唐爱莲却根本不怕他,他的气势对她没用:“我都跟你说了,他们是互相开玩笑,我心里都对他们没感觉的。还有,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来惩罚我?”

  凤鸣一噎,唐爱莲封印了记忆,她就跟前世那个跟李新野结婚前的唐爱莲,而不是这一世跟他领了证的唐爱莲。

  在她的记忆里,他就是个她父亲给介绍做她男朋友,却被她拒绝了,在上大学的路上又“恰巧”同路,比陌生人强了一点的男人。

  他有点讪讪地说:“我怎么没有资格,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在火车上你也没有否认。”

  唐爱莲切了一声:“我只是给你面子,不揭穿你罢了。”

  凤鸣一嘴巴的苦:“可你明明答应了,好好考虑的。”

  “我是答应好好考虑啊,我还在考虑当中呢。只要我一天没有答应,你就一天不是我男朋友。”唐爱莲得意地说。

  “不行吧?”凤鸣委屈地:“我说让你考虑,你答应了考虑,后来,我多次说你是我对象,你又没有反对,所以我一回去,就跟部队打了恋爱报告,部队都已经批下来了,你现在跟你说你没答应?”

  唐爱莲吃了一惊:“你说什么?你打了恋爱报告?这——”

  “反正,我恋爱报告都打了,是你当初没有否认造成的,你得负责。”凤鸣无赖地说。

  唐爱莲无奈,算了,不就是恋爱吗?就算答应了又怎么样?真不喜欢,再把他踹开又怎么样?

  唐爱莲在心中说服了自己,然后白了凤鸣一眼:“你打恋爱报告关我啥事?不过,看你可怜的份上,我就先假装一下你的女朋友吧,免得你被你的领导批评。”

  凤鸣心中顿时大乐:“行,先假装的也行。不过说好,你得假装得很象才行,比如,明天你必须跟我在校园里走一圈,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

  唐爱莲心中居然不抗拒:“行,你说溜一圈就溜一圈。”

  “那,现在我们先进去吧,大家都在看着我们呢。”凤鸣说。

  当唐爱莲和凤鸣牵着手走进义诊楼时,义诊楼里的众人都惊呆了。

  “老板,你们这是——”潘琴看着两人拉着的手,然后才看向凤鸣。

  只一眼,她就感觉这个凤鸣很不错。

  她拍拍唐爱莲的肩膀:“行啊,老板,你悄悄地对上了象,居然都不告诉我们。”她的心中是高兴的。唐爱莲有了对象,就不会喜欢她的师兄?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追求唐天玉了?

  唐爱莲有点不好意思:“各位,向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凤鸣,是个军人,现在在军事学院读书。”

  然后一一介绍众人:“这是我师父,现在帮我打理义诊楼。”

  凤鸣好笑,她把自己的身外化身当成了师父?

  “这是老王,义诊楼的医生,这是师兄唐天玉,我认了他做哥哥。”

  “哦,哥哥?”凤鸣握住白天玉的手,眼光一缩:他闻到了第一世守护者的灵魂气息。

  还有,这家伙不是人啊。

  他心中警醒:这辈子,他居然投生成了一条龙,而且,这个凡俗世界没有灵气,所以,这还是一条上不了天的龙?

  只是,这条龙的气息跟阿莲息息相关,这家伙什么时候跟阿莲签订了平等契约?

  他怎么不知道?

  阿莲要签约灵宠,自然不可能是封印记忆之后,那么,就是在以前签约的了。

  这个阿莲,胆子大了啊,居然都不告诉他!如果不是唐爱莲封印了记忆,恐怕他都不会这么放过她!

  “这几个是我的同学,左蔓青、潘琴、余问仙,都在义诊楼当义工。”

  凤鸣一一问好,还每人都送了一样见面礼——男人每人送一块金币,女人每人一颗粉红色拇指大的珍珠。令人奇怪的是,他对唐爱莲的师父居然跟对待唐爱莲一样。

  白天玉见到凤鸣,似乎并不奇怪,他早就知道这个家伙了。这个家伙也转世了,居然从远古神凤转生为人。

  让白天玉有气的是,凤鸣这世转生成人,无法跟唐爱莲签约了,却跟唐爱莲成了夫妻!

  就算不能生生世世跟随唐爱莲,但这世却是最亲密的人。

  自己虽然跟唐爱莲签了平等契约,能生生世世跟着她了,可却还是不如他们亲密。

  早知道女神也能结婚,他还去投什么龙胎,直接投生成人就行了。

  失算了啊!

  看着唐爱莲跟凤鸣亲热默契的样子,他就感觉嫉妒:为什么,他总是感觉不如凤鸣?

  “阿莲,今天晚上,请大家去吃饭吧,我看附近有个楼外楼,挺高挡的,我请客。”

  “太好啦,我们又要去楼外楼吃饭喽。”小虎喊了起来。

  “哦,还有一位小朋友啊。”凤鸣收买人心政策执行到底,从裤袋里拿出一个金锁片。

  “哎呀,这个太贵重了。”蔓青连忙要推辞,却听到潘琴“哧”的一声笑:“你自己收的那颗珍珠可比这金锁片还要珍贵呢。”

  “啊?”

  左蔓青是真不知道,这颗珍珠有那么值钱。见大家都坦然收了,只能也收下了。

  到了楼外楼,上次的服务员一见唐爱莲来了,顿时就高兴:“你们今天几位,还是要我安排招牌菜吗?”

  唐爱莲看了凤鸣一眼,凤鸣点点头:“跟上次不一样的招牌菜。”

  服务员走后,凤鸣回头问唐爱莲:“阿莲,你经常来这里吗?”

  唐爱莲笑了笑:“只来过一次。”

  忽然,她的脸色变了一下,她看到了什么?那个脸上长痣,痣上有毛的青年。他让她想起一个月前来楼外楼吃饭的那一次,那个嚣张霸道地指着她说“我叫林中坚。你,我看上了!”的少年。

  不知道,那个少年的精神病好了吗?

  “在想什么?”凤鸣温柔地问。

  “一个霸道的人。”唐爱莲毫无心机就说了出来。

  “恩——”凤鸣心中有火,自己在身边,她居然还敢打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