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133章 曾光明使坏
  第1133章曾光明使坏

  那胡子男人忽然在摊主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摊主马上强硬了起来:“我不管什么规则不规则,反正息壤我不卖了,你快还给我。”

  唐爱莲脸色一冷:“你弄错了,我根本就没有买过你的息壤。”

  她听到了,刚才那男子跟摊主说的话是:罚款我来给!因此,那摊主也就不再怕什么交易规则了。

  只是,听到唐爱莲说没买过他的东西,他更加急了:“你刚才还说什么无论我错还是他错都不是你的错,怎么现在又想否认。”

  唐爱莲面露无奈:“你是不是弄错了?刚才我说的是无论你们谁错,都不是买家的错,可没说是我买了你的。我根本就没有没有买过你的东西,你凭什么来问我要东西?”

  摊主愣了一愣,回想刚才唐爱莲说的话,的确说的是无论谁错,都不是买家的错.

  “你,明明是你买了我的东西,怎么能不承认呢?”摊主气愤地指着唐爱莲。

  唐爱莲哼了一声:“你说我买了你的东西,你有什么证明?”

  “证据,当然有。”他转向四周,他刚刚卖了东西,就遇到了王大和王二两个。他们看到自己交易的。

  他四处查看,还真让他发现了那两兄弟,连忙过去拉了他们过来:“你们快说,我那息壤就是卖给了她们,你们俩可是亲眼所见。”

  王大看了看唐爱莲和司马夏一眼,再看看摊主:“老六,你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买你息壤的分明是两个毛头小子,你怎么说是这两个姑娘?”

  王二也点头:“是啊老六,我们老远就看到,你跟两个穿着青衣的小子交易,我们走到你身边的时候,你正喜洋洋地数着金币呢。关这两个娇滴滴的姑娘啥事?”

  摊主老六皱着鼻子:“可是,的确是她们两个啊,我记得她们的气息。”

  唐爱莲心中一顿,我说呢,我明明幻化了两人的面容,他怎么还能认出来,原来是凭气味。她迅速在在两人身周以念力屏蔽了气味,还从空间里弄了点花香出来。

  摊主老六耸了耸鼻子:“奇怪,这味道怎么又变了?”

  唐爱莲好笑:“我们女孩子身上都洒了香水,你闻到的是香水味吧?会不会是别的姑娘身上洒了跟我身上相同牌子的香水?”

  摊主皱着眉头,再次认真看向唐爱莲,这的相貌的确跟买他假息壤的姑娘有点不太一样。

  “难道,我真的认错了人?”摊主老六说。

  他旁边那胡子男人却急了起来。

  胡子很确定,他要找的人就是这两个姑娘。

  不错,他正是因为听到了曾光明看着唐爱莲提醒的那句财不露白的话,而注意上了唐爱莲,于是,他将注意力集中在后面,步子也慢了下去。

  果然,他听到了让他兴奋的消息:那个姑娘,居然有纳物符!

  虽然她没有承认,但从那个男人的话里,却是确认了事实。

  而且,他还听出来了,那个男人说那些话,其说包藏了祸心。他很认真地记住那两个姑娘的相貌。

  后来,他听到那些人之中,有人责备那个男人,说他不该那样对待那个姓唐的女道友,才知道那个男人姓曾。

  后来,那些人分散了,他有意靠近那个曾道友,问他是不是有纳物符卖。

  曾道友盯着他看了一阵,才告诉他:“也许会有,但不确定。”

  他又问他:“纳物符是什么样的形式?是纸符,皮符还是玉符?”

  曾道友很肯定地告诉他:“是玉符!”

  他回想起那两个姑娘身上,好象跟着唐道友的姑娘脖子上就挂着一个水滴状的玉。会不会,那个就是纳物符?

  不得不说,这个胡子聪明,居然被他猜到了司马夏脖子上的玉是纳物符。

  也是因为司马夏这水滴状的玉,让他坚信,他没有找错人。

  也许,这两个姑娘不是买摊主老六那假息壤的人,但他要找的人肯定没有找错。

  胡子想着,这两个姑娘易了容,却没有换下那个跟班脖子上挂着的玉。他更加肯定,这个玉,应该就是那个曾道友说的纳物符。

  纳物符啊,寸壶天地,他无论如何也要得到!

  当然,他最想得到的,还是制作纳物符的办法。

  他见他们买了老六的假息壤,于是,跑去找了土壤摊主老六:“息壤呢,我刚才钱不够,去找朋友借钱,现在一百枚金币我已经凑够了,你快把息壤给我。”

  老六哪里还拿得出息壤给他?

  “你刚才真的来看我的息壤么?”老六说,他可没记得有这样一个人来过。

  “是啊,我问了价,你说要一百个金币,我跟你说我身上钱不够,去找朋友借钱。可就这么一下,你就把我的息壤给卖了。你还我息壤!”

  他抓着老六要息壤,老六也记不清楚,这人是不是真来看过,是不是真的跟他说过那样的话,因为,人太多,他哪里记得那么多啊。

  胡子又说:“你把息壤卖给谁了?快帮我拿回来。”

  老六无法,只得跟着一起去找那两个买了息壤的姑娘。

  他们找到了山顶交易场,就看到两个姑娘正好踏入,胡子认出了司马夏脖子上的纳物符,便指着她们说:“是不是那两个姑娘?”

  因为唐爱莲在跟他交易的时候就幻化了男子,离开后又幻化了另外的女子,他并没有认出唐爱莲来,但听到胡子的话,便先叫了一声,待走到前面,闻到两位姑娘身上的气味,便也肯定了是这两个人买了他的息壤。

  胡子的想法,这个唐爱莲买的息壤也不是真的,不过是买来玩玩的东西,一定会嫌麻烦把东西退回去。到时候,他就可以说,这拿出来的息壤是假的,被唐爱莲换过了。

  进而要求搜她们的事,到时候,愁搜不到纳物符。

  可他没有想到,唐爱莲似乎一开始就看穿了他的把戏,抵死不认买了老六的息壤。最奇怪的是,连老六拉来的证人,也说买了老六息壤的两个小子。

  甚至,被她说得,所有人都开始怀疑老六是不是认错了人。

  但实际上,他很清楚,老六没有认错人,买息壤的的确确是这两个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