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谁嫌弃谁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唐爱莲居然送两只桃子做寿礼。这个时候可是冰天雪地的冬天啊,她到哪采的这两只大寿桃?

  唐爱莲手捧仙桃,送到了凤老爷子面前,说道:“相传孙膑18岁离开家乡到千里之外的云蒙山拜鬼谷子为师学习兵法。一去就是十二年,他母亲八十岁生日那天,他向师父请假回家看望母亲。师傅摘下一个桃,让他带回家中给母亲上寿,他的老母亲还没吃完桃,容颜就变年轻了。

  我也希望凤爷爷能够变得年轻起来,所以,我在一个月前就进深山寻找师父,想让师父也给我一只桃子,结果,我师父给了我两只桃子,希望凤爷爷和凤奶奶吃了这样的桃子,也跟孙膀的母亲一样变得年轻起来。”

  深山,师父?

  这些信息有点大啊。

  一直被认为是农村出来的女孩子,居然有个深山里的师弟,还能在元屑节这样的时令拿出这样的仙桃,她那师父,绝对不会一般人啊。

  凤家老爷子虽然早年就被凤家村放弃,只能做个普通人,但也绝对不是菜鸟,该知道的一些修炼界的事,他都知道。

  他知道这世上有古武修炼者,有修仙者,还有些凡人用不到的灵物。

  他闻到这仙桃的香味,就感觉身体舒泰,全身每个毛孔都通畅起来,便知道唐爱莲说的什么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不是假话。他心神大震:这两只桃子,是灵桃!

  原本还想端着架子的凤老爷子情不自禁地接过了寿桃。

  果然,装桃子的玉盒,他小时候在凤家村见过,只有灵物才用玉盒来装,以免灵物散了灵气。

  他拿过一只桃子,给了老妻:“吃吧。”自己拿着一只桃子,当场吃了起来。

  凤奶奶见凤爷爷那么给唐爱莲面子,居然当场就把桃子吃了起来,便知他算是认下这个孙媳了。

  但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吃桃子,她还是有点感觉不象样,于是迟疑着,将桃子又放进了玉盒:“我等会再吃。”

  凤爷爷叹了一口气,自顾吃着桃子。这桃子实在太好吃,入口即化,他一会儿就将桃子给吃了。

  凤老爷子吃完仙桃,顿时感觉丹田气暖,身上年轻时留下的暗伤,居然尽数都好了。甚至,的如果有人仔细看,脸上的皱纹都平展开了不少。

  而且,他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他知道,他得了大好处了,看向唐爱莲的眼神也变得温和起来。

  凤老爷子感受到吃了桃子之后的身体变化,见凤老太太拿着仙桃不吃,又一次劝道:“老婆子,快把仙桃吃了,放久了会坏的。”

  凤老婆子哪里会在意一颗桃子变不变坏?她嗔了凤老爷子一眼:“这么多人看着呢,吃什么吃?到是时间到了,该开席了。”说罢,将装桃子的玉盒放在一边。

  凤老爷子心中暗叹,难道,这桃子跟老婆子无缘?

  他看向唐爱莲,唐爱莲只微笑着地看着他,并不开口劝说。

  他叹了一口气,面向众人说:“今日的寿礼,最合我心意的要数凤鸣的未婚妻送的寿桃。”

  司马夏一听,顿时气得脸色都发白了。

  她精心准备的寿礼,居然不如一颗桃子!

  若是论寓意,心意,大家都有,可这价值,她的是古画,就之前可是有香江人来要花八千多元来买。谁能比得过她的?(若是唐爱莲听到她心里想的,肯定会告诉,她这画,后世卖到一百三十多万。)

  她之前原打算着,无论她拿出什么东西,定都说是凤家给的,可人家送的,却是凤家都不可能有的东西啊,她还怎么诬陷她拿的是凤家的东西?

  而且,凤老爷子并没有说哪个的寿礼最好,而是最合他心意的。

  她怎么就忘记了呢,年轻人争穿,老人家争吃,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去找点吃的东西来拜寿呢?

  她想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其他人心中虽然也有些不甘,可大家都明白,东西再好,也是死的,人家献出来的却是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仙桃,谁能比啊?

  看凤老爷子吃下桃子之后马上变得气色很好就知道,这桃子绝对不是凡物。

  而且,凤老爷子亲口说出,唐爱莲是凤鸣的未婚妻,今天这竞争凤家媳的一战,还没有真正开始,便落下了帷幕。

  凤老太太见凤老爷子吃下桃子后的效果这么好,也想吃,但她刚才没跟老爷子一起吃,还说了要过后才吃,这个时候却是不好意思吃了。

  这里,凤老太太下令准备开席,而后院,凤鸣跟唐爱莲的元婴体已经排了三次毒。

  凤鸣很明显已经清醒了,他搂着唐爱莲的元婴体,似乎还想要进行第四次。

  他爱死了这元婴体,虽然没有肉身那么好,唐爱莲百万念力凝成的身体跟普通人也差不多了,还特别软。

  唐爱莲的元婴体将他推开了:“你干什么?”

  凤鸣邪邪一笑:“排毒啊。”

  唐爱莲的风元婴啐了他一口:“你已经没事了,还来,你叔叔守在门口呢。你想要让你叔叔听你的西洋戏?”

  凤鸣听唐爱莲元婴体说叔叔在门外,意识一扫,就发现了凤远志。心中一顿,连忙起身,从戒指里拿了一套衣服出来穿好,用意识问唐爱莲:“怎么办?”

  唐爱莲努努嘴:“他又不是没有见过我的异常,开门吧!”

  是的,她四岁多时候,就曾经御使着飞刀对着凤远志的眉心。因为她知道,凤远志本就是特殊部门的人。

  凤远志正下了决心要敲门呢,他举起的手,一时没有敲下,房门却突然打开了。

  凤远志见到凤鸣,却视而不见,眼睛看向凤鸣的身后。

  然后,他就看到了凤鸣后面,风华绝代的唐爱莲。

  他大为震惊:“你——你不是在前厅吗?”

  他进来的时候,唐爱莲分明还在拿着结婚证的相片给人验看呢。

  “呃,我是分身!”唐爱莲的元婴体看着凤远志:“你是来捉奸的吧?”

  “捉奸?”凤远志一时没反应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