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121章 治治她的公主病上
  第1121章治治她的公主病上

  双向城看向司马夏的眼光带上了责备:“小夏啊,你买那么多衣服干什么?待上山的时候多难提啊。番茄小說網 w`w-w`.`而且,你提着这么多东西去参加交易会?”

  司马夏嘟着嘴巴:“双叔叔你也这样说我,有好几套都是帮小玉选的。大不了到时候我们一起提,几个人还提不动这几件衣服?”

  双烟玉忙说:“我不说了我不要吗?”

  双向城看着司马夏,为她的心理逻辑感到神奇:“你的衣服自然是你自己提,到时候大家参加交易会,谁管你啊?”

  双向城看了女儿一眼,叹了一口气,不说话了。

  他将女儿身上的袋子接过来,一起塞给司马夏:“你自己去装好你的行李吧,我跟小玉有话要说。”拉着双烟玉进了自己的单间。

  司马夏心中不满,抱着衣服走向自己的房间,哐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双向城的房里,双烟玉很委屈:“爸爸,你还是想办法让司马夏回去吧。我实在受够了她。”

  “我也不想带她去,但是,不知道你司马伯伯是怎么回事,想要来这次交易会上买一样东西,原本是派她哥哥来的,是她抢着要来。我们虽然决定以后要远着司马家,可也不好太过拒绝他的要求,何况只是带她来。行了,这是最后一次,以后都不勉强你跟她玩了好不好?”

  双烟玉听说是最后一次,也只好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

  双向城又说:“你也不要拿她当小姐,以是我们在是利用司马家,以后不用了,她的一些不合理要求,你可以不用理会。”

  双烟玉听到这话,这才点了头。

  回到跟司马夏共同的房间,只见司马夏正在一件件试穿衣服。原本叠得好好的衣服全部抖开了,床上桌子上椅子上到处都丢着衣服。

  一见双烟玉进来,她马上摆出模特样子:“小玉你快看看我穿明天穿这件怎么样?”

  双烟玉皱了皱眉:“你不是已经在店里试过了吗?”

  司马夏撇撇嘴:“我只是想选明天穿的衣服而已。这几套是你的,你快试试看吧。”

  双烟玉叹气:“我不要了,你快把衣服拿开吧,我要睡觉了。”

  都已经开口说过都是司马夏的,要是她又穿出去,不是打她自己的嘴巴吗?

  “不是都说好,这几套是你的吗?那个时候你没说不要,怎么现在不要了?”司马夏奇怪。

  双烟玉刚想要帮她叠衣服,但想起爸爸的话“她的一些不合理要求,你可以不必理会。”便说:“我没时间帮你叠衣服,你自己叠吧,我要睡觉了。”

  说着,将她床上的衣服一起搂到对方床上,便倒下睡觉。

  司马夏见一直可话的双烟玉居然不听话了,顿时觉得委屈起来:“小玉,你太不够意思了,你叠下衣服都不行啊。”

  “我累了。”双烟玉说着便躺下了。

  司马夏只好自己叠衣服,一边还数落着双烟玉:“你看你,这么小气,我们两家这么好的关系,让你做点叠衣服这样的小事都不肯帮,要是遇上别的事怎么办?我明天跟双叔叔说去,让他教育你。”

  双烟玉听着她的数落,居然也感觉自己做得不地道起来。不对,她没错!

  她吼了一句:“别说了!”干脆将被子往身上一盖,连头蒙住睡了。

  司马夏没想到双烟玉不但没有帮她叠衣服,居然还吼她,怔了一下,便生了气。将衣服全部往椅子上一丢,也睡了。

  这天晚上,两人的心思都转了半夜才睡。

  双烟玉以前没觉得,被小海说了那句“你是她的丫头?”之后,她就感觉,似乎她真的一直在做司马夏的丫头的事。

  自己也是堂堂的世家小姐,凭什么司马夏要将她当丫头?双家并没有从司马家得到什么大好处,可司马家用的大钱,却都出自双家。

  他们虽然从司马家得了好处,但司马家也用了自家的钱,凭什么,还要自己当她司马夏的丫头?

  从现在开始,她还不干了。

  而司马夏也不舒服,他们司马家是主,双家是从,他们双家就该处处为他们司马家着想。自然,双家的人也应该处处为司马家的人着想。

  她是司马家的小姐,双烟玉是双家的小姐,就该处处为她着想才对。

  明明平时她们处得那么好,象这种叠衣服的小事,在家时住她家都主动帮她做,这一离了家,对她就变得差了,不但双烟玉不听话了,连双叔叔的话里也没怪双烟玉,反倒怪起她来了。

  再想想那个从农村出来的唐爱莲,处处有人照顾,连赶个三月三都有师兄开车送,而自己却没人可怜,连平时处处帮自己的小玉也不帮自己了,心中也是非常委屈。

  两人都是想到半夜才睡着,早上理所当醒晚了,直到双向城来敲门,两人才醒来。一看手表,已经七点钟了。

  昨天吃饭的时候,曾光明宣布过,七点半钟吃早点,八点钟出发。

  如果在平时,有半个小时梳洗足够了,但现在,司马夏的衣服还散着呢。

  “快点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带着东西一起下去吃早点。”双向城在门外说了一句,便走了。

  司马夏也不捡东西,拿着手巾牙刷直接去了卫生间。烟玉用了十五分钟时间才将自己所有的东西整好,装进大提包里,便带着手巾牙刷去了公共卫生间。

  正好遇上司马夏从卫生间回来。她皱了皱眉:她洗涑居然花了这么多时间。

  司马夏也不跟她说话,自顾跟她擦身而过进了房间。

  等双烟玉解决生理问题,洗涑完毕回到房间,却发现司马夏还坐在床上,她的东西,全部未动。

  她实在忍不住了:“你怎么还不捡东西?要走啦。”

  司马夏嘟着嘴巴:“我不懂怎么捡。”

  双烟玉气了:“你平时怎么捡的?你不是读过大学了吗?”

  “平时都是保姆帮捡的。”司马夏嘟着嘴巴委屈地看着双烟玉:“小玉,你帮帮我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