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狐假虎威

  “不相信?要看证件吗?”凤鸣带点调侃地问道。但他紧接着又说:“不过,以你现在的级别,还没有资格跑到我就读的学院来查看我的证件。”

  “噢,不必了。”申屠有点尴尬,更多的是郁闷,都怪他没有先调查一下就直接来找凤鸣。还以为,一个军事院校的学生而已,能有多大点级别,自己一个正团级,完全能够在级别上辗压对方。

  失策了,没有官职上的压制,他怎么要求他让出未婚妻?

  只能狐假虎威了。

  申屠端了端架子:“是这样的,你知道我国有个特殊人士组成的龙组吧?”

  凤鸣点头:“知道。”

  “我们军队也有一个特工组,这个你知道吗?”

  “知道。”他从六岁起就进入特工组,怎么可能不知道。

  “里面都有些什么人,你知道吗?”申屠又问。

  凤鸣眯了眯眼睛:“特工组的人除了自己的小组,除了特首和军队的最高领导,别的人互相之间并不清楚对方的能力,这是绝密!”

  申屠心中一顿,顿时有点不安起来:他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一定是听别人说的吧?这里的军事学院,什么消息都有可能流通。

  难道,他也是特工组的人?

  十九岁的正团,也只有特工组的人能做到吧?

  四屠的心中,更加不安起来。他硬着头皮说道:“既然你清楚特工的事,那就好,别的我不多说,现在特工组有项任务要完成,希望你能配合。”

  凤鸣锐利的目光看了申屠一眼:“我现在的任务是学习。”

  其实,他完全可以说,我们级别一样,你没有资格给我下命令。

  那对方就有可能让学校把这个任务下给他,因此,他没有说那些,而是说,他现在的任务是学习。

  他有感觉,对方所说的这个任务,恐怕不是什么好任务。这个任务,他不能接!

  申屠也没有想到,对方不按常理出牌,他要怎么说下去?

  而且,他有感觉,对方似乎能看穿他的思想,他想给对方挖个坑,对方却不踩他的坑。他想做什么,不如直接跟对方说。

  或者,干脆什么也不说。因为,他只跟对方说了这有限的几句话,就有感觉,这样的人绝对不是那种为了荣华富贵能够将未婚妻让出来的人。

  “你说的对,你的任务是学习,所以,特首让你做的事,就是学习之外的事一律不要做了。”

  他说罢,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学习以外的事都不要做了?那是不是也不能跟阿莲谈恋爱了?

  凤鸣并没有站起来送客:“你确定,你的任务不需要我配合了?”

  他将气势放了一点出来,压在申屠的身上。

  申屠顿感寸步难行。

  他心中暗惊,他已经在暗中猜测这个少年男子有可能是特工组的人了,现在这威压加身,他已经几乎可以肯定了。

  这么年轻,有这样的功力,说他不是特工组的人,谁信?

  对方是特工组的人,这项任务就不是他能完成的了。他决定,先回去汇报吧。

  不过,就算对方也是特工组的人,也肯定得将未婚妻让出来。毕竟,林中坚只有一个,而其他的特工组员却可以有很多。

  更何况,林中坚还有林家作后盾,而这个凤鸣,却是没什么后盾。

  虽然京城有个凤家,但凤家并没有一个这样的年轻人。就算凤鸣真是凤家人,凤家也不会愿意得罪林家,正确地说,是不会愿意得罪被一号领导喜欢的林中坚!

  他相信,在林中坚和凤鸣之间,特首会作出明智的选择。

  他离开凤鸣后,去找了校长,以特首的名义,要求校长看好凤鸣,不许他打电话,不许他出校园的门,不许他跟外界联系,直到他开禁为止。

  校长奇怪:“你们特首怎么会有这样的要求?”

  他是极少数知道凤鸣是特工组的人。因此,对申屠“传达”特首的话并不奇怪。

  申屠微笑:“我也不知道,特首为什么要下这样的命令。”

  实际上特首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权利,只不过,他在听说组里的熊猫国宝林中坚找到配得上他的女孩之后,非常高兴。

  为了给这熊猫般的特殊基因传下去,他给了林中坚一个牌子,允许他调用一定的权力,包括给予女方的家人一些特权,如果女孩子有男朋友,也可以动用一定的特权,诱引女孩子的男朋友放弃配得上并被林中坚看上的女孩。

  但那是在女孩的男朋友是普通人的基础上,如果特首知道那个女孩的男朋友也是特工组的人,他肯定不会允许。

  申屠是林家的死忠,因此,他在怀疑凤鸣是特工组成员之后,便拿着这块牌子,让校长看守好凤鸣,只要他读书的这剩下三年多时间被困在学院,那林中坚就有足够的时间去拿下唐爱莲。

  当然,他还想到了一点,去找凤家,求证凤鸣的身份,如果凤鸣是凤家人,反而更好——他可以让凤家相信,凤鸣找了个无权无势的姑娘,那姑娘还是个脚踏几只船的人。

  “既然是特首的要求,那我就照做了。你跟特首说,让他放心,这几年,我都不会将凤鸣放出去的。”

  另一边,凤鸣待申屠一走,就去找了黑七。黑七见他隐有怒气的样子,觉得奇怪:“你不是去见你的小妻子了吗?怎么吵架了,不高兴?”

  凤鸣恨恨地:“那人根本不是阿莲。”

  “噢,不是阿莲,那是谁?”

  “一个叫什么申屠的人,正团级,一见我就让我叫他首长。”他还在想着,对方来找他,到底是什么事呢?

  “让你叫他首长?脸真大。”黑七哼了一声:“他找你干什么?”

  “不知道。”凤鸣转着眼睛:“反正不是好事。”

  “他来找你,你去见他了,居然还不知道他找你什么事?”黑七奇怪了。

  “他说要交给我一个任务,我感觉,那绝对不是一个好任务。不想让他说出来,所以就说,我在这里的任务是学习。”

  黑七认真看着凤鸣:“你没让他说出来,是不是感觉到他的任务是给你挖的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