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5章不可能

  而且,双家主还注意到了,这个姑娘可是坐在首位!

  一个不到双十年华的姑娘坐到奇门江湖这一桌的首位,这些个平时桀骜不驯的人却没有丝毫不满,这到底是什么人?

  他按下心中的惊疑,上身微倾给唐爱莲添酒。

  唐爱莲连忙谢绝:“谢谢双家主,您给曾会长他们添吧,我喝果酒就好。”她微笑着晃了晃杯中的果酒。

  看到那杯中琥柏色的酒,近距离闻到唐爱莲晃杯时酒中散发出来的香醇,双家主又是一惊,这酒,不是双家提供的!

  而且,唐爱莲天使般的脸上虽然带着得体的微笑,却透着疏离冷淡。

  双家主面上表情更加温和:“好,女孩子喝果酒更好。”也不问她手中的果酒从何而来,便跳过唐爱莲,给其他人一一添酒。

  添好酒后,然后才是新郎新娘给众人敬酒。

  双仁文搞不清楚,应该先向哪一位敬酒,双家主看了一眼唐爱莲,双仁文这才跟新郎新娘一起向唐爱莲敬酒。

  唐爱莲喝了新郎新娘的敬酒,按照规矩,便该当给新郎新娘礼信。可以是一件小礼物,也可以是一个红封包。

  唐爱莲来喝酒之前,没想到会坐到首位,由新郎新娘敬酒,因此没有准备红封包。

  总不能不给礼信吧?

  唐爱莲想了一下,随手摘下了手腕上的一只龙凤缠丝金镯放到了伴娘双手托着的盘子里,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刚才拿出来说是卖给曾光明的灵玉,放到了伴郎双手托着的盘子里。

  “小小礼物,新郎新娘拿着玩吧。”

  双家主一见唐爱莲拿出来的敬酒礼,心中顿时又是一惊,这礼,太重了!

  酒桌上的其他人一见唐爱莲给的礼物,顿时一个个都口苦了,唐爱莲这给的礼物太重,他们怎么办?

  唐爱莲微笑着说:“我事先没想到能坐这里,没有准备,所以随便给了点随身的小玩意。而且我之前可没有送过礼,你们就不要学我了,随意给吧。”

  酒席上的其他人这才松了口气。

  双家主听唐爱莲说先前没有料到坐这里,心中便是格登一下。

  今天来喝酒的人虽然多,安排有可能有不周到的地方,但这一桌奇门江湖的人,绝对是每个都事先安排好的。

  这个姑娘坐在这一桌本就奇怪了,还是他不认识的。现在又说事先不知道,说明这个姑娘原本应该不是安排在这里的!

  而且,她事先没有送礼,以这个姑娘的气质身份,在奇门江湖的术士中都能让他们服服帖帖,说明她不是简单人,怎么可能没有送礼?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是随家人来的!

  看来,回去之后得好好查查才行。

  眼看新郎新娘已经敬完了一轮,双家主连忙给大家团团作揖:“各位先喝着,我先去那边安排好就来陪大家一起喝。”

  唐爱莲忙说:“双家主今天应该是最忙的,你就忙你的去吧,我们自会喝好,不会客气的。”

  新郎新娘一回到院子里,双烟玉就将真正的伴娘拉着换回了临时的伴娘,并将临时伴娘拉了过去,那里,坐着几位姑娘。司马夏,玉晓春,柴玉华都坐在那里。

  “怎么样,那个唐爱莲在那边是不是受委屈了,有没有人欺负她?或者,她是不是被丢出亭子外面了?”双烟玉迫不及待地问。

  临时伴娘叹了一口气:“你们都猜错了,那个唐爱莲,在那里不知道有多好呢。那整桌的人都捧着她,把她当什么似的。”

  “不可能!”站在双烟玉旁边的司马夏不相信。

  “怎么不可能?”临时伴娘看了司马夏一眼:“我问你,给客人之间介绍,应该是按照什么顺序?”

  司马夏说:“把年轻的介绍给年纪大,把地位低的介绍给地位高的。”

  临时伴娘挑着眉说:“可刚才,双家主不认识那个唐爱莲,有人给他们介绍的时候,是把双家主介绍给那个唐爱莲。”。

  司马夏忙说:“我刚才说的那个顺序,还忘了一条,把男士介绍给女士!双家主是男的,那个唐爱莲是女的,自然是要把双家主介绍给唐爱莲了。”

  大家都松了口气,是啊,大家都差点忘了,应该把男士介绍给女士。

  可他们却真的忘了,在国内,执行这条的几乎没有。

  临时伴娘又说:“可是,在敬酒的时候,新郎新娘放着满桌的客人,先敬那个唐爱莲!”

  “什么,先敬那个女人?”司马夏惊叫。

  这一下,所有人都感觉不对了。介绍的时候可以说是把男士介绍给女士,可如果敬酒的话,绝对是先敬身份最重的人。

  “她坐在首位!”临时伴娘又补充到。

  坐首位?

  一个姑娘,居然坐到首位去?

  “那一桌全部都是男人对不对?”玉晓春说。

  临时伴娘摇头:“那一桌一共八个人,有三个是女性。其中一个老的,两个年轻的。”

  柴玉华忽然点着头:“我知道了。”

  所有姑娘都看着她,齐声问道:“你知道什么?”

  “这个唐爱莲,一定是对那些人说,她是凤家的媳妇。凤家的地位,谁不知道?那些人既然是江湖中人,自然对凤家也有耳闻,听到有凤家的媳妇去坐跟他们坐一起,自然是对她恭恭敬敬地巴结着,想着日后有什么事,可以去找她。”

  众位姑娘听着柴玉华的话,居然觉得这个解释很有道理。

  “这么说,把她安排在怪人席,反而让她在那些人之中摆足威风了。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我们之中任何一个过去,都会受到那帮人的礼遇?”玉晓春不服地说。

  “应该是这样的。”

  “我也觉得是这样。”

  “唉,本来想整她一盘,没想到,反倒让她出风头摆威风了。”

  双烟玉心中却不这样认为,她爸爸曾经一再说,那一桌的人一定要安排好,不得有半点不敬。可见,那些人是不能惹的存在。

  而且,以前她曾经跟着大伯出去,见过几个奇门江湖的人,脾气的确是很怪,对胃口的时候,一切都好说,不对胃口的时候,根本连理都不理你。如果惹到了他们,把你丢出去是小事,要是丢一个法术到你身上,那才叫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任性妄为,只服有本事的人,根本不将什么当官的人看在眼里,自然不会将什么凤家的媳妇当回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