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想仿制

  曾光明眼珠一转,又问:“那你这样的纳物符还有没有呢?”

  有,当然有,从十天到十年都有,都是她练手之作。舍不得丢掉,又没什么用处。

  她拿了一块灵石的伴生石出来:“这个是能用一年的,我师父的练手之作,都丢给了我。嗯,这个一年啊,是用的时间一年,如果你在路上的时间用,回来后马上把东西取出来,它就恢复成静止状态,不计算用的时间。”

  实际上,纳物符需要灵力,输入的灵力多少,决定了它能用的时间长短。还有,用到一定时候,如果拿来让唐爱莲维修一下,又能恢复到最初状态。这已是她将纳物符给小弟们的时候交待他们十年拿回来找她的原因。

  当然,出卖给别人就不同了,谁有耐烦还帮人维护呢?

  几个人的眼光都盯着唐爱莲手中的符,这真是好东西啊,用的时候才计算时间,不用就收起来。那样的话,只要出路的时候用,一年出路的时间一个月的话,可以用十二年!

  而且,那符介,似乎有点不同凡响呢,那分明是灵玉。

  纳物符,是不能用纸的,否则,无法承受空间的能量。只能用玉石。唐爱莲的空间里,这种灵石的伴生石多得不耐烦,就用来制作纳物符,也算物尽其用了。

  “那个,唐爱莲,你那纳物符,能不能卖几个给我啊?”曾光明貌似很随意地说。实际上,天知道他有多小心。

  唐爱莲状似不懂:“卖给你,你自己可以画啊,为什么还要买别人的?”

  曾光明扫了其他人一眼,他不能暴露他不懂换纳物符啊,否则,这个唐姑娘肯定会惜售的。

  曾光明似乎有点尴尬:“呃,我当然能画。但是,我找不到这种画纳物符的灵玉啊。”

  他哥是民俗文化研究会的会长,民俗馆什么符不会画?

  唐爱莲似乎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你其实想买的是灵玉对吧?”

  “对对对。”曾光明忙说:“你应该知道,灵玉很难找的。”

  唐爱莲却掏才几块灵玉:“我恰好寻到了一块,切割成十块玉牌,你若是缺灵玉,我可以卖几块灵玉给你。”

  曾光明一嘴巴的苦,灵玉对别人来说是难寻,但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难。每年都有人去民俗馆求符,有些符,是必须要灵玉才能制成,而求一块符,至少要带上两三块灵玉。

  毕竟,谁敢制符能一次成功?

  而制符不成功,往往会让灵玉暴裂开来,不能再用。

  如果一次制符成功,那对方拿去的灵玉就归了民俗馆

  因此,民俗馆不缺灵玉,但缺纳物符啊。他还想买块纳物符回去研究,自己画出纳物符呢。

  忽然,老海传音给唐爱莲:“别卖给曾光明,他虽然不象他哥哥那样腹黑,但也不是什么好鸟。他买了你的纳物符,定是想仿制出售。”

  唐爱莲心中一怔,自己拿了出来就是打算卖的,不卖给曾光明,恐怕就得罪他了。

  得罪他倒不是很要紧,得罪整个民俗馆,不是得罪不起,而是没必要。

  至于说民俗馆想仿制,唐爱莲一点都不担心,纳物符,不是用普通灵气能画的,而必须用混沌之气,少一样元素空间都不稳,制不了纳物符。

  也就是说,只有混沌灵根的人才能画出纳物符。

  她传音老海:“没关系,我这纳物符,别人解不了。”

  老海的大女儿海英被曾光雄杀掉,他对民俗馆自然是恨的,但他知道,以他的现在的力量跟民俗馆对上不太可能。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杀人的是曾光雄,术界有规矩,罪不及家人,因此,他也无法去找民俗馆的麻烦。

  还有一个原因,杀海英是曾光雄这个事,一是女儿托梦,二是唐爱莲告诉他的。无论是谁,没有证据,他都不能就这样打上门去。

  被截了胡没买成金币的郑必坚在一边开口了:“唐道友,我不会画纳物符,你卖一个给我吧。”

  唐爱莲很爽快:“行,我答应卖给你,你出个价吧!”

  “三百万!”郑必坚果断地说。

  他这一下就将他所有的钱全部砸了下去。听得郑夫人心头滴血。

  但是,这个纳物符真是个宝贝啊,她也想要。

  在郑必坚看来,这种宝物很难遇到,遇到了,就要拿下,最多,又去香江赚一点,只要不得罪那边的术士,赚钱还是容易的。随便出一次手,就能赚上个十把万。

  “行,成交!”

  唐爱莲之前将金币卖答应了别人,对郑必坚有点内疚,因此,郑必坚一出价,又跟她的心理价位相当,马上答应了。

  她直接将纳物符递给了郑必坚:“你可以先试用一下。”

  郑必坚拿符到手,非常高兴,立马开启,将身边的碗筷一股脑儿都收取了,然后又放出来。反复多次之后,才收起了纳物符。

  “唐道友,我们是马上去银行,还是等吃完这结婚酒再去?”

  “吃罢再去吧,我不急。”唐爱莲说。

  曾光明有点傻眼:“喂,我们先谈的啊,你怎么卖给他了?”

  郑必坚道:“那金币也是我跟唐道友先谈啊。”

  曾光明想说,金币能跟这个纳物符比。而且,金币不是他截的胡啊,但他看了张青歌一眼,又不好说这话。天师府,可不是他民俗馆能得罪的。

  他是真的想要纳物符啊。只是,他一直在绕圈子,只想着留个面子——他不想承认他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纳物符这种东西。

  其实他承认也没什么,但民俗馆的符名气太多,如果他要买别人的符,那真是有损民俗馆的颜面啊。因此他才想想着找借口,这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曾光明转向了唐爱莲:“唐道友,你那里还有没有纳物符可以出售啊?”

  唐爱莲双手一摊:“对不起啊,我现在没了,等以后我见到师父,请师父制几个再说吧。”

  曾光明眼光又转向郑必坚:“老郑啊——”

  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出来,忽然就感觉身体一重,压力倍增,想说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