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脱胎换骨

  纳物符被唐爱莲炼成一水滴样,穿上绳子挂在脖子上就是一个装饰物。

  “谢谢师父。”

  司马夏是真的非常感激师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在金胜男那里受到的一切,都在唐爱莲的对比下变成了伤害,她没有真正的朋友,她在双烟玉那里,也从来没有得到过真心。因此,她对唐爱莲的感激之心,几乎是她的弟子们所没有的。

  收到她感激所带来的灵魂性光冲击。唐爱莲倒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有那么感恩于她!可见自己没看错,有着一身公主病的司马夏,其实还是个感恩的人。

  她对双烟玉表现的那种使唤,应该是她知道了两个家族之间的利益交换,又或者家里那样告诉她,才将她当成奴仆对待。

  司马夏的纳物符里,放了每个徒弟都会得到的拜师见面礼:一大壶灵液、一瓶现阶段服用的聚元丹,一瓶培元丹,一瓶回春丸,一瓶解毒丸,一瓶僻谷丹。一把法器长剑,一些五行符。

  司马夏面露震惊:“师父——”

  她好象听说过,香江拍卖场出现过回春丸,拍出了一亿多元的天价,可现在,她师父一给就给了一瓶十粒!

  还有这些培元丹,聚元丹。她虽然不知道价格,但肯定不比回春丸便宜。

  她有感觉,她得到的这些东西,根本无法用世俗货币来计算。师父对她,真的太好了。她的眼泪又要流下来了。

  “饿了吧,吃个包子吧。”唐爱莲拿了一个大肉包给她。

  司马夏一眼就认出,这包子正是当初唐爱莲发给大家吃过的那种。

  这让她想起了她对唐爱莲的刁难针对,顿时有点无地自容:师父是何等强大的人啊,她居然听了金胜男的话,不知死活地一再冒犯师父!

  唐爱莲干脆拿出一大包肉包子,以及一些牛肉干给了她。

  “放在纳物符里,平时没饭吃的时候都可以顶一下饿,我那天发的那些只能顶一天饿,我给你的这些都是可以顶三天的,注意不要给别人吃。”

  “谢谢师父。”

  “对了,你大腿内侧的擦伤,涂点那个壶里的灵液,很快就会好的。”

  “谢谢师父。”

  “还有,记住一点,学了仙法,是用来保全自身和你在意的人,不是用来显摆的,不得在人前炫耀,记住没有?”

  “谢谢师父!”

  “好了,我们回去吧。”唐爱莲说。

  “谢谢师父。”

  似乎,除了说谢谢,司马夏已经不懂得说别的话了。

  唐爱莲忍不住笑了,拿出花篮,开启后变得能容纳两人大,悬浮在眼前。她自己先跳了上去,见司马夏还在愣着,呆呆地看着师父和花篮。

  “怎么傻啦?还不快上来,我们该回去了。”又将花篮放得离地面只有三十公分高。

  司马夏这才跳了上去,坐到了花篮里,还有点回不过神来:这个东西,居然能悬浮在空中?

  待花篮飞行的时候,她又吓了一跳:这是另类飞机?可比飞机方便多了,而且没有声音。

  花篮直接冲出了空间,在外面转了一圈之后,才向着之前的营地冲去——天已经快要亮了,他们必须赶快回去,以免被人发现。

  这么一来,司马夏根本就不知道,她刚才所在的是什么地方,只知道,是师父独有的修炼之地。

  司马夏心中说不出的激荡:她成了修仙者!她筑基了!她现在跟着师父在天上飞!

  想起那些看不起她的大家族小姐们,她倒要看看,还有谁敢看不起她!

  还有那个之前一直吊着她的金胜男,她肯定没有师父牛。她现在也是修仙者了。不希罕她了。

  她现在虽然不能象金胜男一样从手心里打出火球,因为她是冰灵根。但她师父给的火球符,她试了一张,一撕开就是一个火球,烧了半天才灭。

  这可比那金胜男那个一打出来一下子就灭了的火球要强多了。

  到了离营地不远的那个瀑布下的水塘边,唐爱莲按下花篮,两人出了花篮。花篮迅速变小,成为拳头大小,被唐爱莲收入戒指。

  司马真羡慕地看着师父手中花篮不见:“师父,这个花篮就是飞行器吗?”

  唐爱莲点头:“你现在已经筑基,可以御剑飞行了,给你的那把长剑,也可以载你飞行。”

  司马夏顿时大为兴奋:一定要找个地方试试。

  唐爱莲又说:“不过你得先练习好再慢慢飞空,否则,要是飞到半空不懂得控制,你就变成第一个御剑飞行跌死的修仙者了。”

  司马夏顿时警惕:“我一定先练习好再飞行。”

  “恩,练习的时候注意隐蔽,飞空的时候也不可被人发现。”

  两人涑洗罢回到山洞里,众人才开始起来。双烟玉见司马夏跟着唐爱莲一同回来,心中奇怪:之前她们两个不是不对盘吗?怎么走在一起了?

  还有,这个司马夏似乎变了好多。变白了变漂亮了,似乎,还高冷了。以前一眼就能看出,她的高傲纯粹就是装的,怕被人看不起,索性先看不起别人。

  但现在,她的身上似乎是真正的高冷了。似乎一夜之间,她就脱胎换骨了。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她不知道,她在山洞里睡大觉的时候,被她看不起的这个官家千金司马夏,已经得了大造化,真正的脱胎换骨了。

  其实不止是双烟玉,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之前一直没看在眼中,或者是被厌恶的这个小女孩,突然之间就变了。

  等走路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司马夏是真的变了。她不再叫苦,而是一直不疾不徐地走着,该骑马的时候骑马,该走路的时候走路,没有落下一步。

  她的大腿内侧,涂了师父给的灵液之后,已经完全好了。她这才知道,这灵液有多逆天。

  最感觉奇怪的是曾光明,他还想着,如果司马夏再出现走不动的情况,他就出面帮忙呢。

  之前他的帮只是让她恨上唐爱莲,并不是真正的帮。但他打算,等到司马夏累到极点,“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再出手帮她,一定能让她对他感激莫名,最好是爱上他。

  虽然他年纪大了点,但是,他还不满四十岁呢,如果能娶个顶级家族的女儿,他的地位就无人撼动了。

  可是,这个司马夏忽然就变强了,不是说她的气势有多强,而是从她的眼里看到她的内心的强大。之前,她虽然外表高傲,可从她眼中看到的,却是她的弱小。

  是什么原因,让她一夜之间变得内心强大了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