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潘琴后悔

  唐家三人同时升职,自然是有人看不过意,说是不该一家三人都升。特别是林家在部队的那位大佬林占彪,对此非常不满。

  唐大龙上战场之前,就差点升了师长,被他给打压了下去。可没想到,人家打仗回来,居然又给升了上去。

  只是,简大钟留下的人脉依然在,那位领导直接怼了上去:有本事,你也打仗去,你也立功去!最关键,你也成为突破成为先天高手去!

  唐家这升官的三人,可都是先天高手。

  不过,这句话,那位首长没说出口。

  唐家三个先天高手,还都进了部队为国效力,还同时上了战场立了功,就因为他们是一家人,就不能同时升级,这是什么道理?当初人一家三口人上战场为什么没人说?

  花家听说唐爱文立功归来,马上升了团长,又在唐爱文口中得知了他父亲是师长,外公是虽然退休,但退休前是副司令员,唐家在他们眼里,已经从农村兵升级到了军事世家,哪里还有意见?

  唐爱莲听着哥哥打来的电话,心中乐滋滋的。

  “阿莲,谢谢你送给你嫂子的礼物,那个,要多少钱,哥哥还给你。”

  唐爱莲好笑:“哥哥,那一首饰盒的礼物价值至少在百万以上,你还得起吗?”

  实际上,她说少了,光那帝王绿手镯,都至少价值几百万。如果到后世,价值几千万都是算少的。

  “什么,那么贵啊,阿莲,你——”爱文有点口吃了。

  唐爱莲笑得很欢快:“哥哥,是不是觉得有点压力啦?”便将当时送礼的情况说了。

  爱文没想到,自己上前线的时候,女朋友家里居然压着女朋友要她相亲!

  唐爱莲见爱文久久不说话,以为他担心自己拿出的东西过多,便说:“你放心,这是我师父给的,以后会从你在大旅游的时候收集的那些东西里扣,你自己心中有数就是了。”

  唐爱文又是一惊:“那些东西,你师父不是给钱了吗?”给了钱,自然不属于自己的了,哪还有自己什么事.

  “傻瓜哥哥,那些东西给师父,师父只是帮我们保管而已,以后,咱们开家珠宝古玩店慢慢卖,给嫂子的那些,不过是零头而已。所以,你就放心吧。”

  唐爱文这才放心了:“我就说嘛,你哪来的这些宝贝。还有那些金条,你怎么给了那么多,我听容容说,现在金子都涨价了,每根金条价值大约一万呢,十根金条就是十万,所以,她妈让容容问,你送的是不是聘礼。”

  唐爱莲一听哥哥的话就明白了:这个花妈妈表面上装成鄙视铜臭的书香门第闺秀,实际上却是贪得无厌呢。

  唐爱莲叹口气:“哥哥你傻啊,你若说不是聘礼,那等你送聘礼的时候,就得送比那更多的财宝。不是我们送不起,而是不想送得太多引人注意。

  你不如就直接告诉她,这就是聘礼。本就应该亲自去给的,因为要上战场来不及给,怕自己在战场上有个三长两短的,就让妹妹帮送了。”

  放下电话,唐爱莲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黄金!

  这个时候,黄金的价格大约在1盎司两百多美元,等到1980年的元月,将升到850美元。

  如果这个时候能大量买进黄金,是不是就意味着能大赚一笔呢?

  但唐爱莲想想也就丢开了。因为,一来,买黄金不易,二来,有那个钱,还不如多投点到r国股票市场呢。那个,可比黄金涨价还快呢。

  于是,她马上将这点买黄金的念头拍死了。

  买黄金的事不做,但卖黄金,却是要开始准备了。她可是带着大量黄金的啊,今年底开始不抛售,明年也一定要全部抛售了。

  过了这个机会,黄金就要进入长达十几年的低迷期了,

  当然,最好是在1980年的元月抛售。她记得,前世在1980年元月,金价达到634美元,元月21日达到850美元。之后,就一路下跌,当天就跌了50美元。到了1985年,更是跌到了300美元!

  所以,她必须马上通知徒弟们,将手上的黄金在1980年元月21日之前全部抛出。

  恢复记忆之后,唐爱莲知道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理论联系实际的学习,而且,身外化身坐诊所获得的经验,也照样能分享给本尊。

  因此,她把更多时间用在了在图书馆读书或是修炼上了。而义诊楼那里,就基本上交给了身化身身和老王,夏应生左蔓青余问仙打理。

  至于潘琴,发生上次的事后,唐爱莲就将她开除了。不过她也没有多怪她,因为,不是她去叫自己回来,也会有别的人去叫。她不过是被骗了,以为是林家人叫唐爱莲而已。

  但唐爱莲也不会原谅她,因为,她打着为她好的晃子,干的却是害她的事。这样的朋友,她宁愿不要。

  于是,潘琴就被义诊楼排除在外了。

  潘琴知道唐爱莲知道实情会生她的气,会骂她,甚至有可能有几天不理她,却唯独没有想到她会将自己排除于义诊楼之外。

  潘琴很生气,她明明是为唐爱莲好,那个凤鸣有什么好,来了一回就不见面了,哪有林中坚好?

  更何况,林家的地位超然,是十大家族之一,而且,林家最主要依靠的是林中坚,林中坚本人还得一号领导的喜欢。

  嫁给林中坚,唐爱莲立马成为最有地位的人,有什么不好?

  但她却很无奈,因为,唐爱莲根本不理她,不许她进入义诊楼,连为自己辩护一句都不能。

  甚至,连她有次冒充病号,拿了号,被唐爱莲发现后,也将她的号取消,将她赶了出去,没听她半句解释。

  她闹,但唐爱莲不理她,白衣王子直接将她拎着丢了出去。

  被自己最喜欢的男人丢出去,她连面子都没了。

  闹了几次之后,她终于认命,不再来义诊楼。但对唐爱莲,却是恨上了。

  唐爱莲也不管她恨不恨,在她眼中,潘琴也不过一个蝼蚁而已,她的恨,对她没有一点作用。

  潘琴后悔,明明可以天天在义诊楼,不说时刻跟白衣王子在一起,至少,每天都能见到,还能一起吃饭,一起说话,甚至有时还能跟他开个玩笑。

  但离开了义诊楼之后,她想见白衣王子都不得见了。现在想想,才发现当初在义诊楼的日子是多么的幸福。

  她后悔莫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