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029章 借条换男人
  第1029章借条换男人

  左蔓青顿时被儿子的话闹了个大红脸:“小虎,你屁屁又痒痒了?”

  小虎连忙用双手捂住小屁屁,用控诉的眼光看着妈妈。

  夏应生被儿子吸引了注意力:“站桩?”

  “是啊,师父说,站累了,就不象妈妈那样想爸爸想得哭了。”小虎说。

  夏应生没想到,妻子居然想他想到哭?真的假的啊?难道,他一直误会了妻子,妻子心中,其实是有他的?

  “真的吗?蔓蔓?”他惊喜地看着妻子。

  左蔓青红着脸,见夏应生固执地想要一个答案,想到唐爱莲说过的话,便点了点头。

  夏应生顿时狂喜:果然是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啊。他终于等到了妻子的爱意。

  “那,你为什么半年都没有写信回去?”夏应生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我,我也是来了以后才知道自己的心。”她的话越说越小声:“我怕你笑话我,明明跟你说了离婚,又——”她飞快抬头看了丈夫一眼,又低下头:“想你!”

  夏应生见妻子当面承认了心中有他,兴奋地将抱着儿子的妻子一起楼住了:“谢谢,谢谢你,蔓蔓。”

  左蔓青却看向了秦水岸。

  秦水岸见他们夫妻和好,也是气啊,她不惜千里追夫而来,可不是看他们***恩爱的。

  她恶狠狠地说:“应生,你应该知道,从一开始,你妈想要的媳妇就是我,而不是这个有着海外关系的左蔓青。她跟你结婚后,一直安分也就罢了,居然还想着回城,招工招干没份就想通过上大学回城,这样不安分的媳妇,你难道就不怕,她有早朝一日给你戴绿帽子?”

  她又看向左蔓青:“你以为你跟应生结了婚就万事大吉了?你以为考上大学你就能安心回城了?告诉你,你想都别想,你要么老实回去当夏家的媳妇,要么,就将夏家媳妇的位置给让出来!”

  “呵呵。”唐爱莲好笑了:“左蔓玉安不安分,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让左蔓青拔夏家媳妇的位置给你让出来?你凭什么管人家夫妻房里的事?”

  “凭什么?就凭他们家欠了我六百块钱!”秦水岸说。

  夏应生愤怒:“我妈明明只借了你们三百块钱。”

  秦水岸得意地:“借的时候是三百块没错,但如果你没有按照你妈承诺的娶我,就得还给我六百块钱。”她扫了左蔓青一眼,又说:“在他没有还给六百块钱之前,我必须跟着他!”

  六百块钱!

  左蔓青脸色惨白,身体摇摇欲坠。六百块啊,不是六块,六十块,而是六百块!

  还不出,就要拿她的丈夫抵!

  唐爱莲眼珠一转:“六百钱?夏应生,你妈为了六百块就把你卖了,难道你只值六百块?不过,不就六百块吗?我当是多大事呢,蔓青,我借给你!”

  左蔓青眼睛一亮:“真的?”但转眼又担心:“可我近期怕是还不起给你。”

  唐爱莲切了一声,拿出六百块钱:“你是我徒弟的妈妈,讲钱伤感情,你拿去,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

  左蔓青连忙拿出笔:“我写个借条给你。”

  却不想,她刚要写借条,却被一只手蒙住了,抬头一看,蒙住她手的人正是她的丈夫夏应生。

  “蔓蔓,孩子他妈,这张借条,理当由我来写。”

  夏应生看着左蔓青的眼中有着不容反抗的意志。左蔓青看着丈夫,非但没有觉得不舒服,反而感动得落泪:她的应生,始终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她怎么能够错过?

  “无论谁写,我们一起来还!”她说。

  夏应生听着妻子的话,心中对妻子半年没有音信的最后一丝怨气也消除了。妻子愿意跟他共患难,说明她是真的爱上自己了。这比什么情话都能让他感受到妻子的情意。

  如果秦水岸知道,正是她要求还钱,让眼前这对妻子冰释前嫌,不知道会怎么想?

  唐爱莲原本没想要左蔓青写借条,但听到这个男人说要自己写借条,她顿时另有主意。

  “行,你写吧,你身上没钱,反正要用钱,要不,你干脆写一千块,我给你一千块,你还了六百,还能留下四百块。你们一家三口在这里,总得花钱。”

  夏应生点头:“行,谢谢你。”他刷刷刷写下一张一千块钱的借条递给了唐爱莲。唐爱莲给了他一千块钱。

  她的戒指里有二十多万现金,拿一千块钱出来自然小意思。

  只是,当夏应生要把钱递给秦水岸的时候,左蔓青却拦住了:“且慢。”

  秦水岸也正在矛盾呢,能得到六百块钱,她自然是高兴的,但放弃了夏应生,她又不甘心。听到左蔓青叫停,她不屑地:“怎么,舍不得花钱,那你就把你男人让给我吧。”

  朱小玲和莫言深都看着这个女人,感觉这个人的脸皮还真是厚得可以。居然直接让别人把男人让给她!

  “谁说我要把男人让给你?我的男人,他只属于我,而且,他是人,不是货,你说让就能让吗?”她从自家男人手上拿过那六百块钱:“你想要钱,可以,把借条拿来。”

  “什么借条?”秦水岸睁大眼睛看着她。

  “呵。”左蔓青不屑地看着秦水岸:“别告诉我,我婆婆借了你家的钱,没有给你们家写借条?没有在借条上写明,如果我家男人没有跟我离婚,就必须双倍还款?”

  秦水岸有点晕:借条当然有,但是,只有一张一百块钱的借条,而且,是夏应生父亲生前写的借条。上面自然也没有写上什么双倍还款的话,那只是她妈跟夏应生的妈口头说了一下,并没有写到纸上。

  左蔓青眼睛一眯:“别告诉我,你手中其实并没有借条?是不是,我婆婆根本就没有借过你家的钱?”

  秦水岸忙说:“借了借了当然借了,要不是我妈借给她钱,那雷老虎能放过她?”

  “雷老虎?”左蔓青奇怪了,看向夏应生:“我们什么时候向雷老虎借过钱?”

  夏应生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拿的是我父亲生前的借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