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敬酒

  唐爱莲微笑着说:“曾道友啊,我刚才说了,我会请我师父多制几个纳物符来卖,到时候,我会找个地方拍卖。但是,我希望我卖东西的环境是安全的,否则,以后我哪还敢卖东西啊,你说是不?”

  曾光明忽然间就感觉,他之前错看唐爱莲了,他以为,唐爱莲能坐在上位,是几老海和郑必坚看在她师父是仙门中人的面上,才让唐爱莲坐在上首的。

  但现在看来,唐爱莲能坐在上首的位置,完全是因为她自己的实力啊。

  他想说,张了张口,却说不出来。

  唐爱莲又说:“这个卖东西的环境呢,包括我想卖给谁就卖给谁,而且,我卖出去的东西,也必须安全,否则,以后谁也别想从我这里买到东西。”

  唐爱莲说完这话,这才放开了对曾光明的压制。

  曾光明一听唐爱莲这话,顿时气了,这是绑架啊。

  纳物符的作用实在太强大,出门出路,能有个纳物符,什么东西不能随身带?有洁僻的,甚至可以将自己的家带着走!

  更重要的作用,当然不好摆到台面上来。

  到目前为止,也只有这个女孩这里才听说能够有纳物符卖,她又说了,以后会再问她师父要,也就是说,以后大家都还有机会买到纳物符。

  但是,如果得罪了她,她不卖了,那大家都买不到纳物符,而那个得罪她的人,就将成为众术士的公敌!

  郑必坚听到唐爱莲这话,心中大喜。他还有点怕酒后曾光明会用手段逼迫他将纳物符让出去呢。现在可以放心了。

  曾光明却是郁闷得想要飞天。

  张青歌却插了进来:“唐道友,你打算在哪里拍卖?咱们术界每个月都有交易会,正好,三月三有一场一年一度的术界大型交易会,我建议你拿到那里去卖。”

  “哦?”唐爱莲还是第一次听到术界有交易会。

  她刚想问这个术界交易会在哪里举行,就听到老海的传音:“术界交易会平时就在江西曾家的民俗馆,但一年一度的大型交易会,却是在广西的一座叫凤凰山的地方。离三月三也没几天了,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

  唐爱莲大喜:“好啊。”

  话出声才感觉自己说出了声音,见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过来,忙说:“我就问师父多要几个纳物符,到时候拿去拍卖。大家想要纳物符的,都可以去拍啊。”

  “行,你要拍卖纳物符,到时候我帮你安排。”张青歌看着唐爱莲的眼睛说,眼神也变得有些炙热。

  小海姑娘原本还希望着青歌来后压唐爱莲一头的,但现在,似乎连青歌都被她收服了,不由十分郁闷。

  正在此时,听到外面一声炮响,紧接着,便有一队姑娘捧着各种盘子来了——要上菜了。

  按照习惯,头炮上菜,二炮婚礼开始,三炮才开始吃饭。但这些奇门江湖中人哪里讲究那些,反正这里也不主院。因此,酒菜上来后,众人便开始推杯换盏地喝了起来。

  张青歌坐在唐爱莲的右边,拿起酒壶便帮她倒酒:“能喝点吗?”

  唐爱莲连忙伸手罩住酒杯:“我喝不惯那个,我喝我自己带来的。”

  她拿了一只酒壶出来,里面装的是她自己酿的果酒。

  这一喝酒,各种话题就出来了,大家说的都是些奇门江湖上的事,听得唐爱莲大为兴趣,不过她是听的多,说的少,众人见唐爱莲这个听众感兴趣,也都越说越起劲。

  也不知酒到几巡,忽然听得外面有一阵笑声,唐爱莲念力一扫出,便发现是一帮人簇拥着新郎新娘过来敬酒了。

  亭子的玻璃门被打开,双家家主引着新娘新娘过来了。

  双家主是一个中年美大叔,他一来就先来了一个团团一揖:“各位大师好,欢迎大家光临敝舍参加小儿婚礼,不胜荣幸。我带着新郎新娘来给大家敬酒来了。来来来,仁文顺娘,快过来,给各位大师敬酒!”

  双仁文早就听父亲说过,这赏雪亭里的一桌都是些江湖奇人,因此早就做好了准备,要准备在这里敬一些粗豪汉子。

  只是,当看到这一桌人的时候,他不禁呆了一呆,这一桌八个人,年纪大也只有三个,另外五个,却都是男的帅,女的美,非常养眼。

  特别坐门对正中的那位女子,美得简直是令人窒息!

  这些人,就是江湖奇人么?

  而且,不是说,这些江湖奇人都是一个比一个怪么?怎么他们一进来,就都站了起来,还一个个都面带微笑。

  其实,这些人平时真不是这样的,只是,坐在首位的唐爱莲站了起来,其他人能不站么?唐爱莲面带微笑,他们能板着个脸么?

  奇门江湖以实力为尊,唐爱莲几次出手,已经将所人都打压了下去。这些人,能不照着她的做么?

  双家主也是有些愣,毕竟这些人的画风跟平日不一样。但他很快就发现了这画风的改变者——坐首位的唐爱莲。

  唐爱莲来的时候,左边坐了三人,右边坐了两人,空下最末席和两张首座。唐爱莲来之后,直接坐了那张挨老海的首座。

  后来小海将自己的位置坐坏了,移到了末坐,老海又将新增加的椅子放在自己的上首,因此,曾光明和张青歌来后,就坐在了老海身边。

  于是,这一桌的位置坐法,就成了唐爱莲坐首位,左边郑必坚三人,右边曾光明张青歌老海三人,小海坐在门边的末座。

  整席面,就成了以唐爱莲为首。

  在别的桌,应该由专门的服务人员倒酒,但这里,双家主为了显示对这些高人们的看重,却是亲自给大家添酒。

  双家主拿着酒壶首先给首座添酒,却不认识唐爱莲,便问旁边的曾光明:“曾会长,这位是——”

  谁知,曾光明却先向唐爱莲介绍:“这是双家的家主双向诚。”然后才向双家主介绍:

  “这是唐爱莲唐道友!”

  双家主心中更是惊疑了,按理说,介绍客人,应该是把年轻的介绍给年长的,那姑娘看起来不到双十,而曾光明却先将自己介绍给那个女孩。

  这说明什么?说明在曾光明看来,这个女孩的地位在他之上。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