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问罪

  那样的玉牌,凤鸣也有一块,在他不满五岁的时候,就挂到了唐爱莲的脖子上,并宣称:“我长大后要娶你。”

  凤鸣告诉过她,这块身份牌,只可送给自己的妻子。嫁给了凤家人,却没有得到这块牌子,那就不算真正的凤家媳。

  凤老爷子的玉牌给了凤清生的妈妈,凤鸣的奶奶没有得到玉牌,那她就不算凤家媳,在凤家的族谱里,凤鸣的奶奶就只是一个小妾,凤鸣的父亲就不是嫡子,连凤鸣,也不算正宗的嫡长孙了!

  不过,也就凤家这种千年世家讲究这种吧,反正她不在乎,凤鸣也肯定不在乎。

  只是,唐爱莲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啊。

  这个凤清生,不简单啊,应该说,他根本就没打算冒充凤清卓的身份,只不过用凤清卓的身份作个敲门砖而已。

  而且,刚才他可没有拿出玉牌。

  凤老爷子拿着那块玉牌,双眼便有些红了:“你妈,她还好吗?”

  凤清生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接着又被悲伤受掩盖:“我妈,她已经去世了。去世前交待我,说我是凤家的长子嫡孙,必须认祖归宗,所以——”他的声音哽咽起来:“我无论如何都要回来。”

  凤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恩,你——就一个人回来吗?

  当年,我派人去找你们娘俩,却没有找到,以你们都作古了,没想到——”

  “当年!”凤清生的眼睛红了起来:“都是那个女人,害了我们娘俩!,我脸上的伤疤就是拜她派人追杀我们所致。”

  他将刚才跟唐爱莲和凤鸣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凤清生这次还说了自己的孩子,他有三子一女,目前都在m国。他先回来看看,以后再将孩子带回来。

  “这个毒妇!”凤老爷子的双眼红得更厉害了,一拳打在前面的茶几上,坚硬的红木茶几居然被打成了碎屑!

  唐爱莲心中暗惊,这个凤老爷子发起火来气场也很大啊。可惜,他没有突破过先天,仅只是一个六级武者而已。

  凤清生似乎没有料到凤老爷子那么厉害,眼中神色变了一变,又隐了下去。

  不过,凤老爷子很快就控制了情绪,

  对凤清生说:“这样吧,你先去参加宴会,我把你介绍给客人,让大家都知道,我的凤家的长子回来了。”

  凤清生夫妇跟着凤老爷子走了,凤鸣和唐爱莲面面相觑,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隐忧:这个凤清生回来的真正目的是回来报仇!

  如果这个男人仅仅只是向凤老太太王美凤报仇也罢了,就怕,他的目的不仅仅如此,而是在整个凤家。

  “别担心,有咱们——”

  她想说,有咱们在,他不能拿凤家怎么样,但她马上又想起,过完年后,他们都得回学校了。

  她连忙改口:“我把小白留下吧。”

  凤鸣却摇头:“放心吧,凤家,不是那么容易倒的。再说,这几年其实我也培养了一些人,他们会守好凤家的。”

  其实,从小被作为凤家村的少主培养,一同培养的,还有他的暗中伴生力量。从野人谷回来后,他在自己的空间开劈了一块出来进行秘密训练,目前他的手里已经有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跟唐爱莲打造的那股力量也不相上下。

  只是,这股力量,他轻易不会动用。

  另外,京城凤家出自千年隐世世家,也自有自己的隐藏力量,不是凤清生能轻易撼动的。

  宴会现场,凤清生一出现,就吸引了众任的注意力,毕竟,他脸上的伤疤实在太吓人。

  但更吓人的还是凤老爷子的话:“各位,这是我的原配生的长子凤清生,从小跟着母亲流亡海外,记得我的生日,不远万里从m国回来,为我庆寿。”

  长子,凤清生!

  “凤老爷子这是糊涂了吧?”

  “凤老太太只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凤清卓,小儿子凤远志,怎么又冒出了大儿子?”

  “你弄错了,凤远志不是她生,是凤老爷子抱养的。还有,听清楚点,这个是原配生的。”

  “原配,王美凤不是原配吗?”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听到凤老爷子还有个原配。”

  “不是说,已经殉职的凤清卓是长子吗?这是从哪又出来个长子?”

  “是啊,而且,还说是从m国回来,确定不是特务?”

  ……

  别怪人多想,这个时候,说到海外,大多数人就想到特务。

  凤老太太从见到凤清生那一刻去,脸色就变得雪白:千防万防,他还是回来了。

  他是回来报仇的吧?

  果然,当凤清生看向她的时候,她看到了凤清手眼里刻骨的恨意。

  她顿时变得手脚冰凉:他果然是回来报仇的!

  他是不是一直潜伏在暗中,一直饲机报仇?

  她忽然又想起,大儿子凤清卓去海外执行任务就没有回来,会不会,她大儿子就是这个畜生杀的?

  早知如此,当年就不该心软,只是将他们赶去海外就行了,而是该要了他们的命才对。

  原来,当年那母子两个,并非是他们自己逃到国外的,而是王美凤想办法将他们送到国外的。

  当年凤团长派她去找他的妻儿,如果她愿意,就将他妻儿接到部队。她去了,却发现那个女人优雅知性,也高高在上,过着呼奴使婢的日子。

  “你说什么,他派你来接我们母子?”她不屑地看着她:“你是他的什么人?他就派你这么个小丫头,来接我?你能保证我们母子的安全?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

  她当时非常愤怒,也有点口不择言:“你若是心中有凤团长,就该马上随我走,你若不去,就就别怪别人抢走凤团长。”

  “抢走凤团长?你吗?你喜欢他?”那女人顿时大怒,指着她:“有本事你就抢走,我是不会跟着他过那种颠沛流离的日子的。你回去告诉他,再不回来,以后就不用回来了,也别想再要回他的儿子,就权当我们母子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