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给我跪下

  多疑的胡子心中却有些怀疑了,难道,那息壤是真的?她不承认买了息壤,是怕拿出来被人认出那其实是真的息壤?

  不对不对,这东西又不是第一次摆出来,平时有人问过,有人看过,都取笑他想钱想疯了,拿块泥巴就当息壤。

  难道,大家都看错了?

  胡子看向唐爱莲的眼光带上了审视,也许,他错看了这个姑娘,能够随时幻化自己的面貌,这种本事可不是一般术士能拥有的。

  此时,见老六怀疑起了自己,他不得不站出来了:“这位姑娘,既然你不承认你买了老六的息壤,那你可敢给人搜你们的身?”

  唐爱莲的怒气再也压不住:“你这人真歹毒,我们两个是姑娘,能让人搜身吗?你把我们当什么了?别说我们没有买过什么息壤,就算真买了,那也是你卖我买的事,由不得你搜身。”

  说着,她身上的威压释放出来,压向胡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不就是听曾光明那人说什么我有纳物符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找曾光明打听纳物符的事。你想要讹诈我的纳物符直说就是,弄这么些有的没的,凭般让人看不起你。算计我们两个女孩,你还是男人吗?”

  胡子一直以为,唐爱莲拥有纳物符的事不敢明说,因为,那东西太招人眼了。没有想到,唐爱莲居然就这么在这个顶峰交易场上将纳物符的事给说了出来。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却站在那里说不出话。

  在别人看来,他脸红是因为所做的事被唐爱莲揭发出来而羞愧。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承受着山一般的压力,他使出了全力抵抗着唐爱莲的威压,别说开口说话了,连动都不能动。

  唐爱莲数落了胡子一顿之后,见胡子还站着,她忽然就朝着胡子一指:“你这人心术不正,认错也不诚心,给我跪下!”

  胡子很应景地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老六没想到,这个胡子根本就不是来买他的息壤,而是为了谋取人家姑娘的纳物符。

  他似乎忽然就想起了什么,指着胡子骂道:“我想起来了,你根本就看不上我的息壤,说那是假的息壤。还说连一个金币都不值,然后丢下息壤就走了。

  虽然人家姑娘买我的息壤时候也说不是真的,只是买回去给师父研究一下。可人家是真买,你却是假买。

  呸,你还说什么你去借钱,我看你就是想要人家姑娘的纳物符,所以才故意借买这盒泥巴的事,拉我下水,幸好姑娘看穿了你。姑娘,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找你麻烦,实在是这个胡子拉我来的。”

  唐爱莲是坚决不会承认买了他的息壤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没有买过你的息壤,你认错人了。这个胡子不过是因为听到跟我一同来的人说我有纳物符,才故意拉了你来,借个由头搜我的身。”

  老六有些糊涂:“噢,那是我认错了人了,对不起姑娘。”说罢就挤进人群里不见了。

  至于姑娘身上的纳物符,他连想都不敢想。没看到那个胡子都动不得了吗?

  他刚才说的那番话,也不过是为了让唐爱莲放过他而故意说的,实际上,胡子根本就没有去找过他要买息壤。

  这交易场地上最不缺的人就是人,此时,众人早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有一个人,出现在了唐爱莲的身边:“把纳物符拿出来。”

  唐爱莲一见这人,不惊反喜:“你怎么来了?”但马上又不高兴了:“不是让你回去了吗?你来干什么?”

  这人正是白天玉。

  “我不来,你又想若祸?你以为你那点功力在这一界就称霸了?”白天玉恨恨说。

  唐爱莲无奈:“我不就是没料到纳物符的吸引力嘛。”不过,她还是乖乖地将三只纳物符给了白天玉。

  白天玉跳到了一块大石头上:“各位,我师妹托我当场拍卖师父给她的三只纳物符。现在,拍卖第一只纳物符,价高者得!”

  白玉玉举着纳物符,一时却没有人说话。

  唐爱莲知道,众人这是不敢相信呢。她干脆将纳物符对准大石头旁边的小石头,唆的一声,便将石头收了起来,然后又唆的一声,将石头放了出来。

  她站到了白天玉的身边说:“这个纳物符,里面有个九立方的空间,如果没有人为损坏,能用十年时间。想买的请开价。”

  众人见到唐爱莲试用的时候,就激动了,她的话音未落,马上就有人叫价了。

  “一百个金币。”

  “一百一十个金币。”

  “一百五十个金币。”

  “两百个金币。”

  “一千个金币!”

  猛然听到有人叫价一千个金币,周围的人被震住了,一时没有人再往上加。

  白天玉拍了一下手:“好,一千个金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胡子也想拍,他接下来要去做的一件事,必须要有纳物符,可他还被压跪在那里,既动不了,也发不出声。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忏悔呢。

  “现在拍卖第二个纳物符,起价一千个金币,开始!”白天玉说。众人都没有想到,这第二个纳物符,居然就以第一个纳物符的拍卖价为起步价,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两千个金币!”有人叫了一声。

  仅仅是三秒,没有人出声,白天玉马上拍板:“好,第二只纳物符属于你了。现在拍卖最后一只纳物符,两千个金币起价。现在开始拍!”

  众人一听是最后只,马上叫了起来:

  “两千二百个金币。”

  “两千三百个金币。”

  “两千五百个金币!”

  仅仅是怔了一怔,马上又有人举手叫道:“两千六百个金币。”

  “三千个金币。”

  “三千一百个金币。”

  “四千个金币!”

  “四千一百个金币。”

  “五千个金币。”

  “五千一百个金币。”

  “六千个金币。多一个金币我就不要了。”

  果然,这人一说多了不要,马上就没有人敢再出声了。明显刚才跟他抬杠的家伙并不是真心想买,而是故意抬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