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123章 治治她的公主病下
  第1123章治治她的公主病下

  司马夏用手捂着脚踝,脸上是一痛苦的表情:“我的脚扭了一下,站不起来了。”

  “我看看。”双向城查看了一下她的脚踝,并没有肿起来。

  “应该不是很要紧,你走几步看看。”

  司马夏试着走,一拐一拐的,脸上满是痛苦,走了一几步,便“哎呀”一声又坐了下来:“不行了,我走不了。怎么办啊双叔叔?”

  双向城皱着眉头:“那怎么,大家都要去参加交易会,可不方便送你回去。”

  曾光明走上来问道:“怎么回事?”

  双向城叹气:“司马姑娘扭了脚,这可怎么办?”

  “上马吧。”

  “可这段路,不是不能上马吗?”司马夏担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马。

  “那也没办法啊,只能辛苦你的马了。双家主你看,把你的马让你女儿牵,你帮她牵马。这样,马能走得好一些,别让马蹄踩在岩石上打滑就行。不过司马姑娘你就得抓好了,省得马蹄打滑的时候跌下来。”

  “那样的话,不是很危险啊?”司马夏问。

  曾光明:“注意点的话,应该还是可以的。”

  “我不要,这一段路都是岩石为主,要是马滑一下蹄,我掉下来怎么办?”司马夏拒绝。

  曾光明有点不耐烦:“那你说怎么办?”

  司马夏抬头看向天空骑着大黑飞行的唐爱莲。

  大家都也都顺着司马夏的眼光抬头看天。

  看到唐爱莲的黑鹰,大家明白了司马夏的意思:最好的办法,就是骑唐爱莲的黑鹰过去。

  曾光明抬手向上招了一下手,同时朝上叫道:“唐道友,请下来一下,有点事商量。”

  唐爱莲在大黑背上,发现下面走路的人停了下来,便知道有事发生了。念力一扫,将几个人说的话都听在耳里,再一扫描司马夏的脚踝,便知道她又在作死。

  但她还是给大黑下令:“下去看一下。”

  “是的主上。”大黑带着唐爱莲,落到了司马夏坐的的前面小路上。

  唐爱莲下了大黑,虽然明明知道曾光明的目的,她还是问道:“曾会长叫我下来有什么事吗?”

  曾光明指着司马夏:“是这样的,司马姑娘扭了脚,这段路马又不好走,你看能不带着司马姑娘骑一下你的鹰?”

  唐爱莲看了看一下司马夏,见她低着头不做声,便说:“不好意思啊,我的大黑还小,我一个人骑一下还罢了,载不动两人。”

  曾光明道:“那就让她一人骑吧,你骑她这匹马。大家都是一起来的,就应该互相帮助。而且,她一个人走不了,也影响大家的行程。”

  唐爱莲心中冷笑,让我把自己的坐骑让出来给她骑,做梦。

  唐爱莲医摇头:“不是我不给她骑,而是,我的鹰只认我,不会让别人骑它身上。再说,她没骑过鹰,要是飞到了半空,那鹰一发脾气一个翻身,她要坐不稳跌下来,要是摔成肉饼算谁的责任?恐怕,曾会长你也负不这个责任吧?所以——”

  唐爱莲似笑非笑地看着司马夏一眼:“不是我小气,而是她没法骑。倒不如,你们选几个身强力壮的男道友轮流背一下她还好一些。要不就干脆将她送出山去,反正我们也才走了两个小时不到,跟接下来要走两天的山路比起来,这点路还无所谓,将她送出去后再回来还来得及参加交易会。”

  司马夏一听要将她送出,顿时急了。她千方百计跟来,吃了这么多的苦,怎么能半途而废呢?不行,她必须坚持下去。

  “不要,我不要出去。唐姑娘,你不会是因为我之前得罪过你,所以舍不得帮助我吧?

  实在是我现在耽误了大家的行程,你帮助我,是在帮助大家啊。”

  唐爱莲一听这个司马夏的话,就冷笑了:“你这是把你跟大家绑架上了,我要是不帮你骑大黑,就是对不起大家?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这么重要了?能因为我不帮你就得罪大家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司马夏连忙说。其实她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哪个意思?”唐爱莲冷冷地问。

  “唉,都是一马不行百马忧,我们大家是一伙的,大家也不会抛下我一个人是不是?我只是不想大家因为我而耽误行程而已。

  再说,你的大黑真能认人吗?如果它有那么聪明,那有你这个主人跟它说,让我骑一段路应该没有问题吧?如果它不聪明,那它应该就不会拒绝我搭乘。还是,其实是你这个主人舍不得给我骑?”

  唐爱莲心说,就是我这个主人不想让你骑我的大黑,你能怎么样。别说你只是装扭伤脚,哪怕你是真的扭伤了脚,我也不可能让你骑我家大黑。

  “呵呵。”唐爱莲笑了一下:“可我的大黑就是太聪明了,它拒绝除我之外的任何人搭乘到它背上。不过,一般认主的宠物,都是不会让主人之外的人碰的。曾会长,你说是不是啊?”

  唐爱莲说罢,眼睛看向曾光明,神色间带着一种嘲色。

  曾光明看了一眼唐爱莲,他怎么觉得,这个女孩对他有意见?

  难道,他那点心思她知道了?

  他针对唐爱莲,不仅仅是她没有主动说将纳物符给他代为拍卖,还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莫名就是不喜欢这个女孩,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是的,他是故意让唐爱莲将自己的黑鹰让出来给司马夏骑的。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有点灵性的动物,都只认一个人为主子,别人想要骑它,那不将你翻下来不罢休。

  反正他替司马夏说话了,唐爱莲把黑鹰给司马小姐骑了,司马小姐会记他的恩,不给骑,司马家小姐记恨的也只有唐爱莲,而不是他。

  他怎么都不吃亏。

  但是,唐爱莲看他的那一眼,却象是看透了他,让他有点心惊起来。

  从司马家小姐方面来看,他的确是怎么都不吃亏,但那是建立在唐爱莲这边不知情的基础上。

  如果唐爱莲知道他是故意的,那他就得罪唐爱莲了。他针对唐爱莲是暗地里的,可不想明面上去得罪唐爱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