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6章凤家长子

  凤老太太见到凤鸣,却是如同见鬼,凤鸣分明中了招,她也将他送到后院里去了,为什么,他还能出现在这里?

  原计划是自己亲自带着家中的保姆秀云去“撞破”凤鸣跟君子兰的事,然后逼着凤鸣答应娶君子兰。

  后来唐爱莲来了,还拿出了结婚证,她不敢再去,便派了凤远志去后院控制影响力,可没想到,这个凤鸣却象是没事人一般出现了,依然跟这个唐爱莲象亲亲热热。

  他跟君子兰成事了吗?

  若是不成事,谁替他解开药力?

  若是成事了,君子兰怎么不见出来?

  这条计策,其实是君子兰提出来的。

  一开始凤奶奶并不同意,她不想算计自己的孙子,

  但君子兰说:“凤鸣又不是你们养大的,想让凤鸣听您的安排为家族联姻,根本不可能!只有让她跟凤鸣生米煮成了熟饭,凤鸣才会就范。”

  凤奶奶还是摇头:“不行,我不能让凤鸣恨我!”

  君子兰附着她的耳朵说了一句话,却是让她差点吓破胆。

  君子兰说的话是:“你在解放前夕做的那件事,跟凤爷爷说过吗?”

  凤奶奶瞪着眼,看着君子兰半天不出声。

  君子兰嘴角一撬:“凤奶奶,我也不要你做什么,我会自己想办法给凤鸣下药,你只需要在凤鸣中药之后,将他拖延几分钟,让药力发作就行,等我跟凤鸣成了事,我自会让凤鸣负责。”

  凤奶奶心惊胆战地点了点头,答应了。

  她并不知道,君子兰是怎么下的药,但却知道,凤鸣中了药。她也如君子兰所说的拖延了几分钟才让凤鸣去后院“休息”,好让孙子体内的药物发作。

  但此刻见到凤鸣,却是让她更加心惊胆颤。他看向她时的眼光太可怕了。

  凤奶奶的眼光看向凤远志,想从他那里得到一点提示,但她眼睛眨得都快抽风了,凤远志却半点眼风都没有给她。

  开席之后,凤爷爷带着凤鸣和唐爱莲,一个个去见各大家族的人,一一敬酒。说一些不得不说的场面话。

  唐爱莲感觉,自己的笑肌都有点僵了。

  唐爱莲气闷地在凤鸣心上传音:“凤鸣,以后我们不会都要这样跟这些人周旋吧?”

  凤鸣叹气:“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应酬,也就这一次吧,以后这样的聚会我们尽量少参加,能推就推了。”

  唐爱莲这才舒口气。

  她是修士,就算要入世修行,积累功德,也不想整天汲汲营营。

  不过,该参加的还是要参加,不然,她怎么维持在世人面前的形象?她主修的是巫医神功,必须要受人景仰,最后才能成神。

  但凤鸣马上又传音道:“我更喜欢做的,是我们在后院东厢房那样的事。”

  唐爱莲脸上顿时飞红了。帮凤鸣在后院东厢房里排毒的是她的元婴体,但也元婴体也是她啊。各种感受可都传回到她这个本尊身上了。

  凤鸣见唐爱莲脸上飞红的娇羞样,不由心中大动:“阿莲,我们什么时候真正共修一回就好了,我喜欢你压在我身上……”

  唐爱莲羞窘异常,恶狠狠地瞪了凤鸣一眼:“色胚。”

  但她那一眼在凤鸣的眼里,哪里有什么震摄作用,反而感觉,她好可爱。

  “阿莲,我只对你色,或者,是你的元婴体,恩,那皮肤跟婴儿一样,我好喜欢啊。”

  唐爱莲没想到凤鸣利用传音调戏她,心中大骂:“那以后就给你一个元婴体。”

  凤鸣心中大喜,刚要说什么,就听唐爱莲下一句就说:“你就抱着元婴体结婚算了。”

  凤鸣马上就苦脸了:“阿莲,我更喜欢你本尊!”元婴体虽然很好,但怎么也不是本尊啊。做做代替还可以,哪能代替本尊呢?

  两人正在传音聊着,却忽然发现有人悄悄去见了凤奶奶,凤奶奶脸上露出纠结的神色来,待那人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之后,老太太抬头看了唐爱莲一眼,脸上才又变得高兴起来。

  然后就将凤奶奶将之前自己送的那个仙桃拿了出来,给了来人。

  唐爱莲心中暗叹:这个老太太,凭般没福气,好东西到了手里,居然都保不住。

  她自然听清楚了那人跟老太太说的,原来是有人要买老太太的仙桃,老太太自然不会同意,但那人应该是身份贵重,她又不好拒绝,便有些纠结。

  后来那人却是说要花十万块钱购买,老太太便高兴了,毕竟这个时候,十万块钱是一笔非常大的捐款了。因此,她便同意了。

  看唐爱莲那一眼,应该是想着唐爱莲能给她一次,也能给她二次吧?却不知这样的福气,她原本就难承受,她选择了金钱,是她自己把福气推掉了。

  旁边的老爷子看着老太太将仙桃卖了十万块钱,也是连连叹气。这个老婆子眼光太浅了,拿着千金难买的东西,居然就这么卖了出去。

  她要是说声不卖,他肯定会为她做主,然而,她自己做主,将仙桃卖掉了。他怎么能不叹息!

  正在此时,忽然听得外面传来一声叫喊:“我是凤家的长子。”

  唐爱莲的念力马上就射了出去。

  就见院子门口来了两个中年男女,正跟守门人在交涉。

  那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大约有四五十岁,脸上一条刀疤从左边额头到斜到右边下巴,非非狰狞,整个人看起来有股噬血的味道。

  虽然这样,但从他的脸上,依然能看出一点凤爷爷的相貌来,让人能看出,他就是凤家人。

  那女人大约四十多岁,看得出来年轻时应该蛮漂亮,但跟京城那些大家族的夫人却截然不同,整个人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反而有股满身的风尘味。

  只听那中年男人道:“我跟你说了,我真的是这家的长子,我叫凤清卓,这是我夫人甘珍珠,是凤家的媳妇。”

  守门人却不让他进入:“你这是骗谁呢?风清卓早就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你跑来说你是凤清卓?谁相信!凤家主人交代过,今天这凤家门,没请贴的一律不准进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