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8章小家子气

  凤清生心生痛意:他哪里能够“当作没救”?他明明将兄弟救回来了啊!

  那是他的兄弟啊,他这世上,恐怕也就这唯一的兄弟了。那样清贵,热血,把他当亲大哥的兄弟啊,就那么被他的亲生母亲给杀了!

  他大病了一场。

  好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原谅自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理他的母亲。

  在他心中觉得,兄弟就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死的。因此,唐爱莲问他怎么害死凤清卓的时候,他也没有反驳,乖乖地回忆起了凤清卓的死亡真相。

  凤鸣也没想到,他的父亲,居然是他的大奶奶杀死的。更让他郁闷的是,他连报仇都找不到对象。

  如果白琪还在,他还可以向白琪报仇,可白琪已经死了,他要怎么报仇?

  向凤清生吗?他其实并没有做过对不起父亲的事,相反,他还帮过父亲的忙,还救过父亲,他是疏忽了,但白琪说的不错,如果他没有救,父亲也已经死在呢上了。

  唐爱莲的声音忽然在凤鸣的心上响起:“要不要惩罚凤清生?如果要惩罚,直接对他的灵魂发出咒言即可。比如说,现在对他灵魂下咒语,让他回去之后吐血一个月而亡,他肯定就会吐一个月的血,不会多也不会少,让他拉一个月的肚子,就肯定拉一个月的肚子,不会少一点点。而且,这种惩罚神不知鬼不觉。”

  凤鸣愣了一下,说:“算了吧,他已经受到惩罚了。”

  是的,唯一的亲兄弟死在自己母亲手上,他一直在自责,否则,他才四十六岁呢,可看起来就已经象个五十岁的人了。

  唐爱莲担心:“可是,你应该看到了,他回来的目的,是完成母亲的遗命,一是要报仇,二是要掌控凤家呢。”

  “他本就是凤家长子,他想掌控凤家,就让他掌控去,我无所谓,远志叔叔也无所谓。至于报仇,从刚才的镜子里,已经看到,他已经猜到了,当年追杀他们母子的杀手,就是他自己母亲找来的。”

  唐爱莲见凤鸣愿意放了凤清生,自然由得他:“行,那就放他回去吧。”

  唐爱莲惊堂木一拍:“凤清生听令,你生性桀骜不驯,杀人良多,但念在你还有一颗赤子之心,你所欠下的债务,着你回去之后,行善来还。赐你一颗生死丹,即刻还阳去吧!”

  唐爱莲说罢,朝着凤清生一挥手,凤清生便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凤清生在床上醒过来,回想梦中种种,竟然都清晰记得,不由冷汗津津而出。

  忽然,他感觉手中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一颗丹药。

  难道这不是梦,而是真的往森罗殿走了一回?这丹药就是那阎罗王说的生死丹吧?他将丹药放入嘴里,丹药入口即化,流进丹田化作暖流,然后冲往全身。

  这多年因为争斗中打架无数而受的暗伤,居然转眼就好了,而且,他感觉自己的功力,居然有突破六级武者的迹象。

  其实,唐爱莲给他的这颗丹药,就是一颗聚元丹跟一生命丸捏在一起。她看得出来,大概是凤清生对凤清卓的态度吧,凤鸣对这个大伯,还是有些情谊,因此才借着阎罗王赐给了这颗丹药。

  第二天,唐爱莲见到凤清生,感觉这个男人似乎有了很大的变化,第一是变年轻了,昨天看着还是五十岁人,今天看到象是年轻了十岁;

  第二是气质似乎也变了,多了些阳光,少了些阴郁;

  第三是心态也变了,见到唐爱莲凤鸣就主动打招呼。他还从包里拿出了不少礼物,送给大家。

  礼物凤家每个人都有,就连凤鸣的姑姑凤清音的儿子梁心景,女儿梁心怡梁心斐也得了礼物。

  唐爱莲得到了一个梅蓝宝石胸针,非常漂亮。唐爱莲没当回事,但凤鸣的表妹梁心怡一见,眼中却露出嫉妒的神色。

  唐爱莲还记得,之前凤鸣一出现,那个梁心景看着凤鸣的神色就不对,现在这个梁珊又是这样,这凤清音的两个孩子都这样,恐怕这凤清音的教育有点问题啊。

  她注意看着那凤清意,才发现她看向凤清生的目光也带着审视,不满的神情。唐爱莲只是转了几个念头,便知道,她恐怕是已经将凤家当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当初凤清卓因为天资卓绝,原本被凤家村那边立为少主,还强行为他娶了官妻,他不满凤家村所作所为,干脆离开凤家村加入了部队的特殊部门特工组。

  因此,他自然就成了这京城凤家的继承人。

  但凤清卓牺牲之后,凤鸣留在了凤家村,凤远志又只是抱养的,凤清音应该就将自己当作了凤家的继承人。而且,她应该将自己的想法跟儿女说过了。

  可现在,不但凤鸣回来了,还回来了一个从来没有出现过凤家长子,难怪得他们不高兴了。

  不过不高兴又怎么样,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

  唐爱莲还没有说话,梁珊已经开口了:“莲姐姐,你那个别针可真漂亮,我很喜欢,你把它给我好不好?”

  梁珊得到的是一个银镯子,虽然也很漂亮,但价值跟唐爱莲得到的蓝宝石胸针没法比。

  唐爱莲在拷问过凤清生的灵魂之后,便知道他因其母杀害凤清卓,对凤鸣心存愧疚,这给出的礼物就不一样,给梁心景的只是一只金笔,梁心怡和梁心斐都是银手镯,而给凤鸣的却是一只翡翠烟斗,给唐爱莲的蓝宝石胸针。

  唐爱莲看了梁心怡一眼,说:“不好长者赐不敢辞。这是大伯送的,我怎么能给你呢?”

  梁心怡不甘心:“那,我拿银手镯跟你换还不行吗?”

  其实银手镯她也很喜欢,但她更喜欢唐爱莲的胸针。

  “真是不好意思,我也很喜欢这胸针,君子不夺人所好,想必表妹不会勉强我跟你换吧?”唐爱莲虽然对这些东西不怎么样,她聚财,大部分是为了做更多的事,而不是对这种东西有多大的占有欲。

  但是,哪怕对她来说这东西不怎么样,但她也不是软面团,轻易就把别人送的礼物当着送礼人的面送人或是换掉。

  那样不仅仅是不礼貌,还是对凤鸣大伯的不尊重。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