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强者为尊

  如果是之前,老海以及其他人都会认为,唐爱莲的功力肯定是最低的,不对,那个时候,她根本就没有表现她有功力。

  但刚才唐爱莲不经意间射出的那一点威压,却让老海警惕起来,这个女孩散发出来的威压居然能让他感到危险,那只能说明,这个女孩的精神力比他还高。

  他看向女儿,却发现女儿居然在打抖,这才发现,那个女孩发出的威压,绝大部分被女儿抵挡去了。

  不对,这个女孩发出威压,就是朝着女儿去的,他只是因为靠近女儿,所以才被波及了一点。

  仅仅是泄漏出的一点威压,就让他感觉难以匹敌,这个女孩的精神力量有多强?

  他的后背,冷汗顿时津津而出。

  他刚想说话,女儿已经“通”地跪了下去。而她屁股下的木椅子,居然碎了。

  唐爱莲忽然又噗的一声笑了:“小海啊,哪怕我比你大了几岁,你也没必要跪我,不过你既然跪下了,说明你也承认你的地位不如我了,起来吧。你刚才坐的椅子已经坏了,门边那张椅子就是你的了。”

  说罢便将威压收了起来。

  小海这才站起,全身大汗淋漓,却不敢再说话。但眼底的倔犟,却暴露出心中的不甘。

  是的,这个唐爱莲仅只比她大两三岁而已,她的功力居然比她大那么多。自己只是五级精神师,她至少有八级了吧?

  她不知道,唐爱莲压跪她,还真是费了一些心力,她怕自己的精神力用的过大,会直接将她压伤甚至压死了。

  这个小海的精神力不过五万念力左右,而唐爱莲,却是九百多万!

  老海知道,自己小看唐爱莲,连忙出去招呼人送来了一张凳子,只是,他将这张凳子放到了自己的上首。

  坐在老海小海对面的师徒三人,见小海居然被唐爱莲给压得跪下,老海将新搬来的凳子放到了自己的上首,很显然是承认唐爱莲坐首席的资格。

  几人心中都吃惊,这个小海姑娘在年轻一辈之中,算是厉害的了,这个女孩居然比她还厉害!

  术士界出了这样一号人物,怎么就没有听说过?

  郑必坚夫妇的眼光,都看向了唐爱莲,然后又看了看徒弟乐闻天。看看唐爱莲,再看看乐闻天,如果他们的眼光带线,恐怕都已经将两人给缠了起来。

  乐闻天实在忍不住了,站起来着师父师母行了一礼:“师父,师母,我也想跟唐姑娘比试一下。”

  郑必坚沉默了一阵,这才答应了:“行,你去跟唐姑娘提出来吧。”

  乐闻天顿时高兴了,对着唐爱莲行礼:“唐姑娘,我们到外面去比划一下怎么样?”

  唐爱莲很想说:“跟我比,你不行的。”

  但看他那跃跃欲式的样子,又实在不忍心打击他。

  她想了一下,说:“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去外面搞得尽人皆知,就这里试吧,只要控制好就行啦。”她指着地面:“以你最强的力量攻击这个地面,看谁击出的地洞深就算谁赢。”

  乐闻天一听唐爱莲这话,也觉得没必要搞得太大被别人知道,虽然他们这个亭子,没人来打扰,但毕竟,一旦时出法术,还是会有术法波动。

  唐爱莲这个文斗的方式很不错。

  “好,我先来。”

  乐闻天左手盘腿坐在凳子上,口中微动,手变剑指,待酝酿了有两分之后,剑指指向地面,只听得哧的一声,地面上出现了了一个小洞,大约有一指深。

  要知道,这是水泥地面啊。

  郑师父良师母两个见了,脸上顿现喜色:“不错啊徒儿,你是不是又突破啦?”

  乐闻天高兴地:“是啊师父师娘,我昨天晚上不小心突破了,我现在是六级术士啦。”

  唐爱莲心中暗道:相当于炼气六层,就是六级术士?

  “好、好、好,要戒骄戒躁,争取早入成为术师。”郑必坚满是欣慰的样子,让唐爱莲很无语。

  二十岁了,才相当于炼气六层,很差了好不好?不过这剑指发气能在地上刺个一指深的洞,也很不错了,这手功夫如果用来杀人,也让人防不胜防了。

  乐闻天兴奋地看向唐爱莲:“现在到你了。”

  “哦,我听你刚才市,你是六级术士?”

  “是啊。”乐闻天显然还在兴奋之中:“之前还是五级,昨天晚上才突破六级。我刚才是以气破敌,不过对我们术士来说,更应该做的是以五行术法杀敌,只是你提议在吝屋里,我就只能随你意了。”

  唐爱莲又问:“那你师父有多高的功力了?”

  乐闻天很骄傲地:“我师父是二级术师。师母是三级术师。”

  唐爱莲明白了,术士相当于炼气期,术师相当于筑基期修士。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不过,看刚才乐闻天对气的用法,却又感觉跟修仙者有所不同。

  炼气期的修仙者,可做不到这样以气杀敌。

  “现在轮到你了,你快准备吧。”乐闻天好心地提醒。

  小海却冷笑:“她是精神师,你让她跟你比气劲。”

  乐闻天有些失望:“你不能释放外气吗?”

  唐爱莲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也不象乐闻天那样准备半天,直接朝着地面一指,一道紫光从中指射出,射入地面不见。

  她直接以性光攻击。

  紫光消失后,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洞,唐爱莲从桌上拿了一根筷子,就朝着自己刚才射出的洞里里丢下,那根竹筷很快消失不见。

  到底有多深,没有测出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比乐闻天射出的指洞深了很多倍。

  乐闻天很显然知道了自己跟唐爱莲的距离不是一点两点,他丧然若失:“我居然想跟你比。”

  自己准备了那许久,人家随手一指,自己只是手指深,人家那深不知几许。却不知道,唐爱莲那根本就不是内气外放攻击,而是性光攻击。

  不说乐闻天,就连他的师父师母,以及老海小海都惊呆了,这个唐爱莲的功力,跟她射出的指洞一般,深不可测。

  唐爱莲看了众人一眼,说:“我现在可以坐这个位置了吗?”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