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039章 给面子不要面子
  第1039章给面子不要面子

  唐爱莲蹲下抱起小虎,念力一扫就发现潘琴并不在义诊楼,难道,她心虚了?

  她扫了众人一眼,问道:“潘琴呢?”

  “潘琴说她今天晚上不来了,她还说您今天不会回来呢。”余问仙皱着眉头看着唐爱莲:“唐姐姐,我总感觉她今天有点奇怪。”

  当然奇怪!

  唐爱莲今天从图书馆回来,还是潘琴说师父叫她回来,她才跑回来的呢。她从身外化身那里已经了解到,它根本就没有让潘琴去找自己回来。

  也就是说,潘琴骗了她!

  她为什么要骗她回来?她受了谁的委托?

  她的念力扫过整个学校,潘琴居然不在学校。她又将范围扩大,终于在楼外楼发现了潘琴。

  此时的潘琴,正坐在一个桌席面上,跟一帮人谈笑风生。

  唐爱莲越看越有气,她是不是都忘记了,她坑自己的事?

  她很想过去质问她,为什么要出卖我?但念力一扫,就发现门口已经来了两个人。这么晚了,这些人来干什么?

  再一注意,就发现这两人居然穿着蓝色的制服。

  我去,这两人是公安!

  唐爱莲心中暗叫奇怪,前世,从来没有公安找过她的麻烦,为什么,这世从小就小有公安找上门,长大了,依然不断有公安找她,难道,这就是修炼带来的后果:招黑?

  她将小虎送到左蔓青怀中:“抱孩子上楼。”然后走了出去。

  一个领头的三十多岁男人严肃地问道:“你们谁是义诊楼的主人?”

  白天玉已经迎了出去,站在大门口,看着几位公安:“我!”

  唐爱莲刚要走出去,听到白天玉那么说,眉头一皱:这白天玉搞什么鬼?

  不过这房子是他的,他要说义诊楼是他的,也没说错。

  但那公安却是不信:“哼,可我听说,这义诊楼是个女学生开的。”

  白天玉奇怪:“我们这里不过是组织的长期义诊活动,又不收钱,哪来的谁开谁办的?不过,这房子是我的,为这里提供药物的也是我,其他人不过是我组织来给广大人民群众作义诊罢了,有男有女,你说的女学生,不知道是指谁啊?”

  “真是你开的?”

  “如假包换!”

  “很好,我是朝阳区公安局刑侦科的廖科长,有人反应你们这里无证行医。请你们跟我们到公安局配合调查!”

  “谁说我们没证?”

  白天玉不知从哪拿出了两个行医资格证:“睁大你们的狗眼瞧瞧,这是什么?”

  廖科长接过白天玉手中的证件:“王竹杆,唐青云?谁是王竹杆,谁是唐傀儡?”

  他心中暗喷,哪有人取名为傀儡的。

  老王和“师父”站了出来:

  “我是王竹杆。”

  “我是唐傀儡。”

  廖科长看了一眼老王,就转向了“师父”,这个傀儡,还真是有些仙风道骨呢。

  只是,这两个都不是他要抓的人啊。

  “不是说,你们这里主要是一个女学生负责吗?让她给我出来。”

  白天玉挺身而出:“负责人都站在这里了,你怎么还要找负责人?”

  廖科长狠狠地瞪着白天玉:“我说你捣什么乱?这里平时明明是一个叫唐爱莲的女学生负责。实话告诉你吧,你们义诊楼治死了人,这是有人告到我们公安局了,我们才能抓她的。快把她交出来吧!”

  “不可能!”老王大声反驳:“我们这里又不收重病号,只是治些头疼脑热的病,还都是欢蹦乱跳的回去了,怎么可能死得了人?”

  唐傀儡也冲了上来:“我们这里每天治疗一百人,哪一个不是好好的?你们说说,治死了哪个?说出来,我们去看看。”

  廖科长有点为难,说义诊楼治死了人,那只不过是上面交代的时候说的,就只为了将唐爱莲带走,他哪知道死了什么人?

  “这个,到了局里就知道了。”

  唐傀儡冷笑:“到了局里就知道?这么说,你们来抓人,根本就是无凭无据?还有,你们来抓人,拘捕证呢?”

  拘捕证?廖科长没料到抓个人这么麻烦,平时他去哪个单位抓人,还不是开口就有人把人送到面前让他抓?

  这里,居然还要什么拘捕证?

  唐爱莲心想,自己猜对了,对方果然没有拘捕证。

  “没有拘捕证,你们就想抓人?你们当现在还在运动的时候啊,可以随便乱抓人?”唐傀儡大声喝道。

  可惜,之前因为唐爱莲被劫持,唐傀儡和老王联手,快速看完了今天的一百名病人,而此时已是黄昏,没有病人在。

  否则,病人们肯定会为他们“申张正义”。

  左蔓青等人也涌了出来。

  “是啊,无凭无据,你们怎么能抓人?”

  “公安就了不起啊,公安是保护人民群众的,不是搞打砸抢随便抓人的。”

  “就是,我们这里是义诊楼,给广大人民群众免费看病的地方,你们没有证据胡乱抓人,别给公安抹黑。”

  白天玉站在最前面:“听清楚了,廖科长,第一,我们不是医院,要营业收费,我们这里为中医药大学的学生理论跟实践结合学习的地方,搞的义诊楼,不不收重病,不营利,就算偶然用药,用的也只是中成药,怎么可能治死人?

  第二,就算你说有人告状,总得让我们知道,是谁在告状,死了谁?这又不是反应领导干部的问题,要替举报人保密。

  第三,你说我们义诊楼治死了人,是哪个医生治死了人?总不能一个医生出问题,你就把我们全部医生都抓走吧?”

  白天玉一边说,一边将威压散发了部分出来,压下廖科长。

  廖科长一嘴巴都苦了。这些刁民,怎么就这么难搞呢?

  廖科长正为难时,他身后一个中等个子的三角眼公安站了出来:“治死人的医生是唐爱莲,你们快把唐爱莲叫出来跟我们走,否则,我们就要上楼去抓人了。”

  白天玉猛地转向他,压力也瞬间压向他:“你说什么,唐爱莲治死人?你撒谎,唐爱莲这段时间都没有坐诊,你居然说唐爱莲治死了人?可见,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有人告诉而来,你们就是想要抓唐爱莲的对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