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截胡

  “姑娘盯着我不放,是见过我吗?”那男人忽然笑道。其实,他的注意力却是老海身上转了一圈,因为,他感受到了老海对他若有若无的敌意。

  不过,那敌意很快又消失了,让他认为,是自己感应错了。

  等他注意地唐爱莲时,心中却惊诧,这术界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美得这么夺人心魄的女孩。不过,她身上似乎没有术力波动,应该是个普通人吧,怎么跟他们这些奇门江湖的人坐到一起了?

  唐爱莲微微一笑:“我只是感觉突然而已。”

  已经收起了悲戚之色的老海给唐爱莲介绍:“这位是五级术师曾光明,他有个孪生哥哥,十八年前失踪了。”

  唐爱莲明白了,这个人是曾光雄的双胞弟弟。这人名为光明,倒是真的生的风光。

  而且,他居然是五级术师,难怪,这老海和郑必坚都将上位给让了出来。

  她行了一个道家礼:“幸会。”

  曾光明见她行的是标准的道家古礼,又不由心惊,难道自己看错了?此人其实是术士?

  老海又介绍另一位青年:“这位是术界新秀张青歌,是张天师的后人,他的叔叔在十八年去探索古墓失踪。”

  唐爱莲这下倒有点意外了,这张青歌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岁,但他身上的功力,她感觉跟筑基三层差不多。

  而且,他长得非常帅,是她见过所有的江湖奇人之中最帅的男人。

  当年那个张天师,可以说是那一行江湖奇人之中功力最高的人,只是,他不象曾光雄那样抓权,因此才被曾光雄给占了先。

  老海这才向曾光明介绍:“这位是唐爱莲唐姑娘,其师父是仙门中人。”

  唐爱莲是什么功力,他没有说,因为,他根本看不出来。只知道,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倍。

  曾光明又吃了一惊,居然是仙门中人的徒弟?

  而且,老海为什么总要提十八年前失踪的人的什么什么,古怪啊。

  而小海却是在张青歌出现后,就开始兴奋起来。她盯着唐爱莲,又看看张青歌。她知道,老一辈是不屑于跟年轻人相争的,因此,她能跟唐爱莲争,乐闻天能跟唐爱莲争,但她爷爷和郑必坚夫妇却不能下场跟唐爱莲斗。

  她期望着张青歌能压唐爱莲一头。

  张青歌一进来,跟大家打过招呼之后,眼光就没有离开过唐爱莲。

  他忽然欺身上前,拨剑指住了唐爱莲的脖子:“你是谁?为什么你身上有我叔叔留的信息?”

  唐爱莲大吃一惊,她的身上,居然被张天师下了附身信息,她怎么不知道?

  看来,民间一些高明的修炼者,也有自己不知道的道道啊。

  她不高兴地说:“不要用剑指着我,再指着我,我就把你的剑折断!”

  她用手将剑推开。

  张青歌忽然有种感觉,他若是不将将剑收起,恐怕这个女孩真会将他的剑折断。这是叔叔送他的剑,他怎么能让它受呢?连忙将剑收了起来。

  见青歌轻易放过了唐爱莲,小海十分失望。

  “你身上真有我叔叔的信息,你说说吧,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叔叔,最后一次见我叔叔是什么时候?”

  唐爱莲依然用了先前的借口:“我在四岁多不到五岁的时候,跟着江叔叔在部队玩,经常四处乱跑。有一天,我看到了十几穿着奇怪衣服的人去了我江叔叔部队所在地后山。我当时感觉好奇,就悄悄跟上了。

  后来,才发现他们是要去探索那里的一个古墓。但那个古墓不吉祥,我江叔叔部队里好多士兵去了都病了,江叔叔严禁我去那里。所以我就好奇啊,他们去干什么?

  他们进入了古墓后,就没有了消息。我还想问问他们,古墓里是不是有什么妖怪呢。但他们却没有出来。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我慢慢也忘记了那些进入古墓的人。

  三年后,我在离古墓几里外的一片山谷里采药,忽然就从天砸下一个男人,我一时好奇,就跑去看。结果那个人还活着,但也离死不远了。

  我就问他:“喂,你是谁啊?”

  那个人睁开眼睛,叫了一声水,我喂给他喝水,然后认出他:“你不是跟那十几个人一起进了古墓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其他人呢?”

  那人说:“我们、进入了、一个地方,大家、分散了,吴老奇死了,钟长生死了,卫——也死了。”

  然后,他就我把一个东西送给一个姓海叫海东强的人,还给了我一袋金币作报酬。给了东西之后他就死了,我吓得连药都不采就跑了。第二天我再带着江营长去的时候,那个死人也不见了。我后来又想啊,也许那个人没有死呢。”

  唐爱莲想了想,又说:“我不知道你叔叔为什么要在我身上留下信息,难道,那个突然从天而降的男人是你叔叔?”

  唐爱莲之前就说过见过一个从天而降的人,但却没有人怀疑过,那个人是张天师。但现在被张青歌这么一说,大家都不由怀疑起来:难道,唐爱莲遇到的那个男人,真是张天师?

  唐爱莲心中苦笑,她说的从天而降的男人,是她杜撰的啊。

  张青歌问唐爱莲:“你说说看,那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是什么样的?”

  唐爱莲回想着张天师的样子,说了起来:“中等身材,有点偏瘦,留了八字胡,说话时声音很醇厚,很好听,眼睛很亮,鼻子很高,嘴唇有点厚。”

  张青歌眼睛大亮:“真是我叔叔。”

  众人也都点头:“应该是张天师。”

  那十几人如果有谁能逃过一难跑回来,最有可能的人就是张天师。

  “只是,奇怪啊,他既然回来了,为什么又不回家呢?”张青歌看着唐爱莲。

  唐爱莲翻了一个白眼:“我怎么知道?”想吧,让你把剑对着我,我让你想一年都想不清楚。

  张青歌又问:“他送给你的那些金币呢?”

  唐爱莲:“金币是我的。”

  张青歌说:“我可以给你钱。”

  唐爱莲一些:“我已经跟老郑说好卖给他了,五千块钱一枚金币。”

  “我给你一万块一个金币,卖给我吧。”张青歌马上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