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前妻

  唐爱莲忽然靠近白天玉,贼兮兮地问:“他们找的说客,可都是有条件的,跟左蔓青提的是帮助她离婚,但她实际上并不怎么想离婚,所以他们失败了。

  他们跟潘琴提的条件是帮她得到你,但潘琴很明白,爱情是由不得掺假带杂的阴谋诡计的,所以他们还是失败了。

  我想,他们一定也会找师父和你,找师父的话,估计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赶走了,但是你,我真想不清,他们能给出什么条件,怎么能说动你?”

  “妹妹。”白天玉有点不好意思了:“他们给的条件是永远让我在留在你身边。”

  唐爱莲有点无语:“你就只要求永远留在我身边?没跟他们提别的要求?”

  “是啊,只要永远留在妹妹身边,哥哥就满足了。”白天玉看着唐爱莲的眼光象海洋。

  “咱们是兄妹,难道你就对凤鸣那么没信心,不相信他能容得下你?”唐爱莲奇怪,他跟凤鸣没怎么处过吧?

  白天玉却很肯定地回答:“他就是见不得我在你身边。”

  远古时期,那只臭鸟就对他的守护者位置羡慕嫉妒恨。若不是因为他只能陪阿莲一辈子,恐怕他连他守护者位置都要夺走。

  远古前世,他们除了维护阿莲这点共同的责任之外,就只是对头,永远不可能调和。

  如果能有机会让凤鸣离开阿莲,他肯定不会放过。

  “妹妹,其实那只臭鸟——其实凤鸣也没那么好,他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你为什么一定要他呢?”

  白天玉想不通。

  唐爱莲奇怪:“哥哥,你是我哥哥,他是我现在的未婚夫将来的丈夫,你们的角色并不冲突啊。哥哥,我可不希望你对凤鸣对上。”

  见唐爱莲旗帜鲜明地维护凤鸣,白天玉认命地:“哎,我就是觉得,我妹妹这么美好,这么善良,能值得更好的男人。”

  唐爱莲心中一松,幸好,他不是对自己有意。

  她心中奇怪,她为什么会东西他会喜欢自己?他是白衣王子,可以说在校园里算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为什么自己会担心他会爱上自己?

  这一定又是缺失的那段记忆里的事,自己应该早就认识唐天玉,而不是在校园里才认识。

  她越来越想要知道那段日子到底有什么,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过她相信,总有一天,她能想起那段日子的人和事。

  “行了,你别说了,你快跟潘琴去迎新吧,别忘了我的事,注意一个叫夏应生的新生。”唐爱莲没有忘记左蔓青的事呢。

  “你认识夏应生?”白天玉有些不高兴。

  唐爱莲白了他一眼:“你真是的,你是我的哥哥,不是我的男朋友,你吃哪门子醋。夏应生是左蔓青的丈夫,估计他会在这一届考上大学,所以才让你注意。”

  白天玉的眼中顿时浮出怒色:“左蔓青为了跟夏应生离婚,答应了林家当说客?”

  唐爱莲好笑:“你不也答应了?她可没当说客,只是把这件事告诉我而已。”

  恐怕左蔓青自己也没有看清自己的心吧,她在决定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的时候,就说明了她潜意识里并不是很想离婚。

  也因此,她在跟自己叙述她的故事时,基本没有夏应生的坏话,做得最差的也只是保持了沉默而已。但她却将他顶着老母亲的骂帮他承担家务让她腾出时间复习的事记得很牢。当唐爱莲一说到他有可能成为本校的新生时,她的眼中就变亮了。

  林家自以为找到了她身边每个人的弱点,却不知道,这暴露出来的弱点,有什么根本就是主人故意暴露出来的。

  “说吧,你帮不帮?”唐爱莲抓着白天玉的手。

  被唐爱莲抓住手,白天玉耳尖发红,脸上却露出无奈的神情:“我帮,我帮还不行吗?我昨天晚上已经找过了今年新生的名单,的确有个叫夏应生的男生,今年二十六岁,专业,是针灸推拿。”

  “真的?”唐爱莲很为左蔓青高兴:“哥哥你真好!”

  她抱了白天玉一下,就跑去找左蔓青了:“蔓青,蔓青,你的夏应生真的考取了咱们校。”

  “真的吗?”左蔓青也高兴地抓住了唐爱莲,确认消息后,抱起儿子小虎举高高:“小虎小虎,你爸爸要来跟咱们一起读书了,你高兴不?”

  小虎高兴得跳了起来:“真的吗真的吗,妈妈,爸爸爸爸要来了,太好啦,爸爸要来啦。”

  左蔓青看着儿子的高兴劲,突然就感觉,自己之前一厢情愿地将儿子跟他爸爸分开来,是不是太自私了?

  看来,自己之前还真是欠考虑啊。

  “走吧,咱们去迎接你爸爸去。”左蔓青抱起儿子,跟着唐爱莲一起走出义诊楼,往针灸推拿系的报到处走去。

  原本托了负责迎新的潘琴注意夏应生,但现在已经知道了夏应生报的是钟灸推拿专业,他们自己就直接去针灸推拿系的报道点了。

  白天玉很不高兴——他也想跟着唐爱莲去针灸推拿系的报到地点,但早先答应了唐爱莲,协助潘琴迎新,只得不甘不愿地跟着潘琴走了。

  因为时间还早,来报到的人很少。见到左蔓青抱着孩子走过来,针灸推拿系的学姐便微笑着招呼:“你们好,我是针灸推拿系的朱小玲,请问你们是来报到的吗?请出示录取通知书。”

  左蔓青有点不好意思:“我不是来报到的。”

  另一位男生却眼尖地发现了唐爱莲:“咦,这位不是田园仙子吗?你也是来报——啊不,你是来等什么人吧?我是莫言深,欢迎你来我们针灸推拿系。”

  唐爱莲微笑:“你们好,我只是陪我同学左蔓青来等她丈夫的。”

  “这位左同学,你丈夫也考取了我们学校吗?夫妻同校,你们真幸福,快到里面坐吧。”朱小玲热情洋溢地说。

  “谢谢。”唐爱莲和左蔓青拉着小虎走进桌子的后面。

  “这是你儿子?真可爱,几岁啦,叫什么名字?”朱小玲明显很喜欢孩子。

  小虎一点都不怕生:“我叫夏小虎,今年十月满四岁。”

  “哟,你可真厉害,四岁就读大学了。”莫言深逗着小虎,一边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唐爱莲。

  他心中狂跳:这近距离看田园仙子,感觉更加美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