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077章 凤家欠他的
  第1077章凤家欠他的

  中年男人愤怒得要跳脚,但还是压着性子解释:“我真的是凤清卓,二十多年前我并没有死,而是失去了记忆,直到一个月才清醒过来,想着今天是我父亲生日,我大老远的赶来参加我父亲的寿宴,你不让我进去,那能不能叫我儿子出来?”

  “你说什么,你儿子是谁?”守门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儿子是——”中年男子居然说不出来。

  中年女人连忙说:“我们的儿子叫凤鸣。”

  “哈,凤少是你儿子?你说说,你哪点象凤少,居然敢来冒充凤少的父亲。算了算了,我也不送你去派出所,你快走吧!”

  中年男子哪里肯走?

  “不,我不走,今天是我父亲生日,我千里迢迢从m国回来拜寿,怎么能这样就走。”

  “是啊,我们不走。”那女人干脆高声叫了起来:“凤家的人听着,凤家长子凤清卓回家了,快让人来迎接。”

  唐爱莲心中一顿,让人迎接?这口气有点大啊!

  不过,那个男人跟凤鸣倒的确是有着相近血脉,她可以肯定,这个人即使不是凤鸣的父亲,也肯定跟凤鸣有一定的关系。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居然失踪了几十年,现在才出现,他自己所说的失去记忆,也不知是否可信。

  而且,不知为何,唐爱莲从心底里就抗拒着这个男人,下意识就有点不想让凤鸣认下这个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因为,她发现,这个男人的身上,缠着不少业力。

  这人杀过人,而且,杀的人很多,给人感觉是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一般,以至于业力缠绕。

  跟他接近的人会都受到他身上业力影响。也就是说,凤鸣认了他,将会帮他分担业力,甚至,连自己也会帮他分担业力。

  凭空多出许多业力,谁会高兴?更别说,唐爱莲还是一个以积累功德修炼为主的巫修。

  而且,唐爱莲若是没有感应错,这个男人身有种黑暗的味道,他加入了黑组织,否则,身上不会那么多业力。

  但如果他真是凤鸣的父亲,就这样不认他,恐怕又说不过去。

  虽然说,他没有养过凤鸣一天,但凤鸣的身体里流着他的血脉,这一点,撕裂不开。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凤鸣的伯伯或是叔叔。

  凤鸣显然也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是凤家人,眉头皱得死紧。

  两人互视一眼,很默契地点了点头,凤鸣便在凤老爷子耳边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便走了出去。

  守门人一见到凤鸣,便连忙说:“凤少,这个人自称是您的爸爸,想要进去,但他们身上一没有介绍信,二没有请贴,所以我不敢让他进去。我这就赶他走。”

  他嘴里说着赶他走,但却没有要赶他走的行动,而是一边说话一边看着凤鸣。

  那男人一见到凤鸣,连忙说:“你就是凤鸣?我是你爸爸——”

  凤鸣冷冷地开了口:“让他们进来吧。”说罢头也不回就往回走。

  男人连忙跟进,女人还不忘回头朝着那守门人狠狠地瞪了一眼。

  待他们进去后,守门人才鄙夷地瞪了两人后背一眼:凤家人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哪有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人会是凤家人的?

  两人跟着凤鸣来到了偏厅,唐爱莲已经找了一壶茶等在那里。

  唐爱莲为每人倒了一杯茶,凤鸣将茶水端给两人:“说吧,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中年男人迫不及待地说:“凤鸣,我是你爸爸啊,这是你后妈甘珍珠。”

  凤鸣却厌恶地看着他:“别冒认我爸爸,我爸爸已经死了十七年了。若是我爸爸还活着,他早就回来看我的。”

  中年男人刚要开口,凤鸣又说:“别说什么失忆的话,你除了脸上的伤之外,头上并未受过伤,不可能存在什么失忆的情况。而且——”

  凤鸣一字一句地说:“我很清楚,我的父亲已经死了。”

  中年男女互视一眼,女人便反驳道:“不可能,你那时候才……怎么可能——”

  “才五岁怎么可能知道我父亲已经离世对吧”凤鸣哼了一声:“我爸爸是在我五岁那年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打入敌人内部,被古春风故意将秘密透露出去,才造成了我爸殉职的。

  虽然说当时并没有见到我爸爸的遗体,但是,我长大后曾经秘密去找到了我爸爸的遗贵,并悄悄带回来跟我母亲一起安葬了。你现在来冒充我爸爸,到底是何居心?”

  那中年男人可说凤鸣曾经去找过他父亲的遗骨,大吃一惊,这事他怎么不知道?

  中年男人愣了一阵,这才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的确不是你的爸爸,但我也没说错,我是你爷爷的亲生儿子,我叫凤清生,是你的大伯。”

  凤鸣大吃一惊,他还有个大伯?

  原来,早年的凤老爷子在娶现在的凤老太太之前,曾经娶过一个妻子,那个妻子是他的原配,他参军的时候,妻子还怀着孩子。

  凤老爷子后来派人去找过,却没有找到他的妻子,听人传说,她已经死了。于是,他另外结了婚。

  解放后,他又派人去找过儿子,但依然没有找到,之后他就再没有派人找过。

  “实际上,他第一次派人去找的时候,他的原配并没有死,还生了个儿子,那个儿子就是我。但是,来人却隐瞒我们母子还活着的消息,谎称我妈已经死了。

  而等到解放的时候,你爷爷再派人去找我妈时,我和我妈早在解放那年被人追杀,逃离了家乡,后来,我们又通过一些老关系,辗转到了国外。”

  凤清生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在国外,我们母子举目无亲,吃了很多苦才挣扎着活下来,直到我们遇到了一个好心人,我们的日子才好过起来。

  我母亲一心想要我回来认祖归宗,但到她去世,这个心愿也无法完成。直这两年国内政策变化,我才辗转回来,想要完成母亲的遗愿。

  所以,我真的没有骗你,我虽然不是你的父亲,但也是你的大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