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送礼打脸

  见妈妈开口要说话,花想容连忙又抢着说:“不要说什么他能救到我是他的荣幸,他当时若是不救我,我可就被几个流氓给那啥了。”

  花妈妈叹着气:“容容,报恩有很多方式,并非只有以身相报,若是你以身相报了,那他不也成了流氓了,只不过,从几个人换成了一个而已,从一次换成了一生而已。”

  “妈——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我跟爱文,那是两情相悦。”想容生气了。

  花妈妈反而笑了:“既然是两情相悦,那就别说什么救命之恩。报恩有很多种,比如,我们可以给他钱,但最不能做的就是以身相报,因为那样会让感情掺杂了别的东西。”

  “掺杂了别的东西?”花想容不解:“我们就因为他救了我,我感谢他,然后我们认识了,他喜欢我,我喜欢他,怎么会掺杂什么别的东西呢?”

  花妈妈苦口婆心地:“容儿啊,妈是过来人,这爱情跟婚姻,很多时候是两回事。爱情不能当饭吃,可嫁人却是再投一次胎,第一次投胎,你自己不能选择,可这第二次投胎,却是可以选择的。

  你以后的日子过得好不好,就看你嫁人嫁得好不好。所以,这个爱情,只可以玩一下,却不能不能因为爱情而盲目嫁人。

  不说别的,他现在上战场了,你知道他能不能回来?就算回来了,你又知道他会不会落下残疾?就算没有落下残疾,他身体会不会留下暗伤,这些都是影响你一辈子幸福的事,不能盲目因为爱情就一头撞进去啊。”

  花想容觉得跟妈妈就说不到一起去,她干脆嘟着嘴说:“妈,我不管,反正我不相亲。你要是不让我嫁爱文,我就一辈子不嫁!”

  花妈妈伤心了。

  真是儿大不由娘啊,女儿从前是她的小贴身小棉袄,现在,有了男朋友,就跟她离心了。是不是以后结婚了,连娘都可以不要了。

  花妈妈想着想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花想容一见就急了,连忙扑上去抱住妈妈:“妈妈你怎么啦?你怎么哭了?”

  花妈妈一把推开她:“你理妈妈做什么,你都不管妈妈伤不伤心,要气死妈妈了,还来找妈妈干什么?”

  “妈妈——”我不是你听你的话,只是,我真的很爱爱文啊。

  花妈妈见女儿神态,连忙说:“容容,你就不想想,妈妈都是为你好啊,妈妈不是让你找个大富大贵之家,但起码,得门当户对啊。

  那个唐爱文,他好象是从农村来的吧?难道,你以后要到农村去过苦日子,侍候他的农村老太婆?”

  “妈妈——”想到要去农村过苦日子,侍候农村老太婆,花想容还真有些做不到。

  “可是,我爱他啊。爱文现在都已经是连长了,我们可以把他的爹娘接出来啊。”

  “接出来,你有钱吗?”花妈妈问道。

  有钱,她能有多少钱?

  “你没有钱吧?没钱你们吃什么?到时候,还不是去农村过苦日子,屋里左边一泡鸡屎,右边一泡鸭屎,说不定,出门还踩到狗屎,喂猪的时候还会踩到猪屎——”

  花妈妈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听到“噗”的一声笑喷声。

  母女两人抬头,就看到一个美如天仙般的女子站在门口。

  花妈妈问道:“姑娘,你找谁?”

  这个人自然是唐爱莲了,她也是忽然想到花想容,然后就启动了她留下一点念头,就那么听到了母女两人的话。

  她就想着,阿文应该没有告诉过花想容自己家的背景,因此,她妈妈才一直将唐爱文当成了一个农村兵。

  但哥哥不说,她又不能戳穿,想到那个花妈妈居然将自家看成没钱只能过苦日子的小农民,想着要怎么才能打她的脸,让她知道,自家要比她家还富一千倍一万倍呢?

  有了,她不是嫌哥哥穷吗?她干脆便拿钱、不拿宝贝,拿黄金砸死她!

  说到便干,唐爱莲收拾了一套玉首饰,一套金首饰,一套银首饰,一些珍珠项链,几十根健儿条出来。然后开始选首饰盒。

  普通首饰盒肯定不行,达不到效果,选来选去,唐爱莲选准了一个元朝宫中的金包红木首饰盒,将选出来东西装起。

  但马上就发现,这个首饰太小,那些东西装不下,最后只好少装了一下,这才带着首饰盒飞向花家。

  反正是晚上,也没有人注意。在学校的家属区,找个僻静的地方也容易。

  顺着念头来到未来嫂子家门,刚好听到花妈妈说的那些话,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此时,花想容自然认出了唐爱莲,只是奇怪,她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阿姨,我是来找你女儿的。不过,我想纠正你的说法,我们农村没有你说的那么脏,家里不会有鸡屎鸭屎,猪屎也不会跑到猪圈外。狗是很聪明的,它们不会跑到家门口拉屎,而是会跑到偏僻隐敝的地方拉。农村人大部分都很纯朴,很好相处的,不生病的时候,也不会要人侍候。”

  “你是——”花妈妈有点恼火,这个姑娘一来就顶她的话,实在太没有礼貌了。但她自诩出生书香门第,最是讲究面子。因此,也不好直接批评。

  花想容一见到这个姑娘,脸上居然红了一下,忙说:“妈,她就是爱文的妹妹唐爱莲,正在读h市中医药大学呢。阿莲,你怎么来了?”

  你不用上课吗?

  “爱文的妹妹?”花妈妈看着落落大方的唐爱莲,容貌倾城,气质高洁,哪里象个农村姑娘?

  妹妹长成这样,恐怕哥哥也差不到哪里,难怪,难迷到自己的女儿。但农村人就是农村,无论怎么样,她都不会让女儿嫁到农村。

  花妈妈看唐爱莲的眼神很不善:“姑娘,你来干什么?”

  “我哥哥想给他的未婚妻送一些礼物,结果部队招得太急,他来不及送,就让我帮他送来了。”唐爱莲拿出那个首饰盒:“喏,就是这个首饰盒,里面有很多好宝贝,都是我哥哥为她的未婚妻收集来的,未来嫂子,我现在就交给您啦。”

  花想容没想到,唐爱莲来居然是给她送礼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