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010章 人情依然在
  第1010章人情依然在

  贺教授听着唐爱莲的话,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的好友,居然是个杀人犯?为了娶上高官的女儿,杀掉了救命恩人的妻子?

  他看看海方元,又看唐爱莲:“有没有搞错?”

  反而是海嫂,反应平淡,唐爱莲估计,她应该是知道丈夫的这点事吧?就算一开始不知道,丈夫整天在梦里喊玉娘,甚或有可能说些别的,连猜带蒙的也能将真相猜出来了。

  “你问你的好朋友不就知道了?”唐爱莲说。

  贺教授看向海方元,海方元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终于要死了啊。”又说:“我就说,为什么,我经常梦见她,有时还听到她说话,原来她一直跟我在一起。”

  他居然有种解脱的感觉。他对唐爱莲说的,并没有否认,甚至没有问一句“你怎么知道?”之类的话。

  但是,海嫂却突然发起飚来,冲上前,推着海方元:“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结了婚为什么还要来骗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你害我承担了连带责任,你害我,你害了我!”

  海方元是杀了前妻来娶海嫂的,从结婚当天起,他的身体就开始不怎么好,对男女生活也不怎么热乎,四十岁之后就已经没有了夫妻生活。

  海嫂跟他差不多大,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她如狼的年纪,只能意思意思,从来没有得到过满足,如虎的年纪,更是连不满足的那点意思意思都没有了。

  这还罢了,近几年来,更是动不动就虚弱,让她照顾,如今,他要死了,她才五十不到,可就要守寡了。

  她这连带责任,也够受的啊。

  从海方元家出来,两人步行前往公交车站。

  两人心中都很沉重,谁也没有说话。

  等公交车的时候,唐爱莲实在忍不住,才问了出来:“贺教授,把我欠你的人情用在这种人身上,是不是很后悔?”

  贺教授却答非所问:“他——你其实是能救的吧?”

  唐爱莲愣了一愣,微笑道:“你怎么这样说?”

  “我看出来的啊,你明明可以不说那么多,只说没法治就可以了,但你说了那么多,其实说的都是一个理由:你不想治!”

  贺教授看了唐爱莲一眼,继续说:“你虽然因为我的人情而来,但还是坚持着你的原则,不救不能救之人。不错!”

  唐爱莲脸上有点发红,贺教师用掉了欠她的人情,她却没能将他朋友的命给救回来。她这算不是有点无赖呢?

  贺教授又看了唐爱莲一眼:“我就想问你一句:海方元的情况,你是没去之前就知道的呢,还是去了才知道的呢?”

  唐爱莲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之前,海方元的女儿海宝日找到义诊楼的时候,按照义诊楼的要求,带起了她父亲的贴身之物。我从他的贴身之物上面,闻到了别的灵体气息,而且,是个女人的灵体气息,这人身上,带着一个女灵体。

  我发现这个灵体的气息跟他的贴身物气息融合在一起。我就知道,这个女灵体生前跟他是夫妻或是情人的关系。

  而且,这女灵体的气息里有着很严重的暴戾、怨恨以及很深的依赖和牵扯,所以,我就断定,这个灵体跟还是被他所杀的女人的灵体。

  根据这些信息,就知道,这个海方元欠了情债,而且还将人杀了,这样的因果只有性命才能偿还。这就是我拒绝出诊的原因。”

  唐爱莲看了皱着眉头的贺教授一眼,说:“只是,您拿人情要求我去,我就想,贺教授您是个好人,您的朋友品性应该也差不到哪去,也许这个男人杀那个女人是有特殊原因的呢?因此,我才答应了你去看看。

  只是,我到了那里,自然是见到了那个女灵体,并且跟她勾通,才了解了海方元当年所做下的事。

  在听了那何玉娘发过来的信息之后,我就决定了,不帮海方元,因为,我最恨的,就是忘恩负义,背叛爱人,负心薄幸的人。实际上,何玉娘被推下悬崖的时候,已经怀有孩子,所有,实际上,他那一下推,是一尸两命!

  他海方元做下杀妻杀子的事,该死!”

  唐爱莲说到这里,感觉气填于胸。当海嫂上去推打那男人时,她都想上去给他两脚。

  不过,她现在只东西,他老婆没有将他打死吧?

  毕竟,真把他打死了,还便宜了他早一个月得到解脱,而且,还有可能让自己惹上官司。

  唉,爱上这种男人,她也算倒楣了。

  贺教授问:“这么说,那些事,你实际上还是到了那才能肯定的?”

  唐爱莲点头:“也算是吧。”

  贺教授终于松了一口气:“那样的话,这人情也不算白花。”

  这一刻,唐爱莲忽然觉得这贺教授也蛮可爱起来。

  她探究地问:“贺教授,您怎么就不问我,那些灵体什么的是封建迷信——”

  贺教授摇头:“什么封建迷信,存在即是合理。不算封建迷信。”想了想又说:“连我都不知道海方元的秘密,你却只是去打了一转就能弄的明白,说明这里面有我不了解的但却真实存在的东西。我对自己未知的东西,向来存着敬畏心理。”

  唐爱莲愣了一下,随即听明白了。他这是在说,要敬鬼神而远之吗?

  她笑了:“贺教授,这个海方元我拒绝诊治,所以,您的人情还在,以后您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

  “真的吗?”没想到,贺教授居然惊喜地说。

  “当然。不过,必须是在我能力范围内啊。”唐爱莲笑着说。

  贺教授的情绪,居然马上就好了起来。可见,他现在是真的将唐爱莲的人情当回事了。毕竟,他还是第一次接触到唐爱莲这样的奇人。当然,他给唐爱莲发誓,不会将今天的事透露出来。

  这世间千条道,多个朋友就多条道。

  贺教授回了学校,唐爱莲却是回到了义诊楼。

  “你今天出诊没赚到钱。”师父很肯定地说。

  唐爱莲无奈:“师父,你能不能装傻瓜一点?”

  “不能。”师父一本正经地说:“就现在,我都没地位了,我要傻瓜了,你们还不欺负死我啊。”

  唐爱莲大笑,只是笑着笑着,却突然象被人捏住了喉咙,发不出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