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028章 你有想我么
  第1028章你有想我么

  唐爱莲转向站在那里一直看着左蔓青的夏应生:“喂,你这个男人怎么回事,就这么看着别人欺负你的老婆?”

  “我——”夏应生终于看着左蔓青的眼光移到了唐爱莲的脸上,但只扫了一眼,又移向了左蔓青:“我没有立场。”

  他想说,她不要我了,我还能怎么样?但看着左蔓青的态度,这话又说不出来,因为,左蔓青的样子,不象要跟他断绝的样子。

  他的心在咚咚狂跳,她会是来等我吗?

  她在等我吗?

  唐爱莲气笑了:“你没有立场?亏得蔓青和小虎一直在想着你,天天念叨你,还说你去年为了支持她没有参加高考,今年肯定会参加,你若考上了,肯定会报她所就读的学校。

  因此,听说新生入校,就跑求我哥哥去查新生里有没有你,听说你报了针灸推拿专业,

  今天一大早就抱着儿子拉着我跑来这里等待你,从上等到下午,因为你一直不出现,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勉强。好容易等到了你,你居然说你没有立场?”

  听着唐爱莲的话,夏应生的眼中越来越亮:“真的吗?蔓蔓,这是真的,你一大早就来等我?”

  左蔓青抬起头,看了夏应生一眼,答了一个字:“恩!”

  但就这一个字,却让夏应生如重入水中的鱼,脸上的神色顿时生动起来:“蔓蔓,我就知道,你不是真的要跟我离婚!蔓蔓,我——”他丢下行李,就想伸手去站在桌子背后的左蔓青的手。

  只是,他的背后却伸出一只女人的手,将他的手拍了一下:“应生,别忘记,你答应了我什么。”

  夏应生脸色大变,缩回了伸向左蔓青的手,看向左蔓青的眼光也变得痛苦起来:“蔓蔓,对不起。我想,我想跟你——”

  唐爱莲连忙打断了他的话:“别着急,有话回去再说,现在你还是先把报到手续办好吧。住宿就先不用了,学校对你们这样的夫妻是有照顾的,蔓青和小虎都住在我的义诊楼,你就暂时跟蔓青和小虎住一个屋吧,也省点住宿费。”

  夏应生一听可以跟老婆孩子住一起,心顿时又猛跳起来,眼睛看向左蔓青。左蔓青点了点头:“我们住的房子是单间,蛮宽的。”

  谁知,那红衣女又马上干涉:“不行,应生你现在是我的男朋友,不能跟你前妻住一起。”

  唐爱莲终于忍不住了:“你丫的住口,人家还没有离婚呢,你一口一个前妻算什么事?没见过抢人老公还抢得如此理直气壮的,你想要男人,等他们离婚你再去要吧。人家现在还恩爱着呢。

  小玲,麻烦你帮夏应生同学办一下入学手续。蔓青,带上你老公和儿子,咱们先回义诊楼安顿去。”

  朱小玲很仗义地说:“行,我帮夏应生同学把手续办好,你们夫妻就先回去安顿吧。”

  红衣女子见一路相伴而来的男人到了学校就被“前妻”抢走,而夏应生居然不作反抗就跟着左蔓青走,心中郁闷得想要吐血。

  她大叫一声:“夏应生,你若是敢走,我就马上打电话给我妈妈,让我妈妈去找你妈妈算帐!”

  夏应生顿时停住了。

  红衣女子见夏应生站住,以为自己的话拿住了夏应生,马上得意起来。

  “应生,她今年春为了上大学,都跟你妈闹成那样,你怎么还能要她?她根本就看不起你,嫁给你也不过她作为下放知青想要你家给她庇护罢了,否则,以她家的成分,她怎么能够安然无事?”

  夏应生听到红衣女子的话,心中顿时泛起一股苦涩之意。

  他早就知道,左蔓青并不是真的爱他,仅仅是因为她无依无靠,想找个靠山才答应嫁给他。但哪怕她嫁给他不是本意,他得到了她,也感觉满足了。

  他只想宠着她,给她关爱,让她过好日子。但是,他往往做不到,因为,他的母亲不喜欢她。他只能尽自己所能地帮她。

  恢复高考,他比任何都想考大学,但是,当他发现,他的母亲故意为难她,她白天出工,晚上还被塞了一大堆的家务,他明白,那是妈妈想让她上大学。

  他忍痛放弃了考大学,选择在后面默默地支持她,顶着母亲的白眼,硬着头皮做着家务。将哭喊的儿子抱开,让她复习。

  她考上了,他为她高兴,却也为自己悲哀,他知道,他很可能失去她了。

  他妈妈所做的一切,包揽藏起她的录取通知书,他不能谴责,因为他知道妈妈其实在以她的方式为他好,否则,妈那么讨厌她,应该是随她考上大学走才对。

  妈甚至任由她带走了自己的心头最爱——孙子,就想着让孙子拖着她,让她不能安心读书,再回来做个安分的夏家媳妇。

  但他也有自尊,他奋发努力,他要报考她所在的大学。

  只是,他好容易考上了,债主却找上了门,为了还债,他不得不接受了母亲娘家远房表妹的帮助,条件是,让夏应生跟左蔓青离婚,娶远房表妹的女儿秦水岸,否则,就必须双倍还钱。

  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妈妈答应了。

  秦水岸得知夏应生要上大学,上的还是他“前妻”所在的大学,便干脆跟了来,反正,现在的夏应生用的是她家的钱,带上她也是应该的。

  他不想带她,因此躲了出去,谁知道,他无论怎么躲,都无法躲开这个秦水岸,最后,他再躲下去就错过报到时间,只得出来上车,结果,被秦水岸向牛皮糖一般沾着来了。

  原本,他以为妻子心中没他的位置,但此时,他却发现妻子竟然在想他,难道,是距离产生美,妻子离开了自己,然后才开始思念自己?

  但她为什么,一直都没有给自己写封信呢?

  他探究地看着左蔓青:“蔓蔓,你这半年,有想我么?”

  他的话音刚落,小虎已经马上回答了:“妈妈当然想你,我有好几个晚上醒来,都发现妈妈在偷偷地哭呢。妈妈一定是想爸爸了,就跟我一样——不对,我才不哭呢。妈妈想爸爸了就躲在被子里哭,我想爸爸了,就站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