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水性扬花

  唐爱莲点头:“是啊,我之前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交易会。”

  “没关系,到时候我带你走。”

  小海见张青歌过来,原本很是高兴,但见他只是顾着跟唐爱莲说话,却不理自己,心中很是不愤,心中大骂唐爱莲水性扬花,明明有了未婚夫,还能勾她的青歌。

  但当着张青歌的面,却是什么也不敢说。

  双烟玉见这个帅得不象话的张青歌只顾着跟唐爱莲说话,都不看她,心中也是不愤,难道他都不知道,我是才是高贵的双家小姐吗?

  不过她向来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因此,只是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唐爱莲跟那些奇门江湖的人交谈。

  为了方便,曾光明还准备了一辆东风大卡车。在进山之前,可以不必骑马。十点钟之后,一行十几人开始上车。

  曾光明没见到唐爱莲的马,便问:“唐道友,你的马呢?”

  唐爱莲指了指头顶上空:“我骑鹰。”

  众人都露出羡慕的眼神。

  十几人十匹马挤主在一个车斗里,气味不怎么好闻,幸好车斗够大,又是敞开的,现在还是三月,因此也不难忍受。

  唐爱莲很想放出自己的吉普车来,但她之前没拿车出来,现在突然丢出,有点太抢眼。虽然她说过有纳物符,但她又说过自己的纳物符都只有十个立方的空间,哪里能放得下一辆吉普车?

  车子刚开了有十来分钟,前面忽然有人拦住了车头。

  唐爱莲一见那人,顿时惊了:“师兄!”

  原来,来人居然是白天玉,那头白龙。

  曾光明连忙停车招呼:“这位道友也去参加交易会吗?快请上车。”

  谁知,白天玉只是跟他点了点头,说了句“我有车”便朝车上叫道:“师妹下来吧,坐我的车。”

  众人往右边一看,才发现有一辆军用吉普停在路边。

  能坐吉普车,谁还想坐敞开的人马混装车啊,唐爱莲立马就要跳了下去。却被双烟玉拉住了:“唐——小姐,能不能让我搭个便车?”

  唐爱莲抱歉:“不好意思,车子不是我的,你要搭车,跟我师兄说吧。”

  实际上,她并不想让双烟玉上自己的车。

  偏双烟玉不识趣,她见唐爱莲不答应,马上看向凤鸣,求道:“这位哥哥,让我坐你们的车吧。坐这个车斗里,我都快吐了。”

  好不容易两人一起,谁想带上别人?白天玉却根本就不理她,拉着唐爱莲的手就上了吉普车。

  曾光明听到双烟玉的话,顿时不好看了:老子辛苦找车给你坐,你倒嫌弃上了。他轻飘飘地瞟了双烟玉一眼,说:“双小姐不喜欢坐车,不如直接骑马如何?”

  双向城之前曾经交待女儿尽量多跟唐爱莲接触,因此,女儿跟唐爱莲提出,他一时倒没想到别的,也就没有阻止。

  待见白天玉不理,心中也有气,唐爱莲的这个师兄,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只是一个没注意,听到女儿说出那话,便知道得罪了曾光明,见曾光明的脸色,连忙说:“小女被我养娇了,不懂事,曾会长不必在意。”

  曾光明也不说话,直接上了驾驶室。

  双烟玉这才了解到之前爸爸说的奇门江湖的人性子怪的说法是真的了。她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唐爱莲就能在他们之中相处融洽。

  她不知道,唐爱莲如果不是有强过他们的本事,哪里和有这么融洽?

  吉普车里,唐爱莲不高兴地问白凤鸣:“不是让你先去学校吗?你怎么又来啦?”

  白天玉开着车,带笑的大眼看了唐爱莲一眼:“我师妹想要去过情人节,我要是不奉陪,师妹被别的男人拐走了怎么办?”

  唐爱莲气了:“白天玉,你怎么说话呢?”

  白天玉见唐爱莲生气,心中有点慌,忙说:“对不起阿莲,我只是想多跟你在一起而已,只要送你到山脚下,我马上就回学校去,行了吧?”

  说罢伸出一只手去握住了唐爱莲放在腿上的小手。

  唐爱莲抽回自己的手:“专心开车。”

  白天玉嘿嘿一笑:“这车子,我就算不用手,也能开好,我师妹在车上呢,肯定要保证师妹的安全。”

  话音未落,因为出了城,又恰好在放牛时间,路上不时有牛从路上走过。前面一条水牛忽然横过马路,吉普车差点撞到牛身上。

  白天玉猛一踩刹车,唐爱莲头一冲,差点给甩了出去。

  白天玉的脸顿时红了:“意外,意外。”

  唐爱莲笑弯了腰:“哈哈哈,阿鸣,你是不是想吃牛肉啊,可撞死耕牛是犯法的呢。我戒指里还有几万斤自制牛肉干,你要不要?”

  大卡车的驾驶座里坐了两个人:曾光明和张青歌。

  原本一开始,曾光明邀请唐爱莲坐驾驶座,唐爱莲拒绝了,张青歌见唐爱莲不坐驾驶室,也爬了出去,去坐车斗。

  后来唐爱莲下了车,车斗里没有了唐爱莲,张青歌也不想坐车斗了,便去了驾驶室。

  此时,张青歌盯着前面的车子,眼睛似乎穿透了玻璃,直接盯在了唐爱莲身上。

  曾光明的声音幽幽响起:“这个唐爱莲看起来也不是个老实的啊,明明跟凤家那小子定了婚,却又跟她师兄关系密切。”

  张青歌怒道:“江湖儿女哪有那么多男女大防。”

  曾光明嘿嘿一笑:“人家可不算是江湖中人呢,特别是凤家小子,人家那是标准的世家大族的继承人。”

  “你什么意思?”张青歌不知为何,心中就是一阵烦躁。

  自己好容易才看上一个姑娘,突然出来个未婚夫还罢了,现在又跑出了傲得没边的师兄,两人状态亲密,还相约一起去过情人节!

  按理说,既然这样,他就该知道,这唐爱莲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自己从此不管她就是了,可他nn的,他就是烦躁:她不该这样的!

  至于是不该有未婚夫,还是不该有师兄,他也说不出,反正就是烦躁。

  而且,这烦躁还不能说,说了,旁边的曾光明会更加取笑,就象刚才一句话,就让他更加烦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