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072章 军婚是受保护的
  第1072章军婚是受保护的

  凤远志感觉,自己今天丢脸丢到太平洋了。

  若是被人知道,堂堂的龙组后勤部长凤远志,居然委屈地给凤鸣守“洞房”门,不知道会怎么说他?

  而且,里面君子兰靠着药物跟凤鸣成就了“好事”,出来时,他还得承受凤鸣的怒火。

  凤鸣毕竟还是自己的侄儿,他最怕承受的,还是那个玄门中人唐爱莲在知道自己的丈夫被别的女人上过之后的滔天怒火!

  那个女孩,在她四五岁的时候,就用一柄飞刀,逼得他狼狈而回。这么多年过去,她的飞刀,不知道进步了多少?

  因此,哪怕只是守个门,这个门也守得心惊胆颤:他要怎么样,才能瞒过这件事不被唐爱莲得知?

  大厅里,唐爱莲感受到凤远志在守门,终于放下了一份心。实际上,她早已令小白过去守门了。

  只是,小白终究不好出面,有凤远志守着,她更加放心了。

  那边元婴体放心给凤鸣排毒,这边,唐爱莲的本尊收起了结婚证相片,问众人:“现在,大家相信我了吧?”

  众人都用白眼看唐爱莲,你丫连结婚证都拿出来,还能不信你吗?

  唐爱莲又特意问玉晓春:“我不是假冒的凤鸣未婚妻吧?”

  玉晓春哼了一声:“你既然跟凤鸣领了证,为什么还报什么未婚妻?”

  唐爱莲依然微笑:“因为,我跟凤鸣还没有举行婚礼啊。”

  她这话一说,厅里很多姑娘马上又有些意动起来:只是有了结婚证,还没举行婚礼,是不是说,这桩婚姻还有变化呢?

  谁知,唐爱莲又说:“不过,凤鸣是军人,领了结婚证,我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军嫂了。”

  众姑娘刚刚鼓起的气又泄了下去:军婚是受保护的!

  玉晓春恶狠狠地瞪了唐爱莲一眼,唐爱莲微笑以对,她只当这个玉姑娘是个小孩子而已。

  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站了起来:“既然你跟凤鸣已经领证,那你也算得上凤家的晚辈了,不知道,今天你给凤老爷子带来了什么好礼物啊?”

  哼哼,一个农村出来的姑娘,能有什么好东西?我就不信,凤鸣连礼物也帮你预备。

  而且,哪怕预备了,她也还有说法。

  唐爱莲维持着得体的微笑:“请问姑娘贵姓?”

  “我贵姓司马,单名一个夏字。”司马夏心说,本来,面对别人,应该会说声免贵姓司马,但面对一个农村出来的姑娘,她还就承认自己的姓贵了。

  唐爱莲差点笑喷出来,连忙忍住了。她忽然想起了跟着爷爷去考古,被传送到了异界的那个司马兰祖孙,这个司马夏,不知道跟那个司马兰是不是一家人啊?

  想起那个嚣张狂妄又没什么本事的司马兰说过的话,她家在京城很有势力,而京城有势力的不会有两个司马。

  这么说,这个司马夏跟那个司马兰应该是一家人了。

  想到被她丢在修真界镇的司马逑和司马兰,十几年过去,司马兰应该已经不用当公仆了,不知道,他们回来了吗?

  他们是普通凡人,恐怕只能等1999年仙门开,才能回来吧?

  这个司马夏跟司马兰是一家人,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原来是司马姑娘,不知道司马姑娘以什么样的身份来问我送什么礼物?”

  司马夏顿时尴尬起来。是啊,她也仅仅是一个来拜寿的客人而已,她有什么立场来问唐爱莲的礼品?

  旁边一个圆脸大眼的女孩替司马夏打圆场:“哎,这不是大家都是来给老爷子拜寿嘛,互相了解一下,也只是参考一下,看看道自己的礼物合不合适嘛。”

  唐爱莲在脑海里一寻找,就知道这个姑娘是司马夏的表妹双烟玉。

  其实论起来,这个双烟玉不算十大家族的姑娘,只是想跟着来看世面的,来之前当然也是怀着侥幸心理:也许凤家的少主就看上自己了呢。

  她自信自己的圆脸大眼还有两酒窝,应该是最讨人喜欢的。

  但唐爱莲这个已经跟凤鸣领了结婚证的人一出来,她的美梦自然也被打碎了。因此,对唐爱莲也是怨恨着呢。

  唐爱莲看了看这双烟玉,笑了:“不知这位姑娘又准备了什么礼物呢?”

  唐爱莲敢肯定,这个双烟玉,根本就没有带礼物。

  双烟玉顿时一噎,说不出话来了。

  双烟玉是表姐司马夏带来的,算是司马家的人,自然不会又另外准备一份礼物。

  但人不问,自然没有人去在意她有没有带礼,但问到了,这没礼物,就有点不好看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乌苏,让你拿礼物出来给大家看看,你倒上问上别人了。”又一个姑娘打抱不平了。

  唐爱莲一眼看去,脑海念头一转,便知道这个姑娘是谁了。

  “呵呵,柴姑娘难道不知道,讲话人先动手这句俗语吗?想要看别人的礼物,应该自己先拿出来才对吗?”唐

  柴玉华愣了一愣,她家里虽然名列十大家族之一,但她家却是个新兴家族,家里虽然日子过得算是富裕,但并未多少余财,这礼物,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因此,唐爱莲一说让她先拿出来,她自然就有点尴尬了。

  这个柴玉华平时总是装成一副她最讲道理的样子,喜欢教训别人。

  有时还喜欢给人打抱不平,却不知,她打包的那些不平对象,都是家里有背景的,她既得了名声,还得了感激,而真正遇上真正需要打抱不平的时候,那不平她打了没利益,便精乖得很,躲在一边。

  此时,她之所以敢给双烟玉打抱这个不平,是因为双烟玉虽然只是跟着司马夏来的,但她家里,却是个最富的,实际上司马夏肯带她来,也是因为,司马家今天拜寿的礼物,就是双家拿出来的。

  拿唐爱莲这个农村出来的姑娘跟双烟玉比,她自然要打包这个“不平”,只是,她没想到这个“不平”不好打而已。

  听到唐爱莲让她拿出自己的礼物,柴玉华哪里肯?她的礼物,向来是悄悄交给收礼的人,不会让别人发现。

  只是此时火烧到了她自己的身上,只能拿别人来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