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他不行

  这个礼物的确是一开始就准备了的,唐爱莲给凤爷爷准备寿礼,凤鸣给凤奶奶准备礼物。唐爱莲准备了珊瑚树,只是后来她没有拿出珊瑚树,改为给两位老人每人一颗仙桃。凤鸣准备的礼物自然就没有拿出来了。

  凤奶奶自然知道,农村习惯,只有男性长辈才能办寿,女性长辈,只有等男性长辈去世之后才能办寿。

  因此,家中子女给男性长辈送寿礼的时候,给女性长辈也送一份。以报答女性长辈的养育之恩。

  之前他们虽然送了他们每人一个仙桃,凤爷爷的仙桃当场吃掉了,可她的仙桃却没有吃,而是换成了钱,这钱自然是用在家里,她等于没得到礼物。

  现在凤鸣再补一份礼物自己是应该的。

  却不知道,凤鸣若不是刚才被他抓住“幸灾乐祸”,哪里会给他补这一份礼物来讨她高兴?

  凤老太太打开礼盒,里面是一只羊脂白玉镯。一看就知道价值不斐。

  七八十年代,翡翠还没有后世流行,象羊脂玉这样的国玉更受人欢迎,价格也更高。

  因此,凤奶奶拿到羊脂玉手镯,自然是知道它的价值,看向凤鸣的目光就变得柔和了一些。

  老爷子见了这礼物,也是多看了凤鸣和唐爱莲一眼,只是,在他眼中,这个礼物再贵,也比不得仙桃。

  之前老太太的仙桃被那人买走了,得了十万块钱,偏老太太还以为得了大便宜,却不知失了大福份。

  他还打算着看能不能让唐爱莲再问她师父讨一颗仙桃呢,但现在孙子补了这个礼物,他却是不好再开口了。

  他忽然又想到,凤鸣这小子拿出这个礼物来,不会是为了堵他的嘴吧?

  其实他没猜错,凤鸣的确是用这羊脂玉手镯来堵老爷子的嘴。

  对凤鸣来说,这种俗世宝物,他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反正之前也准备了,给出去也不心痛。

  而仙桃那是有数的,现阶段的他和阿莲都用不上灵液了,但仙桃却都还用得着,灵液只能治病,但仙桃,却是改造身体的好东西啊!

  他才舍不得将自己的仙桃给这个不当自己是孙子的老太婆吃呢。

  梁心怡见没能要到唐爱莲手中的蓝宝石胸针,心中很是不满。

  她转了几下眼珠,忽然又说道:“莲姐姐也是第一次到凤家吧,怎么不象大伯一样,给大家发礼物?”

  按理说,第一次见面,的确应该给小辈礼物。但是,她为什么要给?做叔叔姑姑的都没给她礼物呢,她为什么要给梁心怡几个礼物?

  她翻了一个白眼,刚要说话,凤鸣已经抢先说道:“你也知道莲姐姐是第一次来,这么没礼貌。”

  凤奶奶见老爷子不耐烦,连忙叱道:“行了,等你莲姐姐成为你表嫂,那个时候她自然发给你礼物。”

  言外之意,就是唐爱莲的身份她还不承认了。

  凤鸣听了她这话,心中对老太太更是不满了。他拉起唐爱莲就走:“爷爷,大伯,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别说清音姑姑,连奶奶也不打招呼了。

  唐爱莲自然跟着凤鸣走,只回头跟所有人挥手作拜拜。

  走过凤清生身边的时候,她将原本准备送给凤爷爷的珊瑚树盒子给了他。

  凤鸣一走,大家也散了,凤清生回香江去带着子孙过来,凤远志虽未结婚,但向来住单位,也走了,凤清音也带着几孩子回了梁家。

  凤老爷子说凤奶奶:“你不喜欢凤鸣他妈,凤鸣长得象他妈妈,你连同凤鸣也不待见,你难道忘了,清卓可只留下了这点骨血,你也不要了?”

  凤奶奶呆了一呆,不错,因为凤鸣长得象他娘般妖孽,她不喜欢他,加上他不跟她亲,她甚至有点讨厌他。

  但老头子说的不错,再怎么说,他也是自己当年最疼的儿子唯一留下的血脉,怎么能这么不把他当回事呢?

  但她是不承认没拿凤鸣当孙子的:“我也没怎么他啊!”

  凤老爷子怎么可能让她糊弄过去?

  “还说没怎么他?昨天他中药是怎么回事?别说你不知道,我看你明明发现他中了药,他急于要走,你还拉着他扯东扯西,不让他走的,直到他发作,才放他去后院安歇。而且,没多久,就见君家那个丫头进了后院,还跟你打了个眼色。”

  凤奶奶没想到凤老爷子连这个都注意到了,赖不下去,只得说:“我几次跟凤鸣说了要给他找个媳妇儿,可他就是不答应,我怕他象远志一样老大不结婚,所以才着急要给他娶个媳妇儿。

  我看君家那个丫头很不错,她喜欢凤鸣,我也属意她做我们家凤鸣的媳妇儿,所以才——”

  凤老爷子不屑地:“你怕他象远志那样不结婚?是怕他象清卓那样娶个你不喜欢的低门女子吧?”

  “你——”你何必戳穿人家的心思呢?

  凤老爷子又问:“这计策是你设计的是还那个君丫头设计的?”

  “是——”凤奶奶刚要说是自己,被凤老爷子眼睛一瞪,顿时不敢撒谎了,只得老实说:“是君丫头提出的,药也是她自己下,我只负责到时候拖凤鸣一点时间,待到他发作之后再送到后院就行了。”

  凤老爷子“唉”了一声:“你好糊涂啊,能想出这样计策的人,会是个简单的吗?凤鸣中药后她自进去,是个好姑娘家会干的事吗?这样的姑娘,能配得上我凤家的少主吗?

  你这老太太,当真的有时聪明,有时糊涂,就光冲着这君家丫头想出这样的计策,能是个过简单日子的吗,这样的人嫁进凤家,凤家以后还能过顺心日子吗?以你的智商,能不被她耍在手心里玩吗?”

  更何况,他对这种主动给男人下药上男人的女人,实在没有好感,不说别的,就说她能那样做,就不象个没经过人事的黄花大闺女。

  那样的人,能配得上凤鸣吗?

  老太太被老爷子说得心中担心起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