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反悔

  “既然不给试,那肯定就不是什么息壤了,不过买回去玩玩也不错,你要卖多少钱?”唐爱莲又问。

  摊主顿时又精神了一点:“你真想买?真买的话,给一百个金币吧。”

  唐爱莲撇嘴:“现在金币可值钱呢,一个金币就值一万块钱,你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居然要卖一百万块钱?”

  虽然说,土精卖一百个金币根本就是白菜价,但她若是不经过讨价还价买下这个东西,恐怕对方会认为这东西是宝物,又不肯卖了。或者会有其他人来抢买。

  摊主顿时有些脸红:“那你给多少?”

  “一个金币。”

  摊主:“小孩子别捣乱,走开——”

  唐爱莲见他神态,知道他的度底线不在这里,又叫一声:“十枚金币!”

  那摊主看着唐爱莲:“你是真心想买?”

  唐爱莲点头:“我就想买回去让我师父看看有没有用。”

  那摊主再次打量唐爱莲:“算了,看在你真心的份上,给你八十。”

  “二十,我师父给我的金币不多。”

  “七十,这是我的底价。”摊主闭上眼,似乎很心痛。

  “三十,这是我能给的最高价了。”唐爱莲说。

  “算了算,五十,一口价,不能再少了。”

  唐爱莲站了起来:“你不卖算了。”

  那摊主见唐爱莲站起来就走,连忙喊住:“喂喂喂,你怎么能这样就走,算了,给你四十。”

  “三十!”唐爱莲坚持。

  “行了行了,卖给你。唉,亏死了。”摊主做出肉疼的样子。

  实在是,唐爱莲是给价最高的人了。

  唐爱莲拿出三十枚金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恰好,有两个人走过,见看到摊主正在金币,便向那摊主表示祝贺:“恭喜啊,你那息壤卖掉啦?”

  摊主满面喜色:“是啊卖掉啦,卖了三十块金币。”

  那两人看向唐爱莲两个,当然,他们看到的是两个年轻男人。

  “哈,卖给了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傻瓜吧?你确定你没骗人家?”

  “嘘,小声点。”摊主忙说。

  司马夏小声地:“莲姐姐,这东西没什么用吧?”

  唐爱莲:“我就看着好玩,拿回去给师父研究去。”

  司马夏默:仅仅是为了好玩。

  实际上,唐爱莲紧张着呢,她怕连周围几个看到了她买东西的场面,她连忙以念力幻化了自己和司马夏的容貌,让人将她们看成两个男人。

  待走到了路上,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才又恢复了女性相貌,但还是跟她们自己有区别。

  两人又走了一阵,这路边都再没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

  唐爱莲便带着司马夏往峰顶走去。那里,才是真正的卖场。

  只是,她们刚刚走进大卖场,就有人追了过来:“那位穿月白色绣花衣服的姑娘,请等一下。”

  唐爱莲看了看周围,只有自己穿着月白色绣花的衣服。

  再一看,追上来的两人之中,有个正是那个卖“息壤”的摊主。

  她站定了:“有事吗?”

  难道,他知道了,他卖出来的东西是土精?

  还有,自己明明已经幻化了面容,他怎么还认得出来是自己买了他的土精?

  当然,她打死也还会承认。

  她怕司马夏露出马脚,连忙在她心上传音:“别承认我们买了他的东西,否则,我们会很麻烦。还有,别东西,我已经幻化了我们的容颜,他不敢肯定我们就是买他东西的人。”

  司马夏虽然不知道怎么传音,但抓住唐爱莲的手捏了捏。

  那摊主看了看唐爱莲,又看看司马夏。心中奇怪,刚才买他东西的人怎么不见了?

  不对,这两人身上的气味分明就是买了他息壤的两个姑娘,肯定就是这两人,自己没记清。

  摊主马上苦着脸:“姑娘,那宝贝我不卖了。你快把它还给我,我把钱还给你。”

  唐爱莲站在那里,眼睛一扫,就发现那摊主身边的胡子男人有点脸熟,一翻记忆,正是之前曾光明看着自己说“财不露白”时,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人。

  而且,这个人看着她的目光之中透着贪婪之色。

  她眼珠一转,就明白了,这个人并不是认出了土精,而是看上了曾光明说的自己身上的“财”。

  想来也是,那土精因为俗界灵气稀薄,处于睡眠状态,种什么东西到它身上,它只会凭着本能掠夺。而不是给予,因此,应该是种什么死什么,他怎么能认得出来,这是土精?

  唐爱莲脸上露出迷茫的神色:“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那摊主着急地:“姑娘,你刚才不是用三十枚金币买了我的息壤吗?怎么听不懂?实话跟你说,刚才这位兄弟已经先看了,也没还我的价,我以为他不要了,才把息壤卖给你。

  谁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不要,而是拿钱去了。所以,姑娘,这个兄弟比你先看上我的息壤,理应归他。你快把息壤拿出来,我把你的钱退还给你。”

  唐爱莲脸色变了一变:“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什么时候买过你的东西?”

  “我没搞错,刚才明明是你花了三十块金币买了我的息壤。”摊主急了。

  “刚才你卖东西的时候,他在吗?”

  “呃,不是说了,他去拿钱了。”

  “那他去拿钱,他告诉过你,你的东西他买了,让你别卖吗?”

  “这个——”当然没有说过。

  唐爱莲又说:“如果他告诉过你,他要买你的东西,只是钱不趁手,去找钱了,你却把东西卖了,那是你的错,如果他没有告诉你他要买你的东西,你卖掉了,他没有说清楚,是他的错。

  无论是你的错还是他的错,都跟买你东西的人无关。别人只是花钱买东西,买的时候没有别的人在买,人家拿钱,你出货,钱货两讫,买卖既成,就不得反悔。所以,你现在跑过来找买家,是你想要挑战交易规则?”

  摊主听到唐爱莲的话,果然迟疑起来,大家进入这交易会可都交了昂贵的秩序维护费。

  要是他被指控违反交易规则,罚款十倍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