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良种公狗

  唐爱莲直视申屠:“这世上有特殊作用的人多了去,就我听说过的就有好几种,比如,金木水火土等五行异能,比如,听字能力,比如,读心术,比如,精神控制能力。但我唐爱莲只有一个。总不能有一个特殊作用的人,我就要嫁一次,那样我就不是人了。

  而且,我的凤鸣也是一个有着非常特殊作用的人,我劝你们,千万不要惹怒他。”

  唐爱莲其实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觉得凤鸣是个有着非常特殊的能力的人,若是被惹怒了,这个中年男人根本承受不起那种后果。

  申屠想过任务很难完成,却没有想过,刚刚提出来就被顶了回来。

  而且,她说的不错,世上有特殊作用的人很多,唐爱莲只有一个人。她总不能每个都收入囊中吧?

  至于唐爱莲说的凤鸣也有非常特殊的能力,他根本没当回事。就象刚才唐爱莲说的,他十三岁就是团级干部一样,牛皮吹得太大了,就没人信了。

  “而且,我已经跟凤鸣同志订下婚约!是我父亲给我亲自订下的。”唐爱莲说出了重点想说的话:“所以,我不接受除了凤鸣之外任何人的求婚!”

  父亲订下的亲事?

  “这么说,你们也仅仅是父母包办的婚姻?你难道要一个父母包办的婚姻,也不愿意答应一个亲自向你求婚的男人?”

  “你错了,人是我父亲先看上的不错,但后来,我们见面之后,彼此都认定是对方的唯一,我们之间已经产生了深厚的革命阶级感情,是革命的爱情主人促使我们两颗心互相靠近,最后订下婚约。所以,我劝你,还是走吧。”

  “唐爱莲同学,你先听我说。”申屠急了:“你要知道,你,啊不,林中坚同志有着异乎寻常的特殊能力,他的特殊能力来源于他的特殊基因。

  而他的特殊基因,也给他带来了副作用,那就是,他不能跟普通人结婚,就算勉强结了,也没有孩子,而——”

  而且对女方极为不利!因为,他们也曾经试过,让他跟普通女孩谈恋爱,结果,两人别说恋爱了,女方在男方面前,就跟老鼠见到他了猫一般,根本就不敢跟他交往。

  他甚至以丰厚的物质条件诱引着一个女孩跟他那啥,结果,那啥的时候,他刚刚进入,女孩就全身颤抖起来,他以为女孩兴奋的,便继续哪啥,当他终于释放时,那女孩居然当场爆裂开来。

  爆裂开啊,那个女孩,正应了“死无全尸”这句话。

  后来,有专家解释,他身上的能量太强大了,跟普通女孩那啥的时候,强大且暴戾的能量进入女孩身体里,女孩的体质无法承接,最后女孩的身体就象一只被吹胀的气球一般“嘭”的一声暴开了。

  但这事,申屠是绝对不会说的。

  “而林中坚同志又不能不结婚,因为,他的特殊基因必须传下去,否则,是我们国家的损失,我们民族的损失。

  拥有特殊基因的人不多,其他各国都有,无论哪一个国家,对待拥有这样的特殊基因的人才都是非常珍惜,这珍惜人才是一个方面,让他的特殊基因遗传下去,甚至多多开枝散叶,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唐爱莲同学是个爱国的人,肯定不会不希望林中坚同志的优良基因无法遗传下去对吧?”

  申屠说着话,眼睛紧紧地盯着唐爱莲,生怕漏过她哪怕一丝情绪。

  他在话里给唐爱莲挖了一个坑,如果唐爱莲说,对,他肯定就要以“爱国”为由,逼着唐爱莲嫁给林中坚。

  可惜,唐爱莲听着他的话,情绪却是没有半点起伏,想要用爱国主义精神能激励她,奉献自己,这条路能行通吗。

  果然,唐爱莲淡淡地问:“你的意思是说,他的特殊基因,让他无法跟普通女人配种对吗?”

  配种?

  旁边的秃顶校长差喷了出来,连忙以拳压住鼻下,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大笑起来。

  “呃——”申屠有点尴尬,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他的特殊体质必须要有特殊体质的人,且得到他认可才能跟他结合,生下具有优秀基因的后代。而唐爱莲同学你正是具有这样特殊体质的姑娘,并且得到了他的认可。所以——”

  “所以,他实际上求的不是爱情,而仅仅是配偶,就跟养在狗场里的良种公狗必须要给它找一个良种母狗一样?”

  良种公狗?

  申屠哭笑不得,如果林中坚被比喻成一只良种公狗,不知道会不会发狂。他连忙要解释说:“我们不是——”

  唐爱莲打断他的话:“所以,在他当面求娶被我拒绝后,你们就来替他求亲对吗?”

  “你们是打算利用组织来压迫我这个无权无势的姑娘对吗?”

  “不不不,不是那样的,我们怎么可能强迫你呢?这是为了革命需要——”我们只会说服你,不断地说服,直到你答应为止。

  “革命需要的生育工具!”唐爱莲愤恨地说:“对不起,我不是畜生,我是有着独立人格的人类,我不会走进一场只讲究品种的优良,不讲究爱情的婚姻!你若是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

  申屠很无奈地拦住唐爱莲:“唐爱莲同学,这是国家大义,请你体谅——”

  “你们请我体谅,那谁来体谅我?”唐爱莲的眼中终于有了怒火:“你们只会以什么国家大义,革命需要来让我去跟一个自己不爱的讨厌男人结婚!

  但你们想过吗?我的凤鸣怎么办?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对夫妻,我们好好的一对未婚夫妻,你们就非要来拆散我们,你们不觉得良心会不安吗?”

  谢校长终于动容:“唐爱莲同学——”

  “谢校长,新的婚姻法规定,婚姻自主,恋爱自由,新时代的女性不再是旧社会女性那样只是作为一个生育工具存在。可现在,他们要把我变成一个生育工具,您说,我该不该反抗?”

  谢校长想说,你反抗得太有个性了。

  “唐爱莲同学,你先回去吧。”谢校长说。

  申屠想要再拦,但唐爱莲哪里能让他拦住,她伸手在他手臂上点了一下,申屠想让开不让她点,明明感觉让开了,但手臂还是一软垂了下来,唐爱莲一个闪移就出了办公室的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