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听房

  凤清生心中猛跳:难道,当年那出戏,根本就是自己的母亲导演的?

  回想当时,那个人要杀他们,却又不杀,跟母亲说了那么多废话,以至于被解英平赶到,将他一枪干掉。

  在他没有进入组织之前,他还不觉得奇怪,进入组织之后,就知道了,哪有杀手要杀人之前还说没有那么有的没的,就不怕被别人干掉吗?而后来也果然被别人干掉了。

  他再回想,母亲当时的情形,那个人被杀之后,好似并非是开心得救,而是有点惊慌,反复看那个杀手。就好象,那个杀手被杀掉了,她还有遗憾。就象,她认识那个杀手。

  ——如果那个杀手其实是她请来的,还真是认识。

  再往深回想,其实还早一点的时候,母亲就流露过要迁往国外的心思了,因此,解英平一劝,她当即就听从了。几乎没用多大的时间,就捡好了行李。

  现在回想,似乎,那行李早就捡好了,只是等着机会出走而已。

  凤清生越想,越觉得,那个杀手的幕后主人是自己的母亲,那天就算解英平不出手,他也不出手,最后母亲肯定还有别的招数,让自己两人逃走,或者,制造事端让那个杀手逃走。

  而他的母亲请来杀手要算计的,应该就是他自己——算计他对王美凤的仇恨,利用他为她报仇。

  一开始,凤清生对母亲记恨那个王美凤并不以为然,毕竟,人家都来请他们母子去父亲身边了,是母亲贪恋家中的富裕平安的生活不愿意去,那个王美凤才跟他父亲结婚的。

  战争年代,几年没联系,就可以单方面宣布离婚了,你自己不愿跟父亲同甘共苦,十几年不见面,父亲总不能一直不结婚吧?

  就是不跟王美凤结婚,也会跟李美凤,张美凤结婚。因此,他认为母亲记恨王美凤没有道理。

  他母亲见他不跟自己“同仇敌忾”,极有可能设计这么个计策!

  凤清生向来恩怨分明,正是因为他们被追杀后,他才开始恨上了王美凤,甚至,在自己强大后,干下了那件让他一直有些心存悔恨的事!

  凤清生的后背冷汗津津而出。他不希望自己猜测的是事实,但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他的母亲,算计了他!

  唐爱莲从凤清的眼光中看出了蹊跷:这个人的眼神虽然很坦然,但她感觉得到,他有一丝的不安。

  他应该做过对不起王美凤的事。或者说,他已经对王美凤实施过了报复。

  只是,王美凤一直在凤家,他也是第一次回到凤家,他怎么报复她?

  忽然,她想到了凤鸣的父亲,那是王美凤的大儿子,而且,是唯一活下来的儿子。

  当年,他的死,会不会有凤清生的手段?

  他是在海外执行卧底任务的时候被害的,如果凤清生在海外有势力,要杀掉凤清卓并不难。

  而这个凤清生一看就不是个尊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命的人,单看他身上的煞气,就知道他杀过很多人。为了给母亲向王美凤报仇,做出杀掉她的儿子这样的事也有可能。

  唐爱莲看向凤鸣,而凤鸣也恰好看过来,看来,他也发现了。

  “帮我直接探入他的意识之中,读取他的记忆。”凤鸣传音说。

  他也可以读取对方的记忆,但他的搜魂方式有些霸道,容易伤到人,而这个人是他的大伯,在没有证据证明他对自己的父亲下手之前,他还真不好动他的手。

  唐爱莲答应了:“这个人的精神力很强大,直接读取的话肯定会惊动他,等他今天晚上睡着了,我再进入他的识海里读取记忆吧。”

  “行,不惊动他更好。”凤鸣说。

  其实,凤清生身上有那么强的煞气,就算杀掉他也不会有因果,如果凤清生不是跟凤鸣有血缘关系,他就直接搜魂了。

  论巫术,他不如唐爱莲,便只能请唐爱莲出手了。

  “不过,老婆啊,我们还是先回后院吧。”凤鸣一直挂着那个元婴体呢。他现在很后悔,为什么当时不直接将她收进空间里藏起来呢。

  都怪当时有凤远志叔叔在!

  凤清生夫妇被安排在西跨院住。

  甘珍珠很有些不满:“你是凤家长子,为什么不安排我们住主房,却安排到客房里来。”

  凤清生心中也有些不满,但还是安慰甘珍珠:“等我们掌握凤家之后,你想住哪都行。”

  “唉,你说,我们多久才能掌挖凤家?那个老太婆看我的眼睛都恨不得杀人呢。”

  “放心吧,她崩跶不了多久。只要找到她是当年追杀我们的幕后黑手,我就有办法杀掉她为妈报仇。”

  “杀掉她,太好了。那样以后我就不会有婆婆压在上头了。”

  “就算不杀掉她,她也当不了你的婆婆。按照我们凤家的规矩,没有男人的身份玉牌,就不算真正的凤家媳,她不过是个小妾而已。”

  “呀,那真是太好了,若是她不死,那我以后是不是可以搓磨她了?”

  “可以。”

  念力注意着西跨院的唐爱莲和凤鸣都听到了这两夫妻的对话,都感觉很无语,他们这是将凤家当成什么地方了,作人的媳妇,居然还想着搓磨婆婆?那个男人也是个奇葩,居然也答应了。

  按照他所说的,放任凤奶奶活着的条件就是她不是追杀他们的幕后黑手,再怎么样,她也是他的继母,居然还没掌控凤家,就想着要搓磨婆婆了。

  又听到那个甘珍珠问:“那个凤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他现在被人称为凤家的少主,以后就是凤家的继承人。他在前面挡着,我们的儿子回来怎么办?”

  “车到山前必有路,到那时候再说吧。行了,夜深了,睡觉。”

  唐爱莲听着那两人的话,看向了凤鸣。

  这厮被人惦记上了呢。而且,还是恶意的惦记。

  凤鸣被她看到心中火热,一把搂住她:“夜深了,睡觉。”

  唐爱莲一把拍开他的手:“睡你吧你。”

  “好,欢迎娘子睡我。”凤鸣一把推倒了唐爱莲,但也不敢真的象今天对待元婴体一样对她,只是搂着她静静地睡着,等着那西跨院的人睡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