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物以类聚

  司马夏又说:“再说,后园的酒席,也就那一桌规格高点,其他都是要么是请来做事的工人,要么是从农村赶来的穷亲。让她坐高规格的席面,还是看得起她呢。”

  小秦很想说,真看得起她,就应该请她进院子坐啊。但她不过被请来帮佣的,怎么敢说话?

  “行,就让她坐怪人席吧。”双烟玉终于下了决心:“希望那些人不会——”

  唐爱莲原本还想着,在小秦到来之前,自己去院子里找凤鸣,但她的念头抓取到双烟玉说的话,忽然就不想走了——她要去会会那些高人。

  到目前为止,她见过的高人,除了隐世家族,或是特首龙首,或是李新野父子一样的邪修,但真正的术士,她还没有见过。

  有这个机会,她倒要去见见了。

  她还有一个想法,这双家,有可能是当初一同去了修真界那个双佩奇的家里,那么,这次请的奇人,其中会不会有当年一起去探古墓去了修真界的那些人的亲人呢?

  物以类聚,极有可能啊。就为了那些人,她也要去看看了。

  小秦终于跑着来了,她看向唐爱莲的目光,带着点同情。

  是的,小秦自己也是个农村人,虽然面对刚刚从农村出来的唐爱莲有着自己可笑的优越感,但想到唐爱莲要被他们安排到那怪人席去,就感觉有些替她担心。

  术士啊,听说都是些懂得法术的人,要是得罪了他们,被他们下点法术,恐怕以后都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仅仅是来做过客而已,居然就要被这样整蛊,因此,她现在也顾不得刚才唐爱莲“骗”她了。心中对唐爱莲充满了同情。

  她心中矛盾:把这姑娘带去怪人席,又怕她会吃大亏,如果不带她去那席,要是被小姐发现她在别的地方,肯定会怪她阳奉阴违。

  对了,干脆让她回去,到时候就说,她突然有事回家了,那样这个姑娘安全了,小姐也怪不到她头上。

  于是,她忽然低声问道:“你,你家里是不是还没事?”

  唐爱莲见到她眼里的同情,心中还是好笑:她这是想要自己打道回府吗?

  这个姑娘,最开始听说她是从刚刚从农村出来的,就觉得自己已经进城几年,是城里人了,见到刚刚从农村出来的人就有一种可笑的优越感,还跟另一个帮佣的姑娘说她“乡巴佬”。

  可刚刚听到自己报出身份,她的态度马上就变了,变得讨好起来。十足一幅奴才相。

  可就刚才,听到她家小姐说将她带去怪人席整她,又马上对她产生同情心。居然想到想要自己打道回府来避祸的主意。

  这个小秦看着有点讨厌,甚至有着奴性,可实际上,却是个有善心的姑娘。

  “我今天来这里做客,就是我的事啊。”唐爱莲一本正经地说。

  小秦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见众人都没注意这边,便对唐爱莲低声说:“哎,我是说,你不如回去算了,这后花园的酒席也没什么好吃的。”

  她心中暗道,我都把话说到了这份上,你该是会明白了吧?

  谁知,唐爱莲却似乎根本没听懂她的话:“可我今天来都来了,怎么能半途离开了?再说,我未婚夫的还在那边院子里呢。”

  小秦听到她说当家的,眼睛马上一亮,说:“你是不是想找你未婚夫啊,干脆,你自己去找你未婚夫去。要不然的话,你一个姑娘家不认识人,独自在后花园坐席要是被人欺负了就不好了。”

  唐爱莲心中有些感到了,这个姑娘,还真是个纯朴的姑娘。她了一下,脱下手腕上一个镯子就套到了小秦手腕上:“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去凤家传话,我会帮你一次。”

  说罢,也不管那小秦姑娘呆在那里,大踏步朝着后花园走去。

  小秦没想到,自己说了几句话,居然就得了一只看起来价值不斐的手镯。

  她呆了一阵,连忙小跑着跟上。

  到了后花园,便见离后院门口那边,在露天的地方搭了一些棚子,摆了十几桌面,坐在那里的人三教九流到有,嘈嘈杂杂的,良莠不齐。而且,以男人居多。

  这个时候可是冬天,天气冷得很,虽然有棚子,但冷风依然能往里灌,在这里坐露天席的人,可就受苦了。

  唐爱莲心中掠过一丝愤怒,那个司马夏居然打算将她安排跟这些人同桌。不是她看不起人,而是,双家已经将席面分成了等级,现在将她安排到最低等,是说她是低等人,不配坐高等席吗?

  而且,那个大个院子,难道连多摆这十几桌的地方都没有吗?将席面摆在花园里,这是看不起这些客人?

  既然看不起,又何必请呢?

  唐爱莲心中叹着气,念力一扫,便发现了花园中的一个亭子,周围都是白雪覆盖,连那些花草上上都是雪压着。那亭子上写着三个大字:赏雪亭。

  这位置果然好啊,而且,这亭子四周都有玻璃,只要把门一关,既能挡凤,又能观景,果然,这里才是特等席,比那院子里的席面都高挡。

  小秦刚想说话,唐爱莲已经朝着赏雪亭走去。

  亭里,已经坐了一个三男两女,见唐爱莲推门进来,都抬起头来看着唐爱莲。

  小秦见唐爱莲已经走进了赏雪亭,很是无奈,只得说了一声:“那莲姐姐你就坐这里吧,我走了。”说罢,逃也似地走了,甚至都不敢多看一眼。

  唐爱莲打量着里面的四人。

  只见对门最正中的位置还空着,一个四十多岁留了一撇鼠须的中年男子坐在空位的左边,他双眼很亮,一看就知道是个修炼人。

  唐爱莲不懂得术士怎么划分级别,她看着这个男人,功力也不过与修仙者中的筑基二层相当。

  这男子的下手边,坐了一个中年女子,脸上权骨较高,额头也很高,大长脸上,一双三角眼很是阴蛰。这长相,配上这眼睛,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强势的女子。

  她的功力,反而比男人还高了一点,相当于筑基三层的样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