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024章 不安分的女人
  第1024章不安分的女人

  左蔓青低头沉思了一下,这才抬头说道:“我想把我的故事告诉你。”

  唐爱莲挑了挑眉:“哦,说吧。”

  左蔓青没有再犹豫,说了起来。

  左蔓青高中毕业后,跟很多人一样,下放到农村成了一个知青。她家里成份较高,因此,就算当知青,也是属于那种不受欢迎的知青。

  她原本是属于娇娇女,在家里可以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但因为她的大伯在解放前逃台,连累了他们一家。

  平时还不怎么样,但运动一来就惨了,她的父亲被打成了五类分子,放逐到了一个小山村里,他原本就有病,小山村条件不好,他去了之后没多久,就连病带气去世了。

  她的母亲跟父亲非常恩爱,她受不了爱人去世,将丢下她的残酷事实,在她父亲走后没多久,也丢下他们兄妹,随父亲而去。

  她是自杀的。

  左蔓青因为父母双亡,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下放后,为了找一个靠山,就跟队长的儿子夏应生好上了。

  原本夏应生家里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他们嫌弃她成份不好,又没有助力,而且看起来还瘦瘦弱弱的,不好生养。但夏应生很坚持,父母拗不过他,最后还是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他们结婚第二年,左蔓青便生下了儿子,也让夫家对她的态度好了一些。

  只是,恢复高考后,她想参加高考,婆婆却怕她读了大学看不起自家,一去不回,便故意指使她做这做那。

  她不但白天要坚持出工挣工分,晚上回来,还有婆婆交给她的砍煮菜喂猪等做不完的家务。

  就连原本是由婆婆带着的宝贝儿子,也塞给了她,目的就是让她没有时间看书,无法参加高考。

  幸好,夏应生还体谅她,替她扛起了家务,又经常将孩子抱走,让她安心复习。

  最可恨的是,她考取大学后,通知书送到支书家,那老太婆去要了回来,将通知书给藏了起来。

  左蔓青恰好在路上遇到邮递员,就问有没有左蔓青的通知书,邮递员告诉她,所有上学的通知书已经送到了支书家,其中就有一封是左蔓青的。

  她去了支书家,支书告诉她,已经给了她婆婆拿回去了,她回去后就问婆婆,婆婆却不承认收到了她的通知书,最后,左蔓青就说要找支书来作证,婆婆才承认了收到通知书。

  但她却又明确地说,他们家的媳妇,不能读大学。

  夏婆婆跳着脚说:“我说你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还读什么大学,是想在大学里勾引男人吧,不许去。我们夏家,没有不安分的女人。”

  左蔓青好容易盼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怎么可能又将机会丢掉?

  她跟婆婆大闹了一场,说:“行,你们夏家的媳妇不能上大学是吧,那就是说,只要不做你们夏家的媳妇,就能上大学了!你夏家媳妇,我还不做了!”

  于是,左蔓青跟丈夫提出了离婚。

  她的男人夏应生非常爱左蔓青,自然是坚决不同意离婚。他哀求左蔓青:“蔓,我不能没有你,别跟我离婚!”

  但左蔓青实在不能忍受下去。她想回城,而对她来说,读书是唯一的回城方式,她必须读书。

  夏应生为了她,跟他娘吵架,她娘气愤地骂他笨蛋,她那样做,正是为了留住他的老婆啊。

  最后,夏应生也沉默了,他也舍不得让妻子离开。

  左蔓青很是庆幸,她当初没有将户口本迁到队长家去,还是知青的集体户口,她请一同考上大学的知青帮忙将她和儿子的户口迁了出来(当时的户口政策,孩子的户口是随母落户,母亲户口在哪,子女的户口就在哪)。

  原本,婆婆就算定了她不可能带着儿子上大学,这才将儿子塞给她,还不许夏应生将儿子下来,左蔓青到了这个时候,总不能因为一个儿子就继续留在村里不上大学,便干脆带着儿子一起上了大学。

  唐爱莲叹气:“那你对孩子他爸是个什么想法?”

  “当然是要离婚!”左蔓青毫不犹豫地说:“当年就不是因为爱而结合,而是为了找个靠山才结的婚。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基础,原本如果他不那么听他娘的话,我还能将就着过,可后来,他居然也听了他娘的话,想要阻我的路,我自然不可能再跟他过下去。”

  “他有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

  左蔓青回想,似乎他除了沉默,就没有做过什么对不同她的事。甚至,若不是有他的帮忙,她去年就考不上大学。

  唐爱莲皱眉:“就算你当初只是权宜之计,但你既然接受了他作你的丈夫,又受了他的恩惠,如今你考上大家就丢开他,人家会怎么说你?”

  左蔓青有点闷闷的:“可是,如今我们差距在拉大啊。”

  唐爱莲不理解:“以我的看法,选择一个男人作自己的丈夫,那选的就是一辈子,除非对方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否则,你就不应该轻易抛弃他。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从你的叙述来说,你的丈夫应该非常爱你。几年的婚姻,你难道就没有爱过他?

  如果你的地位高了,就把丈夫抛弃,那是不是意味着,你丈夫地位高了,也可以抛弃你呢?”

  左蔓青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丈夫地位高了,就抛弃了她,她能接受吗?

  她想了想,还是不能接受。唐爱莲说的不错,夫妻结婚,结的是一辈子,怎么能轻易就丢下另一半呢?

  “接受不了吧?那说明,你其实已经爱上了他,只是你自己不觉得而已。否则,你也不会他不同意离婚,就只是带着儿子来上大学就行了,都没有努力一下。”

  左蔓青忽然有点不好意思:“我——”

  唐爱莲见她有所触动,又问:“夏应生是什么文化?”

  左蔓青道:“他也是高中毕业。”否则,当初她怎么会轻易就跟他结婚。

  唐爱莲奇怪:“那他为什么不参加高考?”

  左蔓青低下了头:“他娘不想让我参加高考,我白天要出工,晚上回家,还把家务都塞给我做,夏应生为了帮我,就把家务事都揽过去了。他几乎没有时间复习,所以,没考上。”

  唐爱莲心中了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