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说服金喜

  r国到底在华夏掠夺了多少黄金?因为华夏国黄金分布于普通家庭,这个数据,谁也无法。但有人过,二战时期,华夏民间有近十亿两黄金消失了。

  在亚洲掠夺的黄金失窃的消息传开,r国的最高当权者大怒,下令无论是天上还是海上都进行戒严了,但他们想要堵的“大盗”已经进入海中离开了。

  仅仅一个晚上,唐爱莲就搜罗了一万多箱山本一郎从华夏搜罗的金银财宝及古玩字画以及r国侵略华夏时期从华夏掠夺的二千多吨黄金,天亮前,她已经回到了h市中医药大学。

  这一世,r国还能在八十年代大量抛售黄金吗?

  天一亮,唐爱莲就去了图书馆看书,并在馆里留下来了借阅登记。谁也不知道,她昨天晚上还在r国掀起悍然大波。

  而此时,b城的简家,却因为唐爱莲而闹了起来。

  这天,正在读初中的简金喜金金春刚刚走出校门,就被一个中年男人给拦住了:“你好,我是你们表姐的朋友,想跟你说几句话。”

  简金喜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我不要紧,这样吧,我请你们到那边小饭店吃个饭,我们聊一些跟你们的前途有关的好事。”

  简金喜想了一下,说:“行。”

  简金春拉了一下姐姐:“二姐,妈妈说过,不要跟陌生人说话。”

  “我不是坏人。”中年男人连忙拿出自己的证件:“给你们看看吧,这是我的证件。”

  简金喜拿过证件一看,眼睛就亮了:“原来是申团长。行,我们就到那边饭店里坐下来谈谈吧。大弟你回去告诉妈妈一声,我晚一点回去。”

  金春看了申屠的证件之后也放心了。自己爷爷是军人,自然是对解放军心有好感。

  “行,那我先去接金秋回去了。”金春说着便先走去接还在读小学的弟弟去了。

  这个时候,犯罪率很低,他一个十三岁孩子并不怕什么。

  弟弟走了之后,金喜才跟申屠都了旁边的国营饭店,要了两碗面条。

  “你有什么事,说吧。”

  金喜来到b城三个年头,已经十五岁了,之前本已辍学三年的她又能上学,她非常珍惜好不容易得来的读书机会。因此,只上了一年高小,就进入了初中,如今跟弟弟一起读初二,明年就可以上高中了。

  三年不到的时间,从一开始被人欺负的“乡巴佬”,到高官家庭的红三代,她已经完全完成了华美的转变,很适应如今的身份了。

  “你表姐在h市中医药大学读书你知道吧?”

  “知道。”

  对于表姐,简金喜是感激的。毕竟,是她找到了自己一家,将自己一家从贫困之中带到了犹如天堂的b城军区。

  “林家你知道吧?”申屠紧盯着金喜。

  “林家?是林玉成家吗?”金喜所在班的班长叫林玉成,总是很严肃的样子,长得很漂亮,但几乎全班同学都在巴结他。

  听说,他家里也有人当大官,不仅如此,他家还很有钱。如果说,他们班上最有地位的人是谁,那就是林玉成了。

  “林玉成只能算林家的旁支子弟。”

  申屠给简金喜普及了一下十大家族知识,简金喜的眼界豁然开朗,原来,这世上的人还分三六九等,她原来只是在最底层,现在的她因为爷爷,已经属于上流社会的人。将来也有机会嫁入上流社会,甚至世家之中。

  “但是,现在你爷爷已经快要退休,但因为你爸爸从小失落在外,没能得到培养,无法接你爸爸的班,而你们姐弟四个又太小,也无法接班,因此,如果你爷爷一退休,恐怕你们家的地位就要直降而下了。”

  申屠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简金喜的表情。

  简金喜之前一直在社会底层挣扎,好容易过上好日子,在班上虽然不是一呼百应,但在她被欺负之后,故意暴露自己爷爷的官职时,众人对她态度的改变,让她很清楚,如果她爷爷退休,她的地位也会随之降落。

  她不想爷爷退休,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爷爷能不退休就好了。至少,等待自己有了工作之后再退休。

  简金喜顿时感觉失落起来。她不要象姐姐一样,在希望园里当个阿姨。

  “我有办法,让你爷爷不但不用退休,还能更上一层楼。”申屠适时抛出了诱饵。

  “你说什么?”简金喜猛然抬头。她以为她听错了,爷爷不用退休?

  但她马上又苦笑了:“你骗我的吧?年龄一到,哪个能不退休?”她爷爷原本早就该退休了,后来因为官职升了,才没有退休,可现在,爷爷的年级已经到了他现在的官职必须退休的年龄,哪能不退休呢?

  “呵呵,如果他马上提拔,就可以延长三年。而有了这三年,他可以做很多事。”四屠笑眯眯地看着简金喜。

  按理,他应该直接去找简大钟才对,但是,他了解,简大钟是个直性子,而且非常维护唐爱莲,如果直接去找他,他肯定将他赶打出来。

  因此,他在研究几天之后,找上了简家这几个子孙辈当中最“通透”的孩子金喜。十五岁多十六岁不到的女孩,正是判逆时期,但她却是最讨人喜欢,简大钟在两男两女四个孙子女当中,最喜欢的也是她。因此,他才找了她作为突破点。

  看着这个不断转着眼珠的女孩,他心中很是满意:这果然是个通透的女孩。十三年的社会底层生活,让她学会了察言观色,三年不到的b城生活,让她学会了为自己考虑,也变得越来越善于隐藏自己,讨好别人。

  但她再聪明,也不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果然,简金喜在低头转了一阵眼睛之后,抬头看向申屠:“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天下白吃的午餐。这个人开口就说能让爷爷上一级,她不信不需要付出代价,如果这代价在她能承受的范围,她愿意付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