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半夜

  双烟玉想说,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只是因为家族的交代,才跟你虚与委蛇。但这话她不能说。

  她只能微微一笑:“烧这堆火,并非是为了烤火,而是为了烤地。”

  “什么,烤地?”司马夏不明白。

  双烟玉耐着性子解释:“是啊,你没在外面野营过不知道,在外面睡觉,最要防的里的湿气侵人,这地烤过了,湿气都烤没了,再在热地铺上铺盖,热乎乎的暖和,很容易入睡。”

  “噢。”司马夏口中答应着,能想象得出,在这样烤过地上睡觉,应该会很舒服。

  之前见大家都捡柴火,她还想着这么多人捡,自己就不用捡了。现在才知道,原来每个人都只为自己捡。自己之前没捡,现在就没柴火烧。

  “那,我来烧火,你再去捡些柴火吧。”司马夏很轻易地支使着双烟玉。

  双烟玉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出去了:“你把饼子拿出来烤软一下,那样会好吃一些。”

  “又要吃干粮啊。”司马夏很不满。她看了唐爱莲一眼,很希望唐爱莲又拿出好东西来给大家吃。

  唐爱莲拿出一纸箱红薯,以及一大盆切好成块的肉:“今天晚上我请客,请大家自己过来各取所需拿去烧烤噢。”

  众人都羡慕地看了一眼唐爱莲,有纳物符就是了不起啊。想带啥就带啥。大家也不客气,纷纷过来拿去烤。

  一面跟唐爱莲道谢:“谢谢唐姑娘。”“谢谢唐道友。”

  上一次唐爱莲请大家吃包子,双家父女和司马夏以及霍超没领情,结果饿得够呛,这次,双向城和霍超都没客气。

  但双向城也不好意思拿太多,只拿了两个红薯和一块肉。他以为,女儿国司马夏搭挡,她应该会帮女儿拿一份。

  司马夏之前跟唐爱莲闹了一场假扭脚欲侵占人的座骑,还被揭穿了,此时哪还好意思去拿唐爱莲的东西?

  而且,让她自己去拿东西,她感觉有点下面子,她觉得,唐爱莲既然说了请客,就应该将东西烤好送到她手中才算请客。

  等双烟玉捡了一大捆柴火回来,闻到里面的红薯香和肉香,再一看,几乎每人手里都有红薯和肉,有的在吃,有的还在慢条斯理地烤。

  唐爱莲身边的地上,放着一个空的纸箱子,里面只还剩下一点泥,另外一个大盆子,里面只剩下淹制肉剩下的汁水。

  再看司马夏,正在一脸委屈地烤着饼子。

  “这是——”

  唐爱莲见双烟玉看过来,便说:“今天晚上我请客,不过得我不知道大家喜欢吃什么,就准备了一箱生红薯和一盆野猪肉,让大家按照自己的喜好自己来各取所需。你刚才不在,你的搭挡嫌弃我的东西,所以没来要。”

  所以,没给你留下不是我的错,是你的搭挡不要。

  双烟玉看向司马夏。司马夏很硬气地:“我不吃嗟来之食。”

  唐爱莲笑了笑:“看,不是我小气,是人家不吃嗟来之食。”

  曾光明拿了一个红薯过来给双烟玉:“我多烤了一个红薯,给你吧。”

  司马夏见曾光明只给双烟玉不给她,恶狠狠地瞪了曾光明一眼。

  双向城给了双烟玉一块肉烤好的肉,还给她一个眼色:“吃吧。”

  双烟玉蹲在后边便吃了起来,并没有打算分给司马夏。

  众人吃着红薯和烤肉,竟然感觉十分美味。他们不知道这是唐爱莲空间出品,只以为肚子饿得厉害了,所以特别好吃。

  司马夏见所有人都只管自己吃,没看到她,委屈得直落泪。拿着烤软的饼子咬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

  她盯着唐爱莲,对她的恨达到了一个几何高度,一回头,看到双烟玉拿着烤红薯和烤肉吃得香甜,心中将她也给怨上了。

  吃饱后,大家一起动手,将十几堆火拢到中间做一堆,在之前烧过地上,铺上睡具,唐爱莲还拿了一顶小帐蓬出来,搭了一个刚好罩住自己一张床位置的单人帐蓬。

  烧烤过的地上热乎乎的,实在太舒服了,唐爱莲很快就睡过去了。

  当然,她没有忘记在自己的周围布下一个隔绝禁制。她可是看得很清楚,那个司马夏眼中对她的恨意。

  果然,睡到半夜的时候,有人触动了她布下的禁制,唐爱莲醒了过来,就看到一个黑影走到了自己的帐蓬边。

  她的念力一扫,就知道那人是司马夏。

  在唐爱莲看来,司马夏弱得很,就算放开让她来,她也伤不了自己。就是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唐爱莲没有出去,而是继续睡着,念力查看着司马夏,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是,那司马夏很明显也在犹豫不决,似乎,她还没有下定决心。唐爱莲的念力发现,她的手中,居然拿着一瓶药。

  难道,她想半夜给自己下毒?

  这个司马夏跟着术士们来参加交易会,唐爱莲原本就感觉奇怪,因为,她虽然跟双家关系密切,但并不是真正的术士,来参加术界的交易会,对她没有一点用处。

  要说见世面,去哪里见不是见,为何一定要跑到术士窝里来?要知道,以她平时家中有保姆照顾,出门有“朋友”照顾的大小姐生活,根本受不了这样的苦,可她一路上虽然难忍,还是忍了过来。

  因此,她早就怀疑,她有目的。现在,她终于明白了,她的目的就在于自己,她,要对自己不利!

  只是,唐爱莲等了半天,却并没有等来司马夏的动手。

  不错,司马夏徘徊了半天,脸上纠结着,终究没有敢真的给人下毒,她一扬手,将手中的小瓶向着洞口狠狠地丢了出去,然后就要回转身,去她自己的帐蓬里接着睡觉。

  唐爱莲心中暗叹一声。这个司马夏明明看上了凤鸣,才处处针对自己,可真要动手,却又下不了手,今天明明恨自己整她,但临动手时,却依然丢掉药,放弃了对付自己。

  可见她虽然跟她姑姑一样有公主病,但心肠却并不狠毒,并不是不可救药。

  不过,从她那犹豫再犹豫,最后丢药的做法来看,她应该不是自己想要来杀她,恐怕,她是被人当枪手了。

  下章更新:晚八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