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凤鸣来了

  唐爱莲其实在那人使出禁固灵魂之术,迫使她的意识回守识海之时,感应到危险的她就已经冲破了记忆封印。

  探到自己识海里的执念核心还在,想到自己这次消除执念失败,她心中是非常愤怒。

  唐爱莲没有急着将意识掌控身体,而是继续伪装成魂力被禁固的样子。

  实际上,她被那人禁固的,只有她之前没有封印部分的魂力,她绝大部分的魂力并没有被禁固。

  对方只是一个筑基期的邪修,自己的灵魂能量有限,以为禁固了唐爱莲的所有灵魂能量,掌控了她的灵魂,便放心地带着唐爱莲飞行。

  她想要看看,对方到底要将自己带到什么地方,是谁,在操控了这次劫持。

  她最先想到的是林家,但,当这个邪修要吸收自己的修为时,她就知道这人不是林家派来的了,因为,林中坚之所以非自己不可,就是因为他看得出自己身带修为,身体能承受他的能量冲击。

  如果这人是林家派来的,绝对不会吸走她的修为,因为,她成了普通人,也就不再是林中坚的绝配。

  因此,这人不可能是林家派来的。

  不是林家,那会是谁呢?

  何冰吗?

  何冰只是个普通人,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请得动修仙者,在这一界,因为金丹期以上都会被请到了修真界,象唐爱莲和凤鸣这种,都是被封印了元婴,才能留在这一界。

  因此,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在这一界已经算了有点了不起的高手了,一个凡俗界的世家,绝对指挥不了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

  因此,唐爱莲虽然想到了何冰,又将她排除了。

  既然无法猜到是谁要抓她,她也就干脆继续装晕,让这打劫者继续带着她飞行了。

  飞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唐爱莲发现,她被带到了一个小山村。

  小山村的后山有一个山洞,唐爱莲被直接带进了山洞。

  “严真人,人带回来啦?”一个声音响起。唐爱莲大吃一惊,这个人,还真是何冰。这个时候,何冰不应该正在学校吗,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个劫持她的人是何冰请的?

  唐爱莲很肯定,何冰是一个凡人,所以,她实在的是奇怪,一个凡,怎么可能让一个修士为她所用,而且,还是一个筑基修士?

  还有,只有结丹期的大修士,才能称为真人,这个人明明只是个筑基修士,哪里就能称真人了?

  “你所承诺的灵药呢?”筑基修士说话很直接。

  唐爱莲忽然又感觉这声音也很熟悉。

  她初见他睡在治疗室的床上时就感觉熟悉,现在听到他说话,还是感觉熟悉,难道,自己见过他?

  唐爱莲在记忆中寻找,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个人,她前世见过。

  前世,她的兴农公司有一个花园,专门种植各种花卖,她有时也收一些野生的兰草之类的植物,种花之后放在花店里卖。

  有一次,有人拿了一株在山上挖的不认识的花草去卖给她,她一见便喜欢上了,刚要收下,便有个男人过来,丢下十块钱便将花草拿走了。

  她当时只说了一句:“喂,你讲不讲理?”结果,那人一脚就将她踢了出去,她当场吐血,他却连看都不不看,带着花草走了。

  她前世身体那么差,干活拼命透支是一个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被这个男人踢的那一脚,伤了心脉。之后,她的身体就一直带病,到死都没好过。

  看来,今天她可以连前世的帐一起算了。

  “我不是已经把我家里得到的那株灵药给你了吗?”何冰有点不满地说。

  唐爱莲明白了,何冰不是能让筑基修士为自己所用,而仅仅是拿出了筑基修士看重的一株灵草。

  “那一株灵药不够!”那人的声音带着冷意,将凑到跟前的何冰轻轻一推,便将她推了个狗吃屎。

  何冰被推倒在地,嘴唇叩在地上的石上弄破了。她何冰生来富贵,什么时候被这样轻贱过?

  她眼中现出怨毒之色:“明明之前我们约定了,我把家里的灵药偷给你,你就把这个贱人送来给我,你怎么又变了卦了?”

  “可你没说,她身边还有不止一个先天之上的古武高手。”严真人说。

  他感受得出来,那个坐诊的男子,气息非常强大,最少是先天之上的高手。他庆幸自己跑得快,也幸亏那个老家伙不能飞空,要不然真跟对方面对面打,他肯定打不过。

  另外,后面追的家伙气势更加强大,要不是他动用了最后的两块灵石加持,他都不敢说能跑得脱。

  “为了劫持她,我今天消耗了最后两块灵石,你必须再拿出两株灵药,才能补偿我损失的灵石。否则有什么后果——你知道的!”

  严真人的口气里带着满满的威胁。

  何冰沉默了一下,才说:“她身上也有灵药。”

  见严真人诧异,她指着唐爱莲:“我调查过,她出诊的诊金是一万块钱起步,那是因为,她只要出手,就没有治不好的病,而她之所以能将人治好,就是因为身上有灵药。”

  “最好如此,否则,你若是骗了我,你会承受不起后果。”那人将唐爱莲的身体放下,便想要搜身。

  “我来吧。”何冰抢身上前,就要搜唐爱莲的身。

  唐爱莲知道,她必须醒过来了,否则,身上的东西就真有可能被搜走了。恨她入骨的何冰过来搜身,肯定会对她身体造成伤害。

  只是,她要将意识掌控身体时,却发现,她居然无法掌控。她大吃一惊,这是什么邪法?

  不过,已经恢复记忆的她自然还有别的方法保护自己。

  她身上原本就戴了护身玉牌,之前被严真人偷袭成功,是因为她自己先抓住对方的腕脉替他诊脉,又将灵气输入对方身体,玉牌已经将对方认同为“自己人”,这才没有启动,被对方禁固了灵魂能量。

  但此时,她记忆已经解封,哪怕没暂时没有办法掌控身体,但冲开封印的念力却是可以用的。

  她的念力刚刚出体,就发现何冰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她的眼中,看向唐爱莲那天仙般的容颜,露出满满的恶意。

  很显然,何冰打算毁了她的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