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情债

  “怎么回事,唐爱莲居然得了那么高的分!”

  “这就是差距吧?”

  “是啊,她都没有上过课,居然能考那么高的分。”

  “最可气的是,人家还花了大量的时间在义诊楼呢。”

  “是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

  考试成绩公布出来,唐爱莲终于松了一口气,她的高分让一些对她不上课不满的老师以及一些嫉妒的同学想要发起的责难偃旗息鼓了。

  她原来就跟贺教授议定过,如果她能保持考试高分,就可以不用上课,只要有一科不及格,她就必须回来上课,只能用课余时间打点义诊楼,还说反正,她的义诊楼里现在也有两个全天候的人在这里值班。

  虽然说,唐爱莲可以确定自己能考个好分数,但直到考试的分数公布出来,她才终于放心。

  贺教授面带微笑看着走进办公室的唐爱莲:“不错,你做到了。”

  虽然是句没头没脸的话,但唐爱莲却听懂了。她得瑟地:“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贺教授一本正经地点头:“呵呵,你咋不上天呢。”

  “上天?”唐爱莲若有所思:“我怎么感觉,我应该是能够上天的?”

  贺教授好气又好笑:“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行了,只要你以后都能保持好成绩,整个大学期间你都可以不上课了。”

  “耶,太好了。贺教授真好!”唐爱莲笑着跳了起来。

  “听说,你有时也出诊?”贺教授又问。

  唐爱莲惊得不跳了:“谁说的?田素素那是——呃,有时候,有些病人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到我们义诊楼,我就主动去出诊一下。不过——”

  “不过什么,不过你没有收一万块一次的出诊费?”贺教授很认真地看着她。

  唐爱莲有点摸不清贺教授的意思:“这个嘛,当然是田素素诬蔑的。我是个好学生,怎么出一次诊要收到一万块那么呢?您说是吧?”

  贺教授点着头:“我就知道,你是好学生,不会收那么贵的。是这样,我有一个老朋友,他的儿子得了一种怪病,跑遍了全国各大医院都无法治好,你就去帮他看一看吧。”

  唐爱莲顿时苦了脸:“贺教授,您也说了,全国各大医院都治不好的病,我怎么能治好?”

  “呵呵,你出诊的那些病人,哪个不是在医院治不好了才请你的?我都不知道,我们医院居然有个专治怪病的学生呢。”

  唐爱莲一口都苦了:“贺教授,治怪病的人不是我啊,那是我师父。”

  贺教授点头:“我知道,但你师父非常难请,只能请你去看了,然后才把情况带回去告诉你师父,再将药带给病人。所以,还得你肯动手才行啊。”

  贺教授也是有人找上了他,才知道,他这个学生居然还有那样的本事,居然专攻疑难杂症。医院治不了的病,她都能治。

  不过,这收费也黑啊,出诊费起步价居然高达一万块钱。

  最先田素素传出流言的时候,他还不相信,以是只是田素素造的谣言。直到有人求到他头上,他才知道,这一切居然是真的。

  不过想到她的义诊楼大部分人看病都不要钱,他是不是可以理解,这是不是劫富济贫的另类方式!

  按理说,既然知道她的出诊方式,应该可以直接去找她就行了,可偏偏,这个唐爱莲还有奇怪的三不出诊:病人身上背有大业债不出诊、病人是贪官不出诊、看不顺眼的一律不出诊。

  而他的老友就属于第三种,唐爱莲师徒看不顺眼,因此被拒绝出诊。

  “好吧。”

  唐爱莲有点无奈,谁让她一来h中医药大学读书,就受了这个贺教授的照顾呢?否则,她都没这么自由呢。

  “你同意了?”贺教授大喜。

  “您说说对方是谁吧。”其实唐爱莲已经猜到了,这几天,有三个人曾经于晚上到义诊楼求诊,唐爱莲帮看了一个,还有两个拒绝了。

  她要求,所有来求诊的人,都必须带上病人的贴身之物,她会在看了病人贴身之物之后,来决定是否出诊。

  那两个,一个是她通过巫术看到那个男人宿世的情债,唐爱莲最恨的是负心人,因此不想治。

  另一个,别说带来的病人贴身之物,连来请她的家人眉目之间都带着贪吝之气,那是惩罚,她不可能帮。

  她估计,贺教授的朋友,应该是那个欠了情债的男人。

  果然,贺教授说:“他的名字叫作海方元,没有原因的消瘦,从三年前起开始虚弱,近一个月更是卧床不起。他的女儿应该去找过义诊楼吧?”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不错,他的女儿海宝日去找过我,只是,他的病有些棘手,我没有把握能治好。”

  “你都没看过他,怎么就知道没有把握?”贺教授看着唐爱莲:“就当还我的人情吧,去看看他吧。”

  唐爱莲沉默了一下,才说:“如果贺教授您想要我去看,那我就去看看吧,不过,您也一起去吧?”

  贺教授答应了。

  当天晚上,他们就去了贺教授朋友家。他们换了两乘车,才到达海家。海家有一个院子,看起来条件很不错。

  他们走到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正好出来倒垃圾,一见到贺教授,就招呼:“老贺来了啊,快请进。”她看了一眼唐爱莲:“这位是?”

  唐爱莲主动招呼:“阿姨好。”

  贺教授:“这是我的学生,海嫂,老海怎么样了?”

  唐爱莲看了贺教授一眼,他把自己介绍成学生,而不会医生,便知他给自己留下了余地。

  “还不是老样子,也不知道上辈子作了什么孽,居然得这么个怪病。”中年女人嘴里似乎有些怨言。

  走进屋里,主前去义诊楼的海宝日并没有在家。不过在家唐爱莲也不怕,所有出诊的事,都是由师父接待的。

  贺教授朝着海方元的卧室走去,海嫂见唐爱莲紧跟在后面,有些奇怪,似乎在怪唐爱莲一个大姑娘怎么也往人家卧室里跑。

  唐爱莲装看不到,直接跟着贺教授走进了海方元的卧室。

  床上卧了一个瘦得用皮包骨来形容都不为过的男人,虽然很瘦,但还依稀能看出他年轻时候应该是个帅哥。

  唐爱莲只扫了一眼,便发现了他眉间的黑气。当她凝聚精神去看那团黑气时,不由大吃一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