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有意无情

  曾光明不知道的是,司马夏变强大的不仅仅是她的内心,还有她的功力!

  而且,他们在洞中睡觉度过的不过是一夜的时间,而司马夏在唐爱莲的空间神龙鼎里度过的可是二十多天的时间。

  这司马夏不再成为拖后腿的人,大家一路上都很顺利。唐爱莲为了不节外生枝,让小白出来出来化成手镯在手腕上,因此,这一路上连个野物都不见。

  这让曾光明和老海他们感觉非常奇怪。

  到了交易地——凤凰山,交易场地就在凤凰山顶。

  也不知是天生还是人为,凤凰山顺着山脉一路向上都是平的,山顶更是有一块大约有一千多平方的平地。未到山顶的时候,还有树木,到山顶,那就是完完全全的寸草不生。真是一个天然的交易好地方。

  进入凤凰山脉的地方,有一个狭窄之处,那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除非,你能从天上走。

  此时,那里便守着两个男人,在跟进入场地的人收钱。

  而且,收的不是纸币,而是黄金。

  “每个进入交易场地的人,交金币一枚的维持秩序费。”

  唐爱莲吓了一跳,居然要收这么贵的费用?

  她看向老海等人,他们似乎一点都不奇怪。

  “老海,这里,用的是金币吗?”

  老海奇怪:“你不知道?”他可是记得,唐爱莲还卖了一些金币给张青歌呢。

  “不过你放心,也只是门票用金币,里面的东西都是以物易物的。”老海又补充道。

  唐爱莲了然,原来修真界的金币在这里还有这样的用途。参加交易会的人怕不有上万,这组织方就这一场交易会,就能得到万枚金币。

  如果按照唐爱莲的卖价一万人民币一个金币,这里今天的收入就是一个亿!

  术士都是富有的阶层啊。

  曾光明他们似乎早就有准备,拿出了金币。

  双烟玉拿了三枚金币出来,正要帮父亲和自己以司马夏交,就被双向城拉了一下:“司马夏已经有人帮交了。”

  双烟玉抬头看,就看到唐爱莲正好拿出两枚金币,紧跟在她身后的,赫然是司马夏!

  人都是这样。我可以不要你,但哪怕我讨厌你了,你若是不要我,我就会不舒服,爱情如此,友情也是如此。

  双烟玉一直想甩开司马夏,但司马夏一直就象牛皮糖一般甩不开,此时,见她另外找到了高枝,她心里反而不舒服了。

  而且,她一直想巴结的唐爱莲,一直都对她淡淡的,反而这个被家里人宠得不知天高地厚,骄纵任性的司马夏,居然得了她的青眼。

  这让她更加感觉不舒服。

  她紧走几步跟上司马夏:“小夏,你怎么让莲姐姐给你出入门费呢?”

  司马夏只是骄纵任性,但不是笨,她怎么不知道双烟玉的不舒服。

  只是,前两天她还处处看不起自己,嫌弃自己,若不是自己死缠烂打,她都要甩开自己了,因此,她并不认为自己离开她有什么不对。

  她看了师父一眼,说:“小玉,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嫌弃我,但我却死皮赖脸地跟着你,对不起了。昨天的事是我做错了,昨天晚上我找莲姐姐认错,莲姐姐原谅我了,我就跟着莲姐姐了。以后,都不用讨你的嫌了。”

  她没有说自己拜师的事,师父说了,他们的师徒关系暂时不要公开。

  双烟玉听到司马夏说出这话,心中惊讶,她对司马夏的讨厌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她压住内心的不舒服,强笑道:“我哪有看不起你,哪敢嫌弃你,只不过,累了的时候对你态度不够好罢了。我向你道歉,以后一定对你好。你别去麻烦人家莲姐姐了。”

  她朝着那些奇门江湖的人努了努力嘴,暗示,他们是江湖人,自己跟她才是世家千金,不要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如果是昨天以前,司马夏肯定会觉得她说的不错。因为,她一直以京城顶级世家千金自居。但经过昨夜之后,她感觉以前的自己在唐爱莲面前据傲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

  人家是神仙啊,别说只是一个大家族里众人眼中一无是处的女儿,就算是顶级大官又怎么样?能跟神仙比吗?

  至于其他的奇门江湖之人,都说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谁知道里面会藏着怎么样的高人呢?

  因此,现在的她可是一点都不敢说,自己有多高贵,有多强大。

  再想起以前,双家给自家一点经费,就为双家提供认不讳保护,将双家拉入顶尖的上流社会。而现在,自己纳物符里随便拿样东西出来,就能抵过双家给自己的东西。

  她在想着,等回去之后,得想办法还掉双家给司马家的好处才行。那样,就能不受制于双家了。

  否则,说不定哪天,双家一反水,或者双家做出点出格的事,到时候,他们司马家就脱不了一个收受贿赂之名了。

  她看着双烟玉笑了一下,说:“小玉你说什么呢?莲姐姐好着呢,我现在跟她是朋友,哪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双烟玉没想到,司马夏居然号称跟唐爱莲是朋友。

  她看向唐爱莲,唐爱莲却微笑以对,还对司马夏说:“我们去交入门费,快点进去吧。”

  拉着司马夏走了。

  留下双烟玉站在那里,半天反应不过来:半天反映不过来。

  双向城一直让女儿去跟唐爱莲交朋友,没想到,女儿没交好唐爱莲,反倒被司马夏这个草包美人抢先交好了。他责备地看了女儿一眼,说:“进去啦。”

  双烟玉很委屈,明明她表现要比司马夏好得多,偏偏那个唐爱莲就看上司马夏,她有什么办法?

  张青歌每次想要向唐爱莲献殷勤,但自尊总是让他无法采取有效的行动。此时,他也拿了两块金币出来,正想着要替唐爱莲交入门费呢,就见唐爱莲已经带着司马夏已经走到了入口。

  他愣了一愣,却被走在后面的小海从他手中将两枚金币拿了过去:“青哥,你是帮我准备了入门费吗?谢谢你!”

  张青歌愣愣地,任由小海拉着他走了进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